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侏鸬鹚——又一个鸟类东扩证据 精选

已有 4606 次阅读 2018-11-24 18:38 |个人分类:中国鸟类学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侏鸬鹚, 百年谜团, 玛纳斯, 东扩, 鱼鹰新记录

最近这一周,在新疆玛纳斯河流域湿地公园,冰天雪地,有一位叫“刀把子”的鸟友拍摄到一种鸬鹚,之前以为是普通鸬鹚,就没有特别在意。

这个刀把子运气不一般,他就是观鸟爱好者刘忠德。后来,他在拍摄玛纳斯河雪景时发现这群“鸬鹚”在芦苇枝头上停落,凭借多年观鸟经验,他意识到这不是普通鸬鹚。普通鸬鹚体重达2千克,怎么会落在苇子上呢。仔细一看羽色也不对,头部暗褐色,这些家伙体型小许多,应该是新发现。

果不其然,细心人总有新发现。原来这个是中国鸟类新记录——侏鸬鹚(Phalacrocorax pygmaeus)。

侏鸬鹚英文名字 Pygmy 就是侏儒的意思,小巧玲珑,其拉丁学名也有这个意思。

观鸟者_20181130_马鸣摄.jpg

冰天雪地,北国风光。气温降低到零下10摄氏度,侏鸬鹚可以留下越冬吗(马鸣 摄)


新疆鸟类新发现,40多只侏鸬鹚出现在新疆玛纳斯河流域(刘忠德 摄)

侏鸬鹚在玛河流域出现,破解了百年之谜。为什么这样说,一百年前在新疆西部是有过记录的(郑作新,1976;马鸣,2001),后来一直没有确认,就没有纳入《中国鸟类分布名录》。这个中国鸟类新成员,容易与普通鸬鹚混淆,这也是我们多年不遇的一个原因。

侏鸬鹚特征:个子小、身子轻、嘴巴短、尾巴长、头发棕、小风头。侏鸬鹚属于稀有物种,狭域分布,从南欧至中亚呈点状分布。相邻的哈萨克斯坦就有少量出没。鸬鹚又叫“鱼鹰”,都是捕鱼的能手。


11月20日,出现在新疆玛纳斯河流域的新成员——侏鸬鹚(刘忠德 摄)

夹河子水库_20181130_马鸣摄.jpg

寻觅一百年,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就是侏鸬鹚的栖息地,有鱼吃,不结冰(马鸣 摄)

上世纪初,俄国人苏基洛夫斯卡娅依据1908年在喀什地区所采集的鸟类标本加以详细整理,发表了《喀什噶尔的鸟类》,其中曾记录过侏鸬鹚这一物种,地点十分模糊,成为关于该物种在中国新疆境内分布的唯一记录。之后百年,各类考察均未确切记录到该物种。这次发现的侏鸬鹚,几乎都是亚成体(当年的幼鸟),有可能是迁徙途中受天山阻挡困在此地。实际上马鸣著《新疆鸟类分布名录》(2011,科学出版社),对这个种已经有记载。重新发现它只是早晚的事。这次新发现原因有二,一是因为近日天气骤然变化而迷了路,二是侏鸬鹚在寻找新的越冬地,也就是种群东扩。侏鸬鹚一下向 “东扩” 了800千米,这是有据可查的(马鸣,2010)。

 侏鸬鹚栖息地_20181130_马鸣摄.jpg

玛纳斯湿地公园附近不冻的泉水小溪,还有一个小木桥,这里是侏鸬鹚的栖息之地(马鸣 摄)

有人说“侏鸬鹚”是迷鸟,什么是“迷鸟”啊?其实就是鸟类东扩!

