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足迹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vnaiji 邮箱:naijilv@gmail.com

博文

三、由对外赶超到自我提升 精选

已有 3338 次阅读 2018-2-20 08:20 |个人分类:社会评论|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赶超, 需求层次

吕乃基

中国经历近340年陡然上升阶段,在某些方面正在接近,或已经来到S的顶段,标志之一是GDP不能再维持这些年的高增长。原因有以下方面。

其一,与西方国家曾经的道路相仿,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上,东部和城市居民逐步从生存、安全等基本需求,走向社交、尊严、自我实现,进而审美与超越,也就是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有大量数据和事实可以说明这一点。

2018-02-12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物质幸福时代已经结束,新时代来临。不必拥有多么庞大的资产,或是必须有相当高的收入,只要可以满足自己安定的生活就可以了。重要的是时间自由文章说[1]北欧国家的富裕阶层主动选择简朴的生活,精神上非常富足。追求自由比追逐地位更重要。

人们对满足生存,衣食住行的商品的需求有限。正如托夫勒所说,“要填满的肠子只有这么多。”在同样意义上的另一种表述是,房子是拿来住的。“拿来住的”房子,自然不需要那么多,即使增长也有限。

其二,金融危机后,全球产业链瓦解,全世界突然减少了8千到1万亿美元净需求。中国浓缩版S的中段失去了外部的耦合。与此同时内需不足,自我耦合机制没有建立起来。

其三,资源和生态的约束已经到了极限。

下一阶段,中国的发展路径或将包括以下方面:

首先,继续并更好推进高端产业本身的发展,这样才能实现在完整意义上对西方国家的赶超。说中国已经全面赶超美国,不仅轻率,而且可笑。以往的赶超,只是在速度和体量上,S的中段毕竟与高段不可同日而语。中国有必要在品牌、质量、内涵和人均等方面上一个台阶。同时进一步发挥高端产业对中段的引领作用。

其次,S的中段与高段并重,在转向高段的同时加固补牢中段。

在一定程度上,中国只是被动地进入低欲望社会,不稳定,低质量。中国的低欲望心态是被迫出现的。机会不均,就业门槛,财富垄断,阶层固化等也让即使住在城里的90后产生相对剥夺感。住房、医疗和教育三座大山,加上上文述及的风险,不得不走上“低欲望”之路。在中国的农村与中西部地区,“物质幸福时代”尚未开始便关上了大门。

有人认为,佛系青年代表了90低成就欲望的特质。一是在物质充沛和网络发达的现实社会中他们的基本需求都能得到满足,二是他们快速成长和获得突出成就的机会在减少,或者说是难以企及之前代际人群快速发展的步骤。”[2]

日本的幸运在于,在进入低欲望社会之时,已经处在一个较为富足的生活水平阶段,也就是S的顶端;而中国的不幸在于,如果现在进入低欲望社会,实际上尚处于S的中段,面对无力的现实会更加消极。长期下去,个体幸福感就会越来越低,社会发展进程会更加缓慢,从而形成恶性循环[3]

实际上,即使仅限于注重效率的领域,中国较之发达国家同样存在不小差距。金融危机后,中国曾试图以内需拉动,因种种原因而未果;再考虑到城镇化,广大西部地区和农村,中国的中段还有大的发展空间。

第三,更重要的是,克服初级阶段的种种弊病。毋庸置疑,其中首当其冲的是由“低人权”到“高人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目标正对应于S的效率阶段。在S行将进入高段之际,是时候提出新的发展目标了。经济建设不能须臾放松,是一切发展的基础,但将不再是“中心”,中心就是“美好生活”。美好生活[4]不仅是物质需求,还涵盖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需要。

一方面,个人提升自己的需求层次,切实从拜金上升到更高的精神追求。人的物质需求与精神需求存在以下区别:物质需求有限而精神需求无限。然而需要指出,人的精神需求又是高度“有限”。其一,物质需求雷同,精神需求因人而异,高度个性化;其二,物质需求稳定,一般不会因时因地而异,而精神需求则高度语境相关,或见异思迁,或睹物伤情,或喜新厌旧。

另一方面,政府转移工作重点和方式,由集中力量办大事,到“分散力量办小事”,由集权到分权,调动社会由下而上的动力。面对既有限又无限的精神需求,创新和创业在相当程度上只能由下而上进行,以发散的创新,来契合需求的个性和变异,实现供给与需求之间的自组织。

赶超或可集权,创新务须自由。初级阶段中国特色的优势难以为继,而弊病则将拖累由S的中段迈向高端。解决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公的药方唯有深化改革开放,而不是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

相对而言,央企、国企擅长集中力量办大事;在S进入顶段之时,较为灵活分散的民资,以及已经进入顶段的外资,有可能发挥更大作用。

资本主义国家由相应于效率的S中段的初级阶段,步入相应于S顶段的高级阶段,用了近一个世纪。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S的中段成功实现了部分赶超。中国,有待调整初级阶段的优势,克服初级阶段中国特色的弊病,以在S的中段和顶段,继续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由对外“赶超”到自我提升:代结束语

中国,从当年“物竞天择”、“落后就要挨打”,到改革开放后一路赶超,如今GDP已是世界第二。且不论独孤求败。眼前还有多少先行者现成的经验教训可供汲取或避免?

说到底,赶超只是手段、途径,国家发展的根本目的是人民的自由和需求层次提升。若是把赶超本身作为目标,手段成了目的,那就是本末倒置。

以赶超为目的,对内会限制人民的自由,扭曲幸福指数;对外造成不必要的矛盾冲突。

是时候重置手段与目标,由赶超到自我提升:提升人们的自由与文明水平。


[1]http://mp.weixin.qq.com/s/CbctJOiJyecl9cpZ52YWjQ

[2]http://edu.sina.com.cn/l/2017-12-30/doc-ifyqcwaq6030241.shtml

[3]佛本是丧:中国正在“被进入”低欲望社会http://www.360doc.com/content/17/1216/07/40167318_713487427.shtml

[4]http://mp.weixin.qq.com/s/diNQbrkEWAzMcrQuVXKNKw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10844-1100426.html

上一篇:发展阶段的不同与同——中国赶超的路径分析二、初级阶段的同...
下一篇:人工智能作为科学与技术的两重性[1]——一个业外人士的粗浅理解

14 武夷山 安海龙 汤茂林 陈楷翰 姚伟 黄永义 沈律 宁利中 李丽莉 汪晓军 王海洋 李明阳 晏成和 张翠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5 20: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