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erMaM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博文

感谢信,感谢《新疆兀鹫》正式出版,Vultures in Xinjiang 精选

已有 2350 次阅读 2017-3-18 15:37 |个人分类:兀鹫与秃鹫|系统分类:图片百科|关键词:新疆兀鹫 新书 感谢信 志愿者 形形色色的鹫类

New Work: Vultures in Xinjiang

致谢信,各位朋友:

赛拉艾芙 (张会格 马 鸣) 
以下是《新疆兀鹫》(科学出版社,2017,214页,26.8万字,105幅插图,22个表格,ISBN 978-7-03-051653-4,定价:98元)原著的后记,感谢各位专家、朋友、志愿者的帮助和支持。
鹫类基金项目获得批准是在2012年,短短四五年,不足以深入了解进化了几千万年的鹫类。鹫类面临的问题很多,写作中不免有遗憾。
中国的鹫类有“四多一少”,种类多(8种)、数量多(上万只)、分布省份多(面积大)及存在的问题多;这一少是文献少,就是说关注度低。藏着掖着,不为人知,却不能遮住百丑。食物短缺,这是鹫类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中国,要养活数万只鹫类,需要有蹄类动物的贡献(家养动物约占50%,而野生动物的贡献已不到 30%,天葬可能接近 20%)。
写到这里,底气明显不足,我们不能回答的疑问还有许多。除了鹫类的现状及种群数量,鹫类的进化、分类地位、迁飞动力、繁殖周期、寿命等都不是很清楚,它们会迁徙吗?用九牛一毛来形容我们这本书或我们的知识储备,一点也不为过。国外的研究资料太多,堆积如山,我们都来不及消化。有的时候我们也担心,车轱辘话太多,水分和错误无法避免。如果让机器人(电脑)来写作一本《中国秃鹫》,可能会效率更高、内容更丰富,毫无逊色。
抛砖引玉,特别要感谢国内外的合作者们。项目执行期间,国际间的交流和合作始终没有间断,如我们与德国马普鸟类学研究所(MPIO)(Dr. S. Sherub,Prof. Martin Wikelski,程雅畅女士等)和不丹乌颜·旺楚克保护和环境研究所(UWICE)长期的交流,一些关于利用卫星跟踪高山兀鹫的信息,尚未正式发表就已提前编入到了故事之中。项目组还得到美国底特律动物学会(Dr. Paul Buzzard)、俄罗斯西伯利亚猛禽研究中心(Dr. Igor Karyakin,Dr. Elvira Nikolenko)、蒙古野生动物科学与保护中心(Dr.Nyambayar Batbayar)、英国雷丁大学及国际鹫类专家组《鹫类通讯》(IUCN—Vulture News)期刊编辑部(Dr. Campbell Murn,IUCN Vulture Specialist Group)、全球濒危物种官员和欧亚非鹫类保育项目部(Dr. Chris Bowden,Globally Threatened Species Officer & SAVE Programme Manager)、美国丹佛动物园(Dr. David Kenny,Dr. Richard Reading)、印度埃拉基金会(Ela Foundation)(Dr. Satish Pande)、韩国环境生态研究所(Dr. Hansoo Lee)、尼泊尔猛禽观测站(Mr. Tulsi Subedi and Dr. Robert DeCandido)、西班牙鸟类学会(Dr. David de la Bodega Zugasti)、南非及国际鹫类保护行动计划起草小组(Vulture MsAP,Nick Williams,Andre Botha,Jenny Renell,Larissa Bukharina,Simba Chan [陈承彦],Jeff Lincer,Daniel Pullan,Franziska L?rcher,Grubac Bratislav,Brian & Margaret Sykes,et al.)等机构与专家密切配合和大力支持。
新疆鹫类项目组主要成员和参与者有马鸣、徐国华、丁鹏、刘旭、赵序茅、吴道宁、徐峰、王述潮、陈理、周苏园、邢睿、罗彪、王彦、山加甫、艾孜江、道-才吾加甫、黄亚慧、陈希廷、阿布力米提、张浩辉、那斯甫汗、铁虎(阿尔斯楞)、魏希明、张新民等。本书的分工是这样的:从第一章到第六章是由鹫类项目组成员负责完成,其中第二章引用了首都师范大学张子慧教授关于化石研究的照片和最新文献资料;而遗传多样性与分子生物学进展是由武汉大学赵华斌教授、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詹祥江教授和陈俊豪博士等联合撰写。本书收录了周海翔、邢睿、赵序茅、安静、李莉等的随笔、记事、札记,包括彩色照片和野外日记等。提供照片的作者还有郭宏、向文军、江明毅、田向东、李波、许传辉、张子慧、黄亚慧、殷蕾、杨小敏等。另外,张敬、崔多英、马迈周、蒋可威、李维东、张居农、屈延华、马尧、李欣海、杨涛、张同、张耀东、买尔旦·吐尔干、刘哲青、王尧天(新疆观鸟会)、柯坫华、陈丽(喀什观鸟会)、巴泰、蒋迎昕、郑重、张桂林、吉日格利特、特来、欧日鲁木加甫、吴逸群、张正旺、卢欣(中国鸟类学会)、马强、苏化龙、张国强(阿勒泰观鸟会)、木拉地力、林宣龙、蒋卫、时磊(新疆动物学会)、胡宝文、梅宇(荒野新疆)、陈莹、丁志锋、庭州(肖彦凭)、海鹰、段士民、唐自华等参与了合作和讨论,提供了部分数据资料。科学出版社生命科学编辑部主任张会格等尽心尽力,插图由高小清(封面)、李晓娜、刘垚等绘制,深表感谢。 
挂一漏万,不无遗憾。在最后我们再一次提及它们(他们),是怕被人们忘记了。
作者
2017 年 1 月 27 日除夕之夜于乌鲁木齐
Preferred Citation:
Ma M,Xu G H,Wu D N,et al. 2017. Vultures in Xinjiang. Beijing:Science Press,1-214. 
马鸣,徐国华,吴道宁 等, 2017. 新疆兀鹫. 北京:科学出版社,1-214.

