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氰化钠:700吨,都会去哪儿?(13张照片告诉你实情) 精选

已有 29109 次阅读 2015-8-27 21:48 |个人分类:氰化物|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氰化物,Cyanide,两种剧毒,黄金,西部大开发,土法“炼”金,原子弹,矿业,跑马圈地,毁我山河,新疆| 西部大开发, 黄金, 氰化物, Cyanide, 两种剧毒

惊天内幕:700吨氰化物会去哪儿呢?(照片)

提要:在工作中我曾经接触过氰化物(Sodium cyanide),对这类化学试剂非常敏感。根据中国的年产量,这700吨只是冰山一角。我们现在更关心天津港的氰化钠是谁生产的、能干什么用、会流向何方?如果这些货物是进口的,毁我山河将甚过日本鬼子;如果是出口的,毁灭世界将甚过原子弹。

 

震惊中外的 8.12 塘沽特大爆炸事件引出一个叫“天津瑞海公司”的私营企业,爆炸现场发现存放氰化钠多达700吨,引起公众持续关注,令人们谈“氰”色变。

缘于职业,我这一生中长期接触过两种剧毒,一是砒霜,用于野生动物标本制作(防虫蛀);二是氰化钠,用于照相术,如印刷厂早期照相分色中的定影剂(溶解或析出图片中多余的银子)。过去国家对这两种剧毒物质的管理非常严格,氰化钠作为一种剧毒的化学品,成年人口服150-250mg即可引起猝死(有报告,可引起成年人死亡的氰化物剂量为每公斤体重0.5-3.5mg,因人而异)。20世纪80年代,单位里氰化钠、砒霜的用量控制基本上是按照克(g)来领取,没有公安局出具的证明是买不到氰化物和砒霜的。现在可好,一个私营企业竟然能够合法一次存放700吨氰化物,什么概念,700吨——这些毒药几乎可以立马杀死地球上一大半人群(35-50亿人)。

瑞海公司库存这么多氰化物干什么用呢?难道就是像网络上传的医用、电镀、定影、漂白、淬火、农药、化工、塑料、染料、冶炼 ...... 。可能人们并不知道氰化物的最大用途并不是这些,那么请问700吨氰化物会去哪儿呢?

2004-2015年间,我们中国科学院综合科考队在新疆卡拉麦里有蹄类保护区、罗布泊野骆驼保护区、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阿尔泰山自然保护区考察期间,发现了一个大秘密(见照片)。河沟里遍地丢弃装过氰化物的铁桶(每桶100-200千克),揭示了一个惊天内幕,这些氰化物竟然是土法提取黄金极佳的廉价材料,方法简单到可以就地析取,没有机械化的流水线,堆土淋漓,立竿见影。

大家都知道,在经济危机频繁爆发的今天,股票一跌千丈,只有黄金坚挺不跌甚至开始上涨了。利用氰化物提炼黄金,是利国利民,还是祸国殃民,看看我的亲身经历就明白了。

天津瑞海大爆炸,上百人死亡,11位官员被查,这只是一个引子。更让我们撕心裂肺的是,在西部的许多企业非法使用氰化物采矿,成吨的氰化物污染着西部的水源、土壤,却无人知晓。调查发现,这些企业多只有探矿权(以探代采),有的是打着“国家项目”或“国防项目”的旗号,铤而走险。战术则采取“麻雀战”、“游击战”,深入西部无人区。并且随意排放废水、丢弃废料及氰化物储存罐,管理缺失(不是混乱),污染水源、危害野生动植物、危害当地的牧民和牲畜。如果是进口,这700吨氰化钠十有八九流向了西部,发挥着救国救难增加黄金储备的丰功伟绩。如果是出口,毁灭的就不仅仅是我们自己,而是整个世界!现在地球上能毁灭人类的除了原子弹,还有什么比氰化物厉害!

