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防疫冠军——地球清洁工非它莫属(新书推介) 精选

已有 2615 次阅读 2020-2-23 21:09 |个人分类:图览新疆|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秃鹫的故事, 猎隼的故事, 新书简介, 防疫抗疫, 封面照片

防疫冠军秃鹫的故事——地球清洁工非它莫属

(秃鹫极强的免疫力,百毒不侵的钢铁胃,蝙蝠之类的差许多)

引子:两本野生动物新书出版了。由中国科学院 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 马鸣研究员主编的图书《秃鹫的故事》和《猎隼的故事》最近由林业出版社正式出版(封面照片)。以下是简单介绍。 

2019_New book cover of Cinereous Vulture_by MaMing.jpg

中国林业出版社“绿野寻踪”系列丛书《秃鹫的故事》,图文并茂,选录200余幅图片,计10万字,定价为28元

(封面照片:秃鹫和兀鹫站在天葬台上,张建林 摄)

简介(一)

防疫冠军地球清洁工非它莫属——秃鹫(Aegypius monachus),被认为是自然界的清道夫,喜食腐尸,百毒不侵,防疫和抗疫能力与蝙蝠相比不在上下,被俗称之为“座山雕”。其体型甚大,体长可达1.1米,翼展达3米,为我国猛禽中体型最大者。秃鹫主要栖息于高山陡崖、开阔草原及耕作地区,飞翔能力强,可长时间翱翔于空中。作为生态系统中的消费者,秃鹫位于食物链的顶端,对维持生态平衡有一定的作用,具有较高的生态与经济价值。在地球上如果没有鹫类,后果不可想象。

那么,秃鹫面临的困惑是什么,它们的生存状况还好吗!

由于猎杀(照片)、兽药滥用(二次中毒)、栖息地丧失、过度放牧、农药化肥残留、重金属污染(中毒)、高压电网电击、碰撞风电塔架及人为干扰等直接影响,世界鹫类(总共23种)多处于濒危状态,很多物种的地理分布区发生变化,有的物种已处于极危或濒危状态。因此,世界鹫类的保护和研究成为鸟类研究的热点之一。在我国约有8种鹫类,占世界鹫类的三分之一,我国政府已将所有鹫类列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之中。

在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及附录名单中秃鹫拟升格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Vultures in China 2020a.jpg

在中国,每年都有一些屠杀鹫类的大案被揭露,让世人震惊。2020年2月3日,正是武汉病毒(COVID-19)最严重的时期,据CCTV-1 报道,来自云南保山市施甸县的特大偷猎案件被破获(照片),当地公安查获了约61只喜马拉雅秃鹫——高山兀鹫(Gyps himalayensis),其中26只是活的(用来做诱子),通常都是被巨网集体诱捕。在嫌疑犯住地,森林干警缴获的制品(腿、爪子、羽毛、脖子、肉和油脂)不计其数,显然一直在被出售中,作为工艺品、标本、信物、食物或药物,属于顶风作案。

Large net for capture 2020.jpg

在青藏高原,高山兀鹫喜欢在天葬台附近的庙宇集聚,数量几十只到上百只,专门清理尸体。相比于传播新冠肺炎病毒(COVID-19)或者SARS的云南马蹄蝠(中华菊头蝠 Rhinolophus sinicus),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不可同日而语。中华马蹄蝠只是携带病毒,鹫类则消灭病毒,阻断疫病蔓延。大疫当前,还敢顶风吃兀鹫,秃鹫兀鹫可是吃死尸的啊,这个轮回,多么恶心!根据中国法律,上面这个大案最高可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而根据多个民间组织最新调查分析,在中国有11.8%的人参与过野生动物消费,约32.0%人见过食用野生动物的事情发生(当然,不一定是消费者),这个调查结果来自10万份问卷统计,触目惊心。



中国林业出版社“绿野寻踪”系列丛书《猎隼的故事》,图文并茂,选录200余幅图片,计10万字,定价为28元

(封面照片:雪域猎隼,张建国 摄)

简介(二)

