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环行沙漠一万里 寻找灰鹤越冬地

已有 1311 次阅读 2021-1-29 10:26 |个人分类:灰鹤研究|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隆冬季节全国鹤类同步调查简报

马 鸣(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乌鲁木齐 830011)


      开始设计这一计划源于本职工作的一部分,结合着多年的愿望,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在数九寒天,为了有一点点号召力,衣食住行轻装上阵吃喝拉撒睡都免了。曾经也试着能不能带上家人和两条家犬一起去旅行,热肉包子打狗不理人。

      其实,亦征求了另外一些人的意见,确定为  “来吧,大美新疆”、“走起,塔克拉玛干”、“南疆,美食之旅” 或曰 “仙鹤,我们来了” 什么的,竟也没人动心。

      想来想去,大家还是有一些担心,害怕有去无回,被隔离了。还有就是太辛苦了,一周跑万里路,有一点紧张。半个月差不多刚好,一个月也不算长。

      走着瞧吧,就这样出发了。


灰鹤一家上路了,前面是父母,后面是孩子 —— 当年出生的幼鸟,还不满一周岁(只有半岁六七个月大小)。幼鸟的样子很可爱,头是铁锈色,稚嫩的样子,完全是个涉世未深的雏儿

(马鸣 摄)

出门首先遇见的是大群乌鸦,老树昏鸦,天下乌鸦,是我的菜。这是南疆拜城最常见的秃鼻乌鸦 —— 地球上最聪明的鸟类之一 (马鸣 摄)

非常时期 很不凑巧 大雪纷飞 南疆拜城 玉米地里 红旗招展 豆雁烈烈 马鸣 摄

赶了一程路 这是在最有名的历史悠久的喀什地区莎车县(Yarkant County) 美味南疆小吃一条街 面肺子 米肠子 羊杂碎 (马鸣 摄)

这个小吃店在和田地区的一个新开垦区,创业不容易。怎样博眼球,店小二真够厉害的,不知道胆子这么大,竟敢奚落市长师长顶头上司新上任的父母官(马鸣 摄)


于田灰鹤一家: 母亲带路 父亲居中 孩子紧跟 马鸣 摄


       这一次去南疆,与以往不同。疫情之下,同步调查,鹤鹳鸨雁,实属不易。

       环绕南疆,万里之行,妖魔鬼怪,困难重重。如同当年,三藏法师,西行取经,历尽艰辛。这些都是后话,能够完成任务,修成正果是一定要感谢沿途化缘大力支持我们的各县林草局的领导干部和战斗在第一线的新疆基层各路鸟会朋友。

       言归正传,全国冬季鹤类分布与数量同步调查,包括上千个地点、八九种鹤类、鹳类、鸨类等的调查。规定时间:2021年1月5-15日(我们延长到1月25日)。

       刚开始四处求援,竟然没有合适者。逐推迟行程,等待打工人,所谓志愿者,都是拼命郎。

       最终,我们是在1月12日离开乌鲁木齐,开始环绕塔里木盆地及南疆塔克拉玛干沙漠,逆时针踩点,历时近半个月,同步调查一万多里路,途经阿克苏地区(库车、拜城、乌什、温宿、四团)、喀什地区(巴楚、图木舒克、四十五团、麦盖提、莎车、泽普、叶城)、和田地区(皮山、墨玉、和田、洛浦、策勒、二二五团、于田、民丰)、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且末、若羌、三十七团、三十四团、尉犁、塔里木河下游罗布人村寨、库尔勒、博湖、和硕)等地。遇见林草各色人等,世间冷暖铭记在心。

       非常时期,走一步是一步。第一站是阿克苏地区拜城县,因为来过很多次,轻车熟路,没有惊扰当地鸟人。先是去了大桥乡和温巴什乡,沿着木扎特河绕了一大圈,天黑了才住下。第二天围绕大宛其、察尔齐向西继续考察。公路边的地里尽是灰鹤,铺满一地,还有一只高山兀鹫在地里吃点心。下午,在路过温宿县的阿热勒,野鸡成群,雄鸡至少遇见90多只。托什罕河的河道中的绿头鸭有数万只,赤麻鸭也很多。这次考察,因为气温骤降至零下20°C,发现一些大型鸟类干脆就在原地过夜了。雁鸭与仙鹤的策略:一是尽量少飞行,少活动,少消耗体力,节约能量,保存热量;二是在玉米地里过夜,高能食物,有吃有喝,吃了睡,睡了吃,何乐而不为;三是接近居民区,小气候加上天敌比较少,所谓灯下黑,反而很安全;四是零下二十多度,长腿鹤都有一点僵化或“冬眠”的意思,太冷了,麻木了。