 

青藏高原的鹫类——高山兀鹫(马鸣 摄)

 

形形色色的鹫类——胡兀鹫(马鸣 摄)

 

形形色色的鹫类——欧亚兀鹫

 

形形色色的鹫类——秃鹫(马鸣 摄)

 

形形色色的兀鹫——黑兀鹫(邢睿 摄)

 

中国的8种鹫类之一,白腰兀鹫(拟兀鹫)(邢睿 摄)

 


References

 

MaMing R. and Guohua Xu. 2015. Status and threats to vultures in China. Vulture News,68(1): 3-24.

Ma Ming. 2013. Government-sponsored falconry practices, rodenticides, and land development jeopardize Golden Eagles (Aquila chrysaetos) in western China. Journal of Raptor Research, 47 (1):76-79.

Ma Ming, Dao Caiwujiap, Xu Guohua, Shan Jiap et al. 2013. Why are juvenile Himalayan Vultures Gyps himalayensis in the Xinjiang Tien Shan still at the nest in October? BirdingASIA, 20: 84-89.

马鸣, 庭州, 徐国华, 等. 2015. 利用多旋翼微型飞行器监测天山地区高山兀鹫繁殖简报. 动物学杂志, 50(2): 306-310.

Ma M, Zhao X M, Xu G H, et al. 2014. Raptor conservation and culture in the west of China. Ela Journal, 3(1): 23-29.

Ma Ming, Xu Jie, Mátyás Prommer.2016. An electrocution case of Saker Falcon with transmitter tag in Xinjiang, west of China. Newsletter of China Ornithological Society 25(2): 12-13, 44-45.

马鸣,李莉. 2016. 青藏高原的高山兀鹫与天葬习俗调查.中国鸟类研究简讯,25(1):17-18, 41-42.
Ma Ming and Lee Li. 2016.Himalayan Griffons and celestial burial custom in Tibetan Plateau. Newsletter of China Ornithological Society, 25(1): 17-18, 41-42.

Ma M,Xu G H,Wu D N,et al. 2017. Vultures in Xinjiang. Beijing:Science Press,1-214. 
马鸣,徐国华,吴道宁 等, 2017. 新疆兀鹫. 北京:科学出版社,1-214.

 

天山兀鹫——高山兀鹫(马鸣 摄)

中国有8种鹫类,参与天葬者只有兀鹫(马鸣 摄)

 

另外的信息:

最近,我们在西班牙马德里以南的美丽古城特雷多(Toledo)召开了欧亚非鹫类行动计划研讨会和第二届预防鹫类中毒会议(Vulture MsAP Overarching Workshop | Toledo, Spain, 16-19 February 2017)。

