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liangwa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nliangwang

博文

我的恩师:闫德元先生

已有 260 次阅读 2018-6-9 18:08 |个人分类:杂谈|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的恩师:闫德元先生

王安良

2018-02-05

2018-04-22

2018-06-09

按:早就想码点字,回忆一下我求学生涯的恩师们,而一直“忙”,也没有头绪,用鲁迅先生的话说:人在内心里焦躁不安时,不适合写作,即使写出来,其作品也是带着情绪的。我深有同感,并认为不管是英文还是中文习作,均是如此。课程一结束,学生们考试、放假,我可以暂时“平静”下来,可以“悠闲”地喝着白开水,看着书、文献和各种信息,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悠悠然也就可以写点与“工作”毫不相干的文字,也算是还一点点去年的感情“债”。但是日积月累欠账太多,还不了的也没办法了,能还多少算多少吧。

 

去年的一天,赵辉同学突然发短信说:闫老师去世了,要过来参加“闫师”的告别活动,请我帮他在北航培训中心定个房间。我第一感觉是:太突然;第一反应是:也参加。

闫老师是我大学本科时期的恩师。我是1993年来北航的,航院当时有小学期制度,均在暑假期间:大一小学期是军训;大三是下厂实习;大四的毕业生各奔东西,投入到真正的社会实践里。我的大二小学期是机械设计综合实践课,设计一套齿轮箱并实际动手分析齿轮之间的咬合及其运动特征。闫师教授了我们的机械设计课,小学期的理论课也由他来指导,记忆中主要工作是在一个大教室里抄、画图纸。那个时候,我们才算真正相识了。

闫师上课很有激情,讲授内容结合机械实际问题,但这样一来就容易“跑题”。在我眼里,他的讲课水平一般,不如教我基础课的刘佑昌、邵鸿飞、吴鹤华、刘二莉等老师,甚至不如比他小一辈的教机械原理课的郭卫东老师。在大学里,闫师给了我许多无私的关心和帮助。闫师对我的爱,多于我对他的,没有任何另一个大学老师能代替。

闫师所在专业当时叫十系,我读研究生后跟七系合并称为“机械学院”。我在五系当时叫飞行器设计与应用力学系读书。闫师爱许多学生,并不以成绩好赖为取舍,且对他欣赏的学生毫不掩饰,这是他的优点,也可以说他的缺点。为何?有时候,不管学生是否愿意,他都要以自己的方式爱你,让有的学生“受宠若惊”,另一些学生可能会心生“嫉妒”。有一次,我宿舍同学开玩笑说,闫师把你当成他的干儿子了,让我听了怪不舒服的,之后我还总刻意跟闫师保持交往的分寸,后来想想其实也大可不必。闫师有俩女儿,没有儿子,他喜欢男孩,的确也认了一个干儿子(可能不止一个)。干儿子不同意他的意见时,也跟他顶嘴,就如许多儿子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我不是他的干儿子,从不与他争执,每次都是他主动叫住我,问长道短,我只有听和答的份儿。

闫师建议我报考机械学院的研究生,在当时CAD/CAM是个热门专业,因为跨专业,我经过反复斟酌后听从了他的建议。但是考试成绩出来后,却是英语单科没过线,根据学校政策可以参加调剂,他又帮我推荐了至少两家单位,虽然都没成功,但他为此所做的努力还是有价值的,过程远比结果重要,也让我铭记在心,欠了一个永远无法“归还”的人情。后来我在班主任张兴娟老师的帮助下调剂回了自己所学专业读研,再后来又转读博。每个人生路上,岔路口就那么几个,考/读研对于我就算一个,在此节点闫师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用现在北航时髦的名称来对应,他就是我本科阶段的导师,是有实无名的学业、发展乃至做人的指导教师。从时间和频率来评价,在我所有的大学老师当中,我跟闫师交往也最多。毫不夸张,闫师就是我大学本科阶段的恩师,不是之一,而是唯一。

闫师虽然是一名普通的航院老师,但对于我来说,他不是普通的,而是特殊的。他不仅直接影响了我的人生道路,而且还进行了许多独特方式的教导,他就是我大学里的大先生。我读研之后,每次在校园里相遇,他都停下脚步,问一问我的学业情况,拉拉家常,让我倍感亲切。工作之后,因我不在校园里居住,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但他的影响时不时就会出现。有时独自在校园里散步,我也能回忆起跟闫师交往的点点滴滴,某些地方会画面般地出现我倾听他教诲、询问、建议和闲聊的场景。

闫德元先生的告别式于2017422日周六在八宝山成行。永别了,我们的闫老师;安息吧,我尊敬的恩师!您的一些教育精神已经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里,也传承给了我的学生们,并不断地充实新内容、发扬光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71524-1118168.html

上一篇:胡思乱想

2 张忆文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1 12: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