       在乌什县,我们没有住到县宾馆,而是直接去了一师四团。这是边境地区,人烟稀少,距离水禽的夜栖地比较近。与去年相同,灰鹤还在原来的农田里,排成了一行,闲情逸致,晒着太阳。阿克苏地区人才济济,越冬情况了若指掌。我们没有太多停留,下午绕过阿克苏市就赶到了喀什地界。直接进入了巴楚县与图木舒克市之间的小海子(水库),这里几个团场都有灰鹤冬季集群的记录,包括上游的疏附县、疏勒县、麦盖提县、莎车县、泽普县等,他们当地人最近都有新发现。

       当然,在喀什地区的叶尔羌河流域、克孜勒河流域,因为大搞所谓“林果业”,除了棉花,就是果树。在一些东部的县看不到大面积的玉米地、稻田和麦地,水禽的食物链被彻底切断了。接下来连续几天,我们非常苦恼,因为都是“无鹤日”。与当地联系,一问三不知。更可恨的是因为这里一直是疫区,丰收的水果都烂在了树上(照片),农民苦不堪言。

       1月18日(星期一),我们进入和田地区,生存情况大大改善。这里的农民没有忘本,他们还在坚持种粮食。人好鸟也好,就像阿克苏地区一样,一些地方开始搞“大农业”建设,特别是兵团,建设大饲料基地,平整土地,响应国家号召,把粮食放在第一位。看那玉米地一望无际,为机械化收割创造了条件。正是因为大面积种植粮食作物,加上机械化收割会散落一些谷物,鸟类的食物才有了保障。在皮山和昆玉市之间,大群灰鹤翩翩起舞。玉龙喀什河(墨玉河)、喀拉喀什河(和田河)、策勒达玛沟、于田克里雅河、民丰尼雅河等,从西向东上千里区域县县都有灰鹤分布。

       最后几天,我们绕过塔克拉玛干沙漠,万里之行来到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巴州)—— 号称是华夏第一大州。可惜一打听,各县今年的同步调查都是“零记录”,谎报军情呢 。鹤舞满天,视而不见。不能怪啊,原来他们都不认得灰鹤(照片)。如果不是我“亲自”走一趟,几个县几千只灰鹤就这样漏掉了。要感谢孟根桑为我们统计了当地各乡镇的粮食作物包括玉米地的面积(都达不到20%),例如阿热勒镇2700多亩、琼库勒乡6700多亩、托格拉克勒克乡3100多亩、英吾斯塘乡6100多亩、巴格艾日克乡3000多亩、阿克提坎墩乡2500多亩、阔什萨特玛乡2000多亩、塔提让乡1300多亩、三十七团有数万亩。依照这一组数据,我们设计了一个快速调查方案和路线图。第二天一去就找到了灰鹤,而且数量非常大。

       行万里路,破万卷书。下面用图片介绍这次南疆之行的收获,酸甜苦辣,文字少叙,配图故事,尽在其中。


阿克苏地区发现在乌什县有小鷿鷈越冬地,之前有人发现其繁殖地也在这里。没有梧桐树,哪来金凤凰。在一个地区有至少三四种䴙䴘繁殖和分布,确实少见(马鸣 摄)

苍鹭在托什干河流域越冬,小辫子已经被冻僵了,让人看着就心痛(马鸣 摄)

胡杨、沙丘、红柳、荒漠、灰鹤、天鹅、海雕、豆雁,在好友陈文杰的指引下,我们顺利找到了策勒县达玛沟的“沙丘鹤”的夜栖地 —— 塔克拉玛干沙漠里也有灰鹤了(马鸣 摄)