我们知道迷鸟大部分是候鸟,就是迷失了方向的候鸟。这是一种较为罕见的现象,对于某些物种就是百年不遇。但通过仔细分析已有记录到的种类,它们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分布状况,也不难总结出那么一些规律。最明显的便是几乎所有已知的迷鸟都来自具有迁徙习性的种类,而其中很多个体又恰好是第一年的亚成鸟(幼鸟——年幼无知)。目前认为“迷鸟”的产生主要有以下一些原因:
1)源自正常扩散或迁徙行为,出乎人类的预料,或一直未被发现而已。但就距离而言兴高采烈横向迁移超出了正常的范围;
2)种群繁殖数量增长或是自然的分布区扩张(扩散),导致某些种类出现在了之前没有记录的地方(鸟类东扩现象);
3)受到气候因素的影响,如台风或强烈的寒潮等,迫使某些种类出现在正常的分布范围之外;
4)非正常的迁徙行为,即某些个体在莫名其妙的个性迁徙,或受高山阻隔出现了迁徙方向上的错误。往往它们不是南来北往,而是东西方向,按照地球自转方向飞行,不犯错误才怪呢;
5)人为原因所致,如物种入侵——借着交通工具云游四方。最著名的例子每年的“放生”笼养鸟,一些种类是坐火车或空运到新疆的。如乌鲁木齐的灰喜鹊、相思雀、文鸟和八哥等内地种类的出现,都属于外来物种。国际上还有一个典型案例,原本分布于南亚和东南亚的家鸦(Corvus splendens),通过搭货轮的方便,成功地扩散到了世界各地的许多港口,并在当地安家落户,如同兽类中的褐家鼠,形成了稳定的种群。


侏鸬鹚南欧分布图.jpg

侏鸬鹚很罕见,比较稀有,呈点状分布,狭域物种,这几年发现其具有东扩趋势(马鸣,2010)

 侏鸬鹚降落_马鸣摄.jpg

随着侏鸬鹚在玛纳斯的发现,鸟友们各个摩拳擦掌,在卡拉麦里和博尔塔拉也发现有侏鸬鹚(马鸣 摄)

有录像资料:http://tv.cctv.com/2018/11/26/VIDETGn14LhRpcJJ3rQUZnuq181126.shtml

 参考文献

Cramp, S., K. E. L. Simmons, I. J. Ferguson-lees, et al. 1977. Handbook of the birds of Europe, the Middle East and Africa. The birds of the western Palearctic. Vol. 1,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Судиловская А М. 1936. Птицы Кашгарии. Москва: Лаб. Зоогеогр. Акад. Наук СССР, 1-124.

del Hoyo J, Elliott A and Sargatal J (eds). 1993. Handbook of the birds of the World. Barcelona: Lynx Edicions.

马 鸣,2001,新疆鸟类名录. 干旱区研究,18(增刊):1-90

马 鸣. 2010. 鸟类“东扩”现象与地理分布格局变迁——以入侵种欧金翅和家八哥为例. 干旱区地理, 33(4):540-546.

Ma Ming. 2010. Bird expansion to east and the variation of geography distribution in Xinjiang, China. Arid Land Geography, 33(4): 540-546

马 鸣. 2011. 新疆鸟类分布名录(第二版). 北京:科学出版社. 1-244.  

Ma Ming. 2011. A checklist on the distribution of the birds in Xinjiang. Beijing: Science Press, 1-224.

郑作新. 1976. 中国鸟类分布名录. 北京:科学出版社

郑光美. 2017. 中国鸟类分类与分布名录(第三版). 北京:科学出版社

侏鸬鹚三只_马鸣摄.jpg

侏鸬鹚特征:个头小、嘴巴短、尾巴长、头颈棕、小风头、不怕冷(马鸣 摄)

侏鸬鹚_马鸣摄.jpg

侏鸬鹚飞行,穿梭于树林。天高任鸟飞,出现在新疆,一点不奇怪(马鸣 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48038.html

上一篇:狼真的来了吗?
下一篇:金雕失联——又一个跨国悬案

14 赵建民 杨正瓴 蒋迅 黄永义 张晓良 戎可 吕洪波 刘钢 朱朝东 冯大诚 张叔勇 魏焱明 黄仁勇 刘全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7 10: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