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中兴事件之问:为何“举国之力”没有用到芯片上,或者用了没有效

已有 5057 次阅读 2018-4-19 15:06 |个人分类:社会评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中兴, 举国之力, 虚实

吕乃基

笔者曾在网上发问。感谢网友从不同角度回复,在此一并谢过。拙文不是 “综述”,只是在相对超越的视角的思考。

中兴事件之问的答案,一言以蔽之:虚。

其一,契约精神。大到WTO,是否市场经济,是否遵守规则;小到中兴的所作所为,处处透出“中国特色”的小聪明。中国,实实在在遵守契约,为什么就这么难?固然,任何规则都有漏洞,然而一旦制定,就是各方拿来执行;然而在很多场合,规则只是在桌面上摆样子,在桌面下是拿来钻空子。合规被践踏。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是中国的至理名言。于是,规则、契约是“虚”,耍小聪明为“实”。

其二,资本脱实向虚。这一点先是房地产飙升,随后是资本狂欢。皮凯蒂之所言,在21世纪的中国表现得淋漓尽致。当然也兼有“中国特色”,那就是权力的影响。

其三,所谓“先易后难”。然而一旦尝到“易”的甜头,原本要解决的“难”,也就束之高阁,抛之脑后,实际上“难”还在。利益最大化,此言还有对称的一句:努力最小化。结果便是,“易”为“实”,“难”为“虚”

其四,在产业中,互联网+所引发的种种商业模式,从1到100,若干名人,以故弄玄虚之词,惊世骇俗之语,搅得众多00后、90后,甚至80后纷纷卷入其中,一个模式接着一个模式,乐此不疲。共享某某,在中国语境中,耗费了多少资源、精力和梦想。与此同时,关键的一步,从0到1,乏人问津。“0到1”为“虚”,“1到100”为“实”。当他国抽掉梯子最下面“0到1”的一级,上面纵然有百级千级,终究只是“砂器”。

其五,即使在IT领域,重算法、数据,轻硬件。电子工业部重组为工信部自然有其必要。然而名不正则言不顺。“电子”在名中被“虚”,在实际中也被“虚”。“软”为“实”,“硬”为“虚”。

其六,社会上偏于情感的事项,好声音、达人秀、诗词大赛、感动某某,网游手游,层出不穷,充斥于世。多少资源,多少人的精力投入于此、梦想寄托于此,冷静、理性的思考,脚踏实地做事者边缘化。注意:这一点不同于计划经济年代之“默默”,数十年如一日,而是灌注了人的生命力和创新精神。

“情”为“实”,“理”为“虚”。李泽厚所言不虚:这就是中国的“情本体”。

六“虚”六“实”。如果“举国之力”向“虚”,又如何“落到实处”?

四两拨千斤。那“四两”究竟是什么?又是否拨得了“千斤”?

出路是:脱虚向实。

遵守规则,培育契约精神和科学精神,坐实实体经济,特别是硬科技,从零做起,挑战核心技术。从喧嚣、作秀回归冷静、理性。

最重要的是,遵守规则。中兴事件的教训,并不是回到计划经济年代,自我封闭。全球化时代,不可能万事不求人。遵守共同接受的游戏规则,是命运共同体的前提。

笔者郑重声明:拙文并不否定“虚”的重要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0844-1109787.html

上一篇:数据折叠与人工喂养人工智能
下一篇:中美贸易战遐思之二:技术理性的视野

32 王庆浩 周健 魏焱明 武夷山 李东风 单明 邹勇 闵应骅 晏成和 秦逸人 张骥 黄秀清 张晓良 孙志鸿 宁利中 牛凤岐 蒋永华 李天成 谢力 贺玖成 李剑超 张翠娟 胡文慧 李世春 汪波 孟浩 杨顺楷 徐明昆 李萌寒 陈佳琪 yangb919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1 02: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