雪地豆雁,可用手机拍摄的大雁群,数量几万只十几万只,飞起来地动山摇如云雾缭绕。它们干脆就住在农田里了,吃喝拉撒黑压压地一片,夜里也不愿离开(马鸣 摄)

为了抄近路 司机艾孜江胆子够大吧,两次出现冰水缝儿陷车,冰天雪地无人营救,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是在天山脚下的拜城县大桥乡木扎特河流域,灰鹤在远处看我们的笑话呢

(马鸣 摄)

因为大搞所谓“林果业”,除了棉花,就是果树。疫情持续了一夏天,果农苦不堪言,价格一跌千丈,运不出去,水果都烂在了地里。不说新冠肺炎和政府决策,各地全力推行的林果业就是一场灾难,能够怪盲目的果农吗(马鸣 摄)

拜城的灰鹤铺满了玉米地,路边不要停车就可以拍摄(马鸣 摄)。中国是鹤类分布的超级大国,全世界有十五种鹤类,我国境内就有九种,新疆分布有五种:黑颈鹤、蓑羽鹤、灰鹤、白鹤、白枕鹤。其中,十多年前白鹤(西部种群)就已经区域性灭绝了,白枕鹤仅在疆内有过一次记录。目前,在新疆越冬的鹤类只有一种,就是灰鹤。有人说万里之行,是不是可以写论文了,论文算什么,我们还要写书呢(马鸣 摄)

灰斑鸠数量太大,原来附近有粮库。皮山乔达巴什拉克比纳木,灰鹤、雉鸡、山鹑、斑鸠、麻雀、鹡鸰、椋鸟、乌鸦 、大狂、红隼、乌鸫、百灵、沙雀、黑鸢都来凑热闹了

(马鸣 摄)

普通鸬鹚与其他水禽(白骨顶),南疆一些地方一月的气温上升到零上十几度了,竟然冰雪融化了。全球气候变化,一些三九天不常见的鸟类亦变成了“冬候鸟”,你说奇怪不奇怪

(马鸣 摄)

红帽子马鸣 锵锵三人行,在沙漠中寻找灰鹤越冬地,历尽艰辛,自我欣赏,红柳沙丘,大漠孤烟。非常时期,还是有人敢于担当,面对困难,勇往直前。哭天喊地,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铤而走险;小肚鸡肠,只是不愿意环绕塔克拉玛干沙漠万里行而已。中间是驻村干部兼向导李洪朋,左边是最佳搭档维吾尔族老朋友艾孜江(马鸣 摄)

顺便拍摄南疆新兴产业,深入基层了解百姓的疾苦。新疆毛驴,个头忒大,浑身都是宝。绿色产业,流水作业,种植草料、饲养、繁殖、屠宰、加工、冷藏,一条龙,工厂化,就地解决连皮毛下水都不会剩下(马鸣 摄)

南疆的兽类 马鸣摄.JPG

虽然是欧亚大陆中心极端干旱地区,塔里木兔、草兔、马鹿、鹅喉羚,南疆的野生动物却比较丰富,冬季一些鹅喉羚进入到农区,在玉米地里觅食,与灰鹤同享粮食作物颗粒,在昆仑北麓戈壁绿洲形成了上百头的壮观场面

(马鸣 摄)


[新闻直播间] 新疆且末 上千只灰鹤飞抵车尔臣河栖息越冬(2021年1月29日)

https://tv.cctv.com/2021/01/29/VIDEc3Y5PDiMX7lmk8mRJdMi210129.shtml

上面的摄制组先声夺人,用最简单的设备为 CCTV-13 传递了非常好的素材(马鸣 摄)

注:央视解说词最后一句话是完全错误的,太无知了,数九寒天,如何迁徙,推托之词。数千灰鹤,眼皮底下,视而不见,这个谎言“来自南方”是一个伪命题,可不是我说的哦。

这次南疆行,遇见三个不同类型的摄制组,各有高招,马家盒子机关枪(笑话)。第一组是在民丰尼雅河流域,导演库尔班江竟然用手机拍摄灰鹤;第二组在且末车尔臣河流域,他们四人组长枪短炮还用上了无人机;第三组在若羌台特玛湖冰面上,就是照片中间的这个女强人娜依(维吾尔族),编写、导演、拍摄、制作、解说、传播于一身,女中豪杰,单枪匹马,举世无双,堪称大家