在无人区,本来就管理空缺,矿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机动性很强。茫茫沙海、戈壁、荒山野岭,是这些冒险家的天堂,他们跑马圈地、肆意妄为、惟利是图、丧尽天良,毁我山河,完全灭绝人性。比起当年的鬼子,这些人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看矿区野生动物死亡数量,包括蒙古野驴、野骆驼、刺猬、猎隼、金雕、无辜小雀、众多旅鸟等(照片),触目惊心。

十年里我呼吁了无数次,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无人理睬。现在国家的西部大开发变成了西部大灭绝、大破坏、大毁灭,历历在目,短短十年,满目疮痍,我们毁坏的可能不是一个卡拉麦里,而是整个西部(其实东部的大环境和野生动物早已经被彻底毁灭了)。

追其根源,却在一个成立时间很短名不见经传小小的瑞海公司上,是这么样的简单吗?像这样的类似企业可能还有许多,权和利大于法,盲目、愚蠢、懦弱、腐败、贫困、无知都是西部的问题(也是官员的问题)。

其实,“瑞海”暴露出的绝不是一个个案,氰化物的源头很多,如铁桶上的(商标)安庆化工、中国石油、兰化集团等。我可以再危言耸听一回:如果中央政府不严格管理,疆将无疆,国将不国,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西部的氰化钠泛滥,成吨的剧毒化学品堆放在野外露天(马鸣摄)


开往西部的采金船(马鸣摄)


在新疆卡拉麦里保护区鸟类大批中毒死亡(马鸣摄)

金雕之死(马鸣摄)

新疆金矿现场,碾碎的矿石就地直接“炼”金(马鸣)

卡拉麦里保护区挣扎中的猎隼尸骨(马鸣摄)

区区700吨氰化物(Sodium Cyanide)去哪儿了?卡拉麦里的金矿(安庆化工的氰化钠)(马鸣摄)


氰化钠700吨会去哪儿?看看卡拉麦里的简易“炼”金池,里面有许多死鸟(马鸣摄)


罗布泊的野骆驼死亡在水源地(马鸣摄)


新疆卡拉麦里有蹄类保护区内的金矿(马鸣摄)


700吨氰化物去哪儿了?在新疆阿尔金山(罗布泊)野骆驼保护区一个干旱的小河沟里,成堆的铁桶曾经盛着成吨的氰化钠(Cyanide)(马鸣摄)


骆驼死在水源地,马鸣摄


西部啊,西部!这是兰州石化、中国石油生产的氰化钠(Cyanide)(马鸣摄)



天津滨海新区大爆炸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916484.html

上一篇:高山兀鹫三九天产卵,你信吗?尝试无人机监视 Gyps himalayensis
下一篇:《图览新疆野生动物》(主编:马鸣,李都)出版发行

165 戴德昌 陈楷翰 魏焱明 杨正瓴 梁洪泽 张铁峰 文克玲 白图格吉扎布 蒋继平 金耀初 曹聪 陈小润 王林平 李世春 肖陆江 尤明庆 蒋力 石磊 李永丹 赵美娣 朱朝东 肖红伟 吴超 赵刚 朱传卫 刘建彬 谢力 吕洪波 张登峰 张行者 乔中东 高程 归明月 陈安 傅金城 姜剑伟 左宋林 彭真明 张骥 李西阳 刘光银 付小军 张立新 孔祥雄 刘健 岳平 鲍海飞 王超 姚伟 侯高垒 阳立波 闵应骅 周健 单媛媛 陈筝 王国强 陈云坪 陈鹏云 何学锋 刘安金 余宗宝 郭向阳 杜亮 陆志峰 张亮生 盖鑫磊 李登兵 周金元 王洪吉 汤欢娜 闻炳海 刘守胜 许鹏林 赵斌 曹须 黄永焯 陈易 袁岳 季顺平 高建国 郑磊 杨小秋 李向明 孙美琴 姚攀峰 韦四江 薛龙建 谷道楠 余皓 赵序茅 杜宇 李路长 余昌训 黄仁勇 晏成和 王代平 刘良云 武夷山 黄鸿新 李健 祁威 陆绮 吴瑕 张明 张帅 张金全 曹则贤 王维香 邱伟 曹恒振 彭星光 牛丕业 吴博峰 肖术 冯晓强 孔梅 王志强 段庆伟 李浩然 程光伟 郭琬莹 陈南晖 陈琦 韩玉芬 王喆 邱敦莲 李宏霄 汪晓军 林辉 龚凯乐 吴炬 陈智文 icgwang ybybyb3929 schist biofans Floria renerve whocare xchen decipherer aliala nanofan jiareng fei763 YZP2013 yangb919 lrx tbyiwen fishmanHit jlx1969 Araneae11ZX zhyzh Tangen scking xianshangchang liujie8812 好象 khzh EarlyMuddyBee bridgeneer chemphile supervolcano ShowAttitude fengliju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19 13: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