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北极熊与红嘴鸥 精选

已有 3880 次阅读 2018-9-30 10:19 |个人分类:水禽迁徙|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干旱区, 鸟类迁徙, 塑料垃圾, 漂浮, 湿地调查

       今年的鸟类迁徙,好像因为突然降温而提前到来。远远看去,湖面上白色的是红嘴鸥、黄脚银鸥、渔鸥、白鹭,黑色的有普通鸬鹚、黑水鸡、骨顶鸡、白眼潜鸭,灰色的是苍鹭、蓑羽鹤、灰鹤,黄色的赤膀鸭(雌)、赤麻鸭(黄鸭),种类和数量都非常多。看看我们这几天拍摄的鸟类照片、录像和考察简报(见附录),就可以知道个大概。

       候鸟知时节,天凉提前飞。2018年9月末,我们一行三人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南缘的湿地调查鸟类迁徙,我们走访了七八个自然湖泊、水库、沼泽湿地,拍摄了一大堆照片。这是开展全国第二次污染源普查的前奏,建设美丽新疆,无疑是千秋功业。

       当日下午,我们在一个水库遇见一群红嘴鸥、黄脚银鸥、渔鸥等竟然落在塑料泡沫上漂浮,随波逐流,像是在划小船,随风荡漾。这让我想起北极熊被困在浮冰上,真不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新疆是内陆干旱区,这里的水贵如油,与人类生存息息相关:灌溉农田、发展渔业、人畜饮用、调节空气湿度及供水鸟栖息。

       还是放松心情,先来看看精彩纷呈的鸟类迁徙照片吧。

绿水青山乌拉泊(李军伟 摄)

要过节了,大家一起庆祝(马鸣 摄)

青格达湖的鸥鸟(马鸣 摄)

大白鹭亭亭玉立(马鸣 摄)

迁徙途中的鸬鹚、黄脚银鸥和赤麻鸭(马鸣 摄) 

红隼犹相识,别来祥云间(马鸣 摄)

惊飞苍鹭向东去(马鸣 摄)

麻雀虽小亦可爱(马鸣 摄)

江湖鸥鸟不须疑(马鸣 摄)


八一水库捕鱼忙(马鸣 摄)

卧龙岗的大白鹭(马鸣 摄)

污水深处黑水鸡(马鸣 摄)

云雀一曲秋风凉(马鸣 摄)

野鸭负伤池塘中(马鸣 摄)

纵纹腹小鸮对视(马鸣 摄)

鹞子翻身驴打滚(马鸣 摄)

黑頚䴙䴘谁与寻(马鸣 摄)

青格达湖乐悠悠(马鸣 摄)

白毛鸥鸟浮垃圾(马鸣 摄)

湿地围在楼宇中(马鸣 摄)

天山雪域棕尾鵟(马鸣 摄)

垃圾围城恶心人(王述潮 摄)

北极熊与红嘴鸥(右图为马鸣 摄)

 鸥鸟无辜人之祸——就像北极熊一样红嘴鸥也荡起双浆随风漂流划小船啦(马鸣 摄)

三人行满目秋色(李军伟 摄)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塑料垃圾,太恶心了,令人震惊!看到有人开着卡车往湿地里倾倒垃圾,不可思议。绿水青山——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中国梦”呀。鸟类无处停歇,栖息在漂浮的垃圾堆上,很无奈啊。

博格达峰浮上角(李军伟 摄)

附录:乌鲁木齐周边湖群鸟类野外调查简报

       入秋以来,我们对乌鲁木齐市周围湿地(乌拉泊、柴窝堡、盐湖、青格达湖、八一水库、卧龙岗水库、塔桥湾水库、沙山子水库等)进行鸟类多样性监测。在调查区域共调查到11目26科约61种鸟类,其中雀形目种类最多,雁形目次之,都在10种以上;鸥形目约为4种,隼形目为4~6种,䴙䴘目、鹳形目、鸡形目、鹤形目各为2种,鸽形目为2~3种,鹈形目、鸮形目各1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有10余种,分别为大天鹅、黑鸢、棕尾鵟、白尾鹞、红隼、纵纹腹小鸮等。分布型主要以古北型为主,占比为37%,其次是中亚型。居留型主要以留鸟、旅鸟、夏候鸟为主,少量冬候鸟和迷鸟。在调查的鸟类中,数量最多的是红嘴鸥、普通鸬鹚等,达到了几万只,其次大白鹭、赤麻鸭、各种潜鸭、骨顶鸡等也达到近千只。在乌拉泊水库调查遇见9只大天鹅,可以说它们提前到来了。

       调查结果表明,乌鲁木齐市周围不同湿地的鸟类种类和数量存在明显的差异,这主要与其生境的状况、食物资源、水资源的质量(污染程度)、人类干扰等因素等有关。乌拉泊水库的鸟类物种多样性较高(23种),但数量并不是太多。柴窝堡湖主要鸟类为红嘴鸥和渔鸥为主,这与其生境单一有关,不能为其他鸟种提供栖息环境。盐湖不仅种类少,而且数量也极少,这是由于盐湖淡水资源比较少。青格达湖、八一水库、卧龙岗水库、塔桥湾水库等区域周围有大量的鱼塘和养鱼场,且周围有大量芦苇和湿地包围,生境复杂,这些因素为红嘴鸥、鸬鹚、大白鹭、苍鹭、䴙䴘、赤麻鸭、红头潜鸭、白眼潜鸭、黑水鸡、骨顶鸡、渔鸥等提供了丰富的食物资源和栖息环境。鱼塘更是红嘴鸥和鸬鹚的生活天堂,达到了几万只。

       在调查过程中,发现有些水库污染严重,湿地无人保护、水库高密度养鱼、开放娱乐钓鱼等一系列环境问题,这些将会对鸟类的生存造成不好的影响。一些下游水库污染严重,水质极差和含有有毒物质。在这样的水库中养的鱼,被人类和鸟类食用,会造成毒素在体内富集,对人类和鸟类的健康产生不良的影响,更严重可能导致死亡,这些有必要进行特别关注。

(马鸣,王述潮,李军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137941.html

上一篇:为什么要“指驴为马”
下一篇:狼真的来了吗?

17 李学宽 戎可 刁承泰 李由 王述潮 徐峰 董全 周浙昆 王从彦 鲍海飞 宁利中 苏德辰 黄永义 赵克勤 冯大诚 栗茂腾 刘全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4 09: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