(马鸣 摄)


在昆仑山脚下,青藏高原以北,晴空万里,迎面飞来一群仙鹤,英吾斯塘让你可以拍摄高清晰画面。这预示着,鲲鹏展翅,一日千里,牛气冲天,新年吉祥,万事如意(马鸣 摄)

塔克拉玛干沙漠伸入到了县城边缘,海拔约1100米,灰鹤躲在巨大的沙丘下面,避风度寒,甚至过夜,抱团取暖。蝇营狗苟,世道如此,沙尘暴亦奈何不了它们(马鸣 摄)

卫星地图:被塔克拉玛干沙漠包围的一个小绿洲,发现一个灰鹤集群地,有上千只。通常都有河流在附近流过,环境虽然恶劣,但当地的少数民族农牧民对待野生动物的态度却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夸赞的,难得一个冬季灰鹤它们还保持着原有的群居生活,没有被打散,实属罕见。

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最南边的且末县车尔臣河流域,我们站在对岸观望,阔什萨特玛,城市附近的铁塔耸立着,它挡不住灰鹤放下起落架(双腿下垂)安全降落在车尔臣河道中间

(马鸣 摄)

https://www.chinanews.com/sh/shipin/cns-d/2021/01-28/news879125.shtml

新疆车尔臣河两岸首次现身千余只灰鹤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28日 21:2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同样,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最南边的若羌县瓦石峡我们亦实现了“零的突破”—— 最大的集聚地也被我们发现,灰鹤群叫声震天,遮天蔽日,铺天盖地,又一次落满了玉米地。东边是瓦石峡河,西边是车尔臣河,远处是塔克拉玛干沙漠无人区,背仰昆仑山,栖息环境非常好

(马鸣 摄)

新垦区二二五团隶属一十四师,兵团玉米地里, 和谐的社会 ,人鹤距离,只有咫尺, 食物充足, 气温适宜, 阳光明媚,人民和善, 没有天敌,不惊不扰,乡里乡亲,世外桃源

(马鸣 摄)

黑水鸡,亦叫红骨顶,拍摄地点是喀什地区莎车县湿地公园(叶尔羌河流域),是林草局的艾斯卡尔先生带领我们一下午,寻找到的形形色色的水禽和猎禽,就在路边,不敢下车

(马鸣 摄)

白秋沙,熊猫眼,冬候鸟,是一种尖嘴鸭子,成双入对,形影不离。拍摄地点是喀什地区莎车县 湿地公园,是当地林草局的朋友带领我们一下午寻找到的形形色色的水禽和猎禽

(马鸣 摄)

赤颈鸭,绿头鸭,拍摄地点是喀什地区莎车县湿地公园,最著名的叶尔羌河流域(Yarkant River Valley),十几种水禽,有上千只了,附近依盖尔其水库数量更大

(马鸣 摄)

环颈雉,亦叫雉鸡、野鸡、七彩鸡,母鸡和公鸡,都没有白色颈环(叶尔羌亚种)。它们喜欢大群觅食,亦不怕人,曾经是著名的猎禽(Game Birds),享誉世界。拍摄地点是喀什地区莎车县叶尔羌河流域附近农田里(马鸣 摄)

我们天不亮就出发了,瑟瑟发抖躲在夜栖地附近,偷偷摸摸准备拍摄起早的灰鹤。结果,技不如人,只拍摄清楚了太阳轮廓,而灰鹤和野雁就凑合着看吧(马鸣 摄)

还是老树昏鸦(秃鼻乌鸦),小桥流水人家,就像是累累硕果,挂在大树上,预示着风调雨顺人丁兴旺天下太平三足金乌(马鸣 摄)

物以类聚,前所未有,赤颈鸭大聚会。注意,我的焦点不是野鸭,而是右上角的一只黄脚银鸥。拍摄地点是喀什地区莎车县湿地公园,叶尔羌河流域。银鸥本来应该去南亚越冬的

(马鸣 摄)

