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ang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nliangwang

博文

假如我是对的——1

已有 829 次阅读 2019-2-14 14:27 |个人分类:热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假如我是对的——1

王安良

2019-02-14

按:借三篇文字以论证熵与热的哲学关系,明晰“传温学”和“传熵学”的概念,为建立新的传热学或热学做准备,这是首篇。

“如果我是对的”意思是我的某一观点是正确的,而非所有我的观点或话语。首先,我们论证其“政治”正确性,即从思想、哲学、宗教和文化的层面上可被一些人所能够接受,这些人不一定是当下世界上的多数,很可能至始至终都是少数,而且我的“对”也不是“恒对”,只能是在一定时间段,被一些人所认可。我的正确是相对正确,不是绝对真理而是相对真理。

从时间上来说,“我是对的”可从公开之时算起。这就涉及到在什么“地方”、用什么“语言”向“什么人”公开。比如在科学网,或者在某一学术期刊(中文的或其它语言),或者被新闻或杂志所报道,或者撰写了本专著,或者被写入教材,或者只是在课堂或会议上口头说了一下。

在人们的观念里,国家级的媒体或权威级的学术期刊公布的信息也许更客观,可能更可信,容易被人接受。

但也未必。

比如我的观点“传温学与传熵学一起,构成新的传热学。”可以如下形式被公布:

“传温学与传熵学一起,构成新的传热学。”(新华网)

“Temperature and Entropy transfers are the New Heat transfer.” (BBC News)

“درجة الحرارة والانتروبيا النقل الجديدة نقل الحرارة.” (https://www.okaz.com.sa/)

这一观点被不同的人阅读和获悉之后,就会有如下三种“相对真理”性的判断:

新华网是对的;

BBC is right;

الملك السعودي.

用不同的语言和媒介报道同一个观点或事件,被不同的人解读,可能会产生完全不同的认识,这不仅仅是翻译的问题,还有文化和信仰包涵其中。

假如我的观点穿越时空,在牛顿(或李毓秀)所处的时代向人们讲述,其反应是“无知”,非他们即我。因为那个时代没有“熵”(Entropy)这个词,大多数人还相信上帝、皇帝、穆罕默德之“话语”。更不用说回到耶稣乃至孔子的时代了。

从教育学的角度来说,没有绝对的“差等生”和“优等生”,“有教无类”指的就是这个理。

一个新概念要被人们所接受和理解,不同的人差异性很大。而若“被教育”和学习能够常态化,是关键一个环节。学习的年龄层次越低,越多的人在学,甚至成了“普世概念”。相对真理也就趋近于绝对真理了,近乎人们心中的“事实”,但还有所不同。比如大地是个大球,并绕着太阳在转。这句话在当下多数人看来,描述了一个事实,在数百年前则不是。

把一个一个既定的“事实”串、并联起来,靠什么?靠语言和逻辑。尤其是逻辑,包括前后、左右、上下、字词和句段之间的相关性和联系性。“熵”并非一个新词,自从被克劳修斯定义之后,其外延和内涵在不断拓展,到玻尔兹曼时代,已经从宏观延申到了微观和宇观。

一个观点被当作“政治正确”,首先得被人们所知道,就需要被传播,无论通过文字、声音还是影像,何种载体并不重要。无论接受信息的是什么人,不管他/她心里装着皇帝、上帝还是安拉,若都赞同该观点是“对”的,才是最广泛意义下的政治正确。

一个观点无论用什么方式描述和传播,包括语言、图形、照片和影像,核心是要被人们所理解。以文字为例,一篇文章由单词、句子和段落组成,单词之间遵从某种语法(或表达规则),句子和段落之间要有逻辑联系。其实,一张画、一片图也讲究逻辑。

逻辑是语言学概念,也是数学概念,也需要论证某个观点内在的数学逻辑。如果说政治正确是从信仰和思想层面上来说,则逻辑正确或合理通常是指从数学层面上来论证,“合理”符合的是数学的道理。

传热学除了包括人们广泛熟悉的温度改变之外,还有熵之变化。在政治层面上没有违背某个或某群人的思想信仰,才可能被他/她所接受和了解,才有可能被理解。即使是在天天阅读《科学》或《自然》期刊,心中有鬼、神的也大有人在。

若要被人不反对、不排斥、不视而不见,则首先得“政治正确”,也须符合“数学正确”。当然逻辑悖论无法避免,但可以暂时不去管“它”,只要在某一公理化(话语权)体系内,能够自圆其说,即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71524-1162156.html

上一篇:热的传播速度问题
下一篇:哈村编写的故事(2)

3 钟炳 魏焱明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4 06: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