空中俯冲速度为世界之最的猛禽(300 km/h)——猎隼(Falco cherrug)为中型珍稀猛禽,因为非法捕捉和驯养而数量锐减,已被拟定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其性情凶猛,身形矫健,飞行迅捷。它们善于在高速飞行中追捕猎物,其俯冲速度极快,时速可达200~300公里,与游隼简直不相上下,完全称得上是疾飞如箭,俯冲似闪电,是优秀的“飞行猎手”。过去,猎隼的分布面积很广,遍布整个欧亚大陆的森林草原带、荒漠稀树草原带,从匈牙利穿越中亚直抵中国大部分地区。近年猎隼栖息地受到严重破坏,加上非法捕捉、驯养、贸易(走私)的影响,如今它们的数量正急剧减少,IUCN 濒危级别不断提升。在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及附录名单中,猎隼拟升格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猎隼的故事》(马鸣,2019)的另外一个设计方案,封面照片:严学峰 摄


简介(三)

新疆猛禽课题组(Xinjiang Raptor Research Group),近年来主要从事西部猛禽的野外种群生态调查与繁殖研究,先后获得了针对猎隼、金雕、高山兀鹫和秃鹫等多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资助。课题组成员翻越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喀喇昆仑山,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青藏高原及羌塘地区,足迹遍布中国西部的山山水水。掌握大量第一手资料,他们最先使用无人机寻找鹫窝,最早开始红外相机监测猛禽繁殖,在国内较早使用卫星跟踪器研究大型猛禽的迁徙。20多年野外考察,积累了几十万张生态图片(包括红外相机自动拍摄的照片),新书浓缩了其中精华。这两本新书属于中国林业出版社“绿野寻踪”系列丛书,图文并茂,各选录200余幅图片,合计20万字,定价均为28元(网购当当打7.9折)。


看到这些打折的广告,我的内心不是滋味(折扣6.7)。辛辛苦苦写书,自费出书倒赔钱,到最后没有稿费不说,还欠下摄影作者巨额的稿费(400张照片)。看看中国图书网的销售广告,名和利全无了,这是什么事啊,让我变成了一个无赖!


新书打折世道炎凉出版人的悲哀

Two Chinese Books on Raptors by Prof. MaMing

On the basis of undertaking four NSFC projects on raptor research, Prof. MaMing of Xinjiang Institute of Ecology edited and published two new books, such as "Black Vulture in China" and "Saker Falcon in China", both of which are series books by the China Forestry Publishing House, in the end of 2019. For the past two decades, Prof. MaMing's Research Group has focused on the field population/ ecological investigation of raptors, and has successively obtained NSFC support projects for saker falcons (Falco cherrug), golden eagles, Himalayan vultures and black vultures (Aegypius monachus). The members of the research team crossed the Tianshan, Altay and Kunlun Mountains, across the Taklimakan Desert, the Qinghai Tibet Plateau and the Qiangtang area, with deserts, mountains and rivers all over the West of China. These two books are the first single line books in China. Ma Ming was the first to use UAV to find the nest of big raptor in China, the first to use infrared camera to monitor the breeding behavior of vultures, and the first to use satellite tracker to study on the migration of raptor in China. Over the past twenty years, raptor research and monitoring has accumulated millions of pictures, and two books with more than 400 photographs, including automatic shooting pictures by the infrared cameras. The new edition concentrates the essence. 

By Prof. Roller MaMing from China Raptor Team, Xinjiang Institute of Ecology and Geography,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No 818 Beijing Road, Urumqi 830011,  Xinjiang, P. R. China

Vultures in China 2020b.jpg

CCTV-1 的截图和媒体报道图片均来自于云南触目惊心(2018-2020)什么世道人吃鹫类无异于人吃人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220035.html

上一篇:中亚夜鹰——是谁杜撰了一个子虚乌有的新物种 Who invented a new species ?
下一篇:雀鹰得救 放归植物园

17 郑永军 文端智 冯大诚 黄永义 杨卫东 周忠浩 戎可 刁承泰 姜进举 康建 姚小鸥 刘志平 梁洪泽 宁利中 刘炜 王述潮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1 14: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