简报:国际组织于2017年2月14-21日参加了在西班牙举办的“保护欧亚非鹫类及行动计划研讨会”。地点在美丽古城特雷多(Toledo)。国际迁徙物种公约(CMS)与西班牙鸟类学会(SEO)及西班牙鸟盟主办了这次会议 。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参与国际鹫类保护行动计划制定会议。到会人员分别来自中国、蒙古、西班牙、德国、英国、意大利、保加利亚、波兰、瑞士、南非、加纳、肯尼亚、尼日利亚、伊朗、土耳其、沙特、以色列、阿联酋、印度、巴基斯坦、柬埔寨等。还有一些国际组织代表,共计40余人。大家讨论了欧亚非鹫类保护行动计划大纲,涉及非洲、亚洲、欧洲和中东4个地区约16种鹫类。讨论的议题包括预防鹫类中毒、栖息地丧失、食物可获得性、电击与死亡、保护与管理、筹资与合作、研究与监测等。 

 

作为中方唯一参会代表,马鸣介绍了中国的情况及保护现状,同时了解国外动向。中国是鹫类种类最多(约8种)、分布面积最大、数量最多的国家。而中国鹫类研究一直是空白,几乎无人介入。与其他珍稀物种一样,随着经济发展,鹫类的处境岌岌可危。特别是西部地区采矿、过度放牧、食物的药物污染、贸易与利用等,给鹫类带来威胁。建议鹫类保护与监测得到足够的重视,中国科学院可以先走一步。 

 
我们竟然就在古堡里开会(马鸣 摄)An International Overarching Workshop to Develop a Multi-species Action Plan to Conserve African-Eurasian Vultures (Vulture MsAP).  The event is to be held from 16th  to  19th  February  2017  in  Toledo,  Spain,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Second  Meeting  of  the UNEP/CMS Preventing Poisoning Working Group taking place on 20th and 21st February. 
 
马鸣等,2017,《新疆兀鹫》专著封面,这是中国第一部关于鹫类专著,全书214页,26.8万字,105幅插图,22个表格,北京:科学出版社(2017年2月出版,ISBN 978-7-03-051653-4)。

 

来自欧洲(VCF)的最新消息:
鸟类中的清道夫,特别是一些种类的兀鹫或秃鹫,对非甾体类抗炎药(NSAIDs)的毒性作用极为敏感,如双氯芬酸(diclofenac),它们可能会无意识地或者意外地从家畜身上吞食而产生二次中毒。在20世纪90年代印度次大陆的鹫类种群发生了灾难性的死亡。超过4000万只秃鹫死亡,或占有99%的种群数量死亡,有几个物种濒临灭绝。这种巨大的死亡率是由于消耗的牛胴体与残留的双氯芬酸(治疗痛风)。后来估计,这种死亡事件可能是由仅仅0.8%的牲畜尸体含有双氯芬酸残留。
2013年,科学界和保护界对一些欧洲国家(包括西班牙)使用双氯芬酸的做法感到失望。这种情况是吃腐肉的鸟类保护的严重风险,尤其是对伊比利亚半岛,拥有欧洲秃鹫数量的95%。 
鹫类基金会(VCF)一直在共同领导、宣传和沟通,努力禁止兽药双氯芬酸使用,并已参与了一系列举措,意义凸显。欧盟的欧洲医学机构认可双氯芬酸带来的秃鹫在欧洲的一个显著的风险,但并未要求禁止使用。因为它没有进入由于双氯芬酸欧洲秃鹰死亡的药物或特定情况下使用现状的调查和认识。因此,我们很高兴宣布一项新的研究项目的开始,该项目旨在确定这种兽药在西班牙和葡萄牙的使用和影响的真实程度。 
这个项目,由莫里斯动物基金会资助的一个非营利组织,投资于研究,促进动物的健康,包括野生动物,是由一队西班牙和葡萄牙(Aveiro大学)的机构,以及在明尼苏达大学猛禽中心(美国)。它将研究暴露在伊比利亚半岛的双氯芬酸和其他抗炎药物的情况。本研究旨在探讨这些药物的残留和毒性的存在,在伊比利亚的鹫类生存状况,并检测这些药物可能存在的家畜饲养在受控的辅助喂养点的尸体。此外,风险分析,最终采用现场数据和信息通过兽医和负责禽食腐动物补饲点人员调查收集,评估这些药物的使用,他们可以对伊比利亚秃鹫种群的影响。 
该项目的结果将提供关键的信息,为西班牙兽医当局谁使用这些药物的监管,这已被禁止在亚洲各国自2006年以来,并告知他们未来的决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48045-1040201.html

上一篇:新年的屠杀——还有谁在消费野生动物?Kill in new year.
下一篇:清明时节大雪纷纷,天山深处天葬习俗,没有恐惧,只有敬仰

18 李俊 喻海良 刘全慧 张珑 罗民 张波 方立明 戎可 王德华 李东风 甘辉 武夷山 史红全 杨正瓴 张云 biofans aliala lianghongz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7-28 06: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