阿克苏地区乌什县应该是南疆灰鹤最北的一个越冬地,翻过天山托木尔峰、穿过林海雪原,灰鹤来了,我们终于见面了。根据卫星跟踪多年的信息,它们有的来自遥远的西伯利亚,有的来自哈萨克斯坦,不远万里(马鸣 摄)

这是在天山与昆仑山之间,今年新疆的降雪比往年大,比往年多,气温比往年低,雪地豆雁怎么办啊!其实,豆雁来自北极苔原地区,寒流并不能吓倒它们(马鸣 摄)

核酸,核酸,核酸,一天做三次核酸,这么严格,谁会相信!安全第一,反正有人买单,免费还耽误事。非常时期,巴州、喀什、和田、兵团、、、、每一个地方设卡,他们需要看的核酸码都不一样,有一二十种。巴州做完核酸后是发给我一个小纸条或者贴一个标签,手机里查不到;和田地区是纸质二维码,土了吧唧脏不兮兮基本上不看手机。在喀什是独创的“喀什和易行”,天天都做核酸还都是吓人的黄色。触目惊心,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各地扯皮,重复浪费,乱象环生。关卡丛生,若被隔离,寸步难行。无处投诉,官僚懒政,苦不堪言。

封条封条封条 艾孜江 摄.JPG

在喀什地区,我们已经没有心情寻找灰鹤了。你看车门被封条贴住了,不让六十多的老朽下车,也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不让加油,不让住宿,......,老天爷呀,生不如死的过去全疆最开放的喀什,吃喝拉撒睡,只能在车里了。在和田地区,同样因为我们是从喀什疫区来的,公路全封闭,没法上厕所、休息、加油、吃饭和睡觉。全国一刀切,要进城就先隔离,最倒霉的是外地司机。他们连本地的汽车里里外外也要做核酸,我有一年多没有出过疆,一天到晚都在沙漠戈壁之中住着,哪儿也没有去,跌破眼镜了我!

在喀什地区考察,没有找到灰鹤,看到的都是这种情景,鸬鹚、猫头鹰(鸮)、苍鹭、红嘴鸥、红隼、大白鹭、水鸡等都被渔网困住了,被冻死在冰面上,阿弥陀佛,请不要斩尽杀绝

(马鸣 摄)

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尼雅 —— 民丰民风淳朴。早晨,在和田地区民丰县城大街上手机拍摄灰鹤,约有 16 只按照“人”字形从头顶经过,飞往玉米地。在库尔班江家的后面湿地公园(尼雅河流域)就有大群灰鹤过夜 (马鸣 手机拍摄

于田 225团 和谐一家 马鸣摄_3618a.jpg

灰鹤一家,母亲领路,父亲殿后(马鸣 摄)。这一次同步调查,发现它们喜欢在居民区附近活动,可能反而更安全。中国是鹤类分布的大国,全世界有 15 种鹤类,我国境内就有 9 种,新疆分布有 5 种:黑颈鹤、蓑羽鹤、灰鹤、白鹤、白枕鹤。其中,十多年前白鹤(西部种群)就已经区域性灭绝了,白枕鹤仅在疆内有过一次记录。目前,在新疆越冬的鹤类只有一种,就是灰鹤(马鸣 摄)


这个冬天喀什的夜鹭没有离开,和田的猛禽特别多(马鸣 摄)。各地的灰鹤集群,每一处都有成百上千只。它们好像不很怕人,在喀什地区因为灰鹤吃冬麦苗,有一些农民就守在麦地里,不让灰鹤落下。另外的冲突是在玉米地,牧民也不喜欢灰鹤与牲畜争食,个别地方提前犁了地

(马鸣 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269538.html

上一篇:天下乌鸦(四):鸦科鸟类的认知研究综述
下一篇:鹊之疆疆 鹑之奔奔 (探讨野生动物保护名录调整)

17 尤明庆 刁承泰 杨卫东 周忠浩 李学宽 王晨 张晓良 张叔勇 范振英 郑永军 杨正瓴 刘炜 杜占池 宁利中 李俊臻 段含明 李宏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6 02: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