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铲屎官开年第一铲 精选

已有 5596 次阅读 2019-1-13 23:31 |个人分类:豆雁|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样品, 铲屎官, 豆雁, 施肥者, 新疆南部

铲屎官日记(2019)

铲屎(Fecal Collection)不是一个新鲜职业,只是让某些人“自黑”之后越发火爆起来。
看一看网络变态新词“铲史官”就有一些调侃与自嘲的意思。

而铲屎官成为网络流行语,原意指给猫、狗、鹦鹉等宠物铲屎的主人。这是猫狗在调侃人类文明呢。

娱乐圈自从有了以铲屎官自诩的崔永元,似乎都乱成一锅粥了。铲屎官又是一个“正义”的化身。
无论是“铲史官”还是“铲屎官”,这些都跟我今天的故事没有关系。
2019年新年伊始,冬闲变成了冬忙,我们的一个新任务是搜集野鸟粪便(Collecting bird droppings)。开年第一铲是豆雁的粪便,样本量包括羽毛各样为40个(n=40)。一开始我以为这个工作太难了,哪里去找这么多的粪便,当然不是某一只豆雁的粪便,也不能是灰雁鸿雁斑头雁的粪便,应该是40只不同豆雁个体的粪便,如果有来自北极苔原的豆雁,或者短嘴豆雁,或者中亚豆雁,或者泰加豆雁(Taiga Bean Goose)就再好不过了。对于一些濒危物种,如雪豹、猞猁、老虎等的粪便,要寻找到这么多的个体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当你遇见40000只豆雁的时候,40个粪坨还算是个事吗!
过去,我们以为来自北方的豆雁只是路过新疆,遮天蔽日可能出现在秋季的边境无人地区。如塔城地区裕民县,秋后丰收的原野上满是豆雁,它们在收拾庄稼收割后剩下的颗粒。那种壮观的场面,如梦如幻。
而新年的第一天,数九寒天,竟然有几万只豆雁在新疆南部越冬,它们没有走,零下10几度甚至一20℃几度也毅然留下了。
驱车几千里去南疆,元月初我们除了充当铲屎官,还要按图索骥寻找豆雁的觅食地、饮水地、午休地和夜栖地,调查栖息地状况。这个“图”是卫星跟踪地图,是豆雁每日的活动轨迹。为什么豆雁不在田野里过夜,因为荒野里有天敌狐狸出没,猎人也在蠢蠢欲动。
对于豆雁在南疆越冬,当地的农民有苦难言。这些豆雁主要吃庄稼地里剩下的颗粒,如玉米地、稻田等。但对于冬小麦可能危害比较大,“铲屎”的目的就是要知道豆雁冬季的食物组成。有些地方的粪便是绿色的,说明吃了不少麦苗。当然,豆雁还充当了“施肥官”的角色,看看遍地的粪便,权衡一下,增加了土壤肥力功莫大焉。

以下发几张野外考察图片,看一看铲屎官发现了什么。

 

搜集冬麦地里的豆雁粪便(Collecting bird droppings),这可是一个细致活儿(马鸣 摄)(Photo by MaMing)

粪条有绿色、褐色、黄色、黑褐色等。除了搜集粪便,还需要一些羽毛(Feces and Feathers),当然是不同野禽的羽毛(马鸣 摄)(Photo by MaMing)

新疆南部麦地里的豆雁数以万计,遇上这么多野禽(Geese and Cranes)农民伯伯苦不堪言(马鸣 摄)

不远万里泰加豆雁(Taiga Bean Geese)来南疆越冬,数量之多超出了我们之前的想象(马鸣 摄)

原野里.jpg

我和马糊糊一起寻找越冬的野禽(Common Cranes and Bean Geese),看天空有一群大雁飞过

We investigated the habitats of wild birds, including nocturnal habitats, foraging habitats, lunch breaks and drinking habitats.

南疆冬日里的景色——秃鼻乌鸦冬候鸟(马鸣 摄) (Photo by MaMing)

豆雁(Bean Geese)排着人字形出发了,每天早晨它们离开夜栖地,前往麦地或玉米地觅食(马鸣 摄)

豆雁与灰鹤_8603_马鸣摄.jpg

元月三九天,很冷的季节(Bean Geese and Common Cranes)(马鸣 摄) (Photo by MaMing)

农民的驱雁方式,其实一点也不管用,附近的羽毛和粪便更多(马鸣 摄)

Temperatures dropped to minus 17 degrees Celsius (-17℃), but cranes and geese were still in corn and winter wheat fields near the river. (Photo by MaMing)

隐藏在玉米地里的豆雁(Bean Geese),因为食物特别充足,它们很快就吃饱了(马鸣 摄)(Photo by MaMing)

南疆冬日里的田野,竟然没有下雪,土地干燥,麦苗裸露,大雁铺满地,麦苗所剩无几(马鸣 摄)

 

寻找豆雁,在夜栖地,密密麻麻,喧闹冲天

野禽羽毛_20190110_175321.jpg

采集羽毛样品,还有粪便(马鸣 摄)

This time we collected about 200 samples of feathers and feces (photo by MaMing)

寻找夜栖地.jpg

大河东流,除了寻找豆雁的觅食地,还要寻找到水禽的夜栖地和饮水地,吃了许多玉米,没有水怎么能行

We investigated the habitats of wild birds, including nocturnal habitats, foraging habitats, lunch breaks and drinking habitats.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56913.html

上一篇:新年到,牵黄犬,臂苍鹰,出东门,逐狡兔
下一篇:克孜尔壁画中的动物世界及艺术源泉

24 杨正瓴 戎可 张珑 王忠媛 黄永义 李毅伟 文克玲 吴斌 靳建辉 强涛 董全 罗娜 张叔勇 李坤 刘钢 朱豫才 尤明庆 武夷山 宁利中 胡想顺 刘全生 信忠保 ncepuztf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17 17: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