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l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yli

博文

大学生有不听课的自由吗? 精选

已有 12583 次阅读 2013-4-17 08:0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大学生, 自由

   从网友们的博客中得知,近来某些大学的管理部门因防止学生逃课,用上了按指纹、以摄像头监控等,这种情况对于我是很意外的。还有一篇博客题为“劝学,厌学瘟疫似地弥散在大学校园”。

从学生的角度也从我的经历看,这不是大问题;逃课的再多总会有学生上课,点名都是不必要的,用摄像头监控就更是浪费资源。我认为大学生应该有自学能力,可以有不听课的自由,可以任意地旁听不是自己专业的也未选修的课,也可以在校外兼职挣一点钱;只要实验课不缺席,考试时应考,就应该是没有违反校规。校方对学生的考评应提高要求,以激发学习的潜力。劝退和挂课是经常要处理的事。教授可少受一点教程的束缚,没讲到的地方学生有参考书可读。总之,大家各得其所,这样的治校模式,自必提高学生的自尊心,逃课现象会大为减少,校长和教授都是神仙了。

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文化界怀旧之风盛行,提到西南联大几乎全是赞美之声。其实,联大独立办学的自由是来之不易的,对于国民政府教育部的部颁标准,梅贻琦校长和冯友兰为首的教授会议呈文抗辩,拒不执行。当时有地方势力存在,重庆的部长不愿找麻烦也就不了了之。

联大学生每学年注册之后,自己找个床位住下(除工学院外,教室和宿舍都在那个叫‘新校舍’内的黄泥筑墙、茅草盖顶、四面通风的一些大屋子里)。日常生活全凭同学们自行安排,没听说有“后勤”。不管你注册了哪些必修课和选修课,有无逃课系里不过问,但实验课要认真操作,考试必须参加;然而实际上很少有人逃课。同时不少同学喜欢随心所欲地听课,旁听生不会被赶走。我就听过闻一多先生的“汉魏诗”教室不够大,人满了,还有人站在窗外听。这是对古典文学的一种享受,中文系选此课的才记一点笔记,他们只占听众中的少数。

联大也有一些教授上课先点名,但不会影响考试评分。考试的题目再难,也没人抱怨更不会向系里抗议。联大的毕业证书是附有成绩单的。

联大的体育课四年、八个学期都是必修,没有期终考试,但一学期里缺课超过若干节就算不及格,有一学期不及格就不发文凭;联大体育部教授是鼎鼎大名的马约翰,他的坚持成为校规。我认识一位同学因缺了一学期的体育课,念满四年后在昆明教中学,每周必回校补上体育课。

这样一个没有“纪律”的学校还出人材?那时的联大人虽然生活十分艰苦,而心情却十分乐观,模糊地但坚定地认为抗战必胜,胜利后必定是一个非常好的世界。在学习上十分起劲,都希望将来对国家有所贡献。学校的气氛愈自由,愈有利于发挥学生的潜力。

历史竟然如此其曲折,当年他们盼望的美好的将来没有出现,到了他们的孙子辈还仍旧只是依稀在望。联大的那辈人享受了模糊的乐观和学习的自由;而新一代大学生在校领导的无限关怀下,日子比抗战时期的前辈过得滋润多了,反而出现了逃课与厌学之风,这就使我想不明白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8115-680916.html

上一篇:洋 姜
下一篇:自发讣告

44 徐迎晓 张伟 王涛 张鹏举 吴建春 吉宗祥 朱阮成 曹裕波 陈冬生 陆雅莉 赵凤光 陈学雷 谢强 李正 刘晓峰 乔中东 唐凌峰 徐大彬 赵美娣 王浩 陈仁全 陈志刚 钱磊 宁利中 吴小丁 冯珞 王晓明 杨正瓴 刘安金 温世正 李宇斌 陈安 范丁丁 韩枫 刘全慧 岳东晓 李天成 陈南晖 biofans chenhuansheng zhangcz07 xchen HJY660 tritig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9 02: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