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中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ngjiping

博文

女儿的一句话使我难受了一个月

已有 7635 次阅读 2013-11-22 08:16 |个人分类:故事感想|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女儿的一句话


女儿的一句话使我难受了一个月



蒋继平

20131121



今年8月下旬,女儿结束了她在以哈佛等四所名牌大学联合建立的一个实验室的两个月暑假实习后,在回学校去之前, 回家看看我们。

在一次晚餐上,女儿认真地问我:“爸爸, 我记得您是国家派出来读研究生的,是不是?” 我在惊奇之际, 立即实事求是地回答:“是的。”并且立即条件反射地问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她带着天真的态度继续回答我的问题:“因为在我暑期实习的实验室中,也有一些来自其他国家公派的研究生, 这些人都说他们在完成学业后,必须立即回国,他们也认为应该立即回国。在我看来,他们的想法和做法是对的, 公派人员当然应该回国服务,要不然, 国家不是亏了吗?”

女儿的这句话从侧面指责了我不回国的做法是不对的。这使我产生了一种背信弃义的愧疚感, 内心一阵悲痛和内疚。

听了女儿的回答,我觉得心里有愧,同时也感到不管怎么说,也无法证明我当时不回国的做法是合理的和对的。不过,面对女儿那种认真的态度, 我觉得很有必要跟她做一些适当的解释,以便她能够理解父亲当时做出这种选择的历史背景和特殊情由。

因而,一向非常沉默寡言的我, 尤其在吃饭时不喜欢讲话的一个人,却一反常态,非常严肃认真地和女儿谈起了20几年前的那些难忘岁月。

为了使我的讲话能够引起女儿的注意和认可,我首先问她是不是还记得19968月份在北京的那一幕。她说, 她当然记得。 然后我们一起回想起了那个终身难忘的事件。当时我因为食物中毒得了急性肠胃炎,体温降至34度,被救命车送进中日友好医院的急救病房,我在半度昏迷中连续挂了十几个小时的滴灌。 当我在中午12点醒来后,立即想到我们的航班在下午5点左右要起飞,没有得到医生的同意, 我自己拔下了手臂上的针管,立即叫来医生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到旅馆,在妹夫妹妹的帮助下,带着六个大大小小的包和一个不到三岁的女儿,急匆匆地直奔北京国际机场而来。 到了机场安检处,妹夫妹妹不能进去, 而且安检处的工作人员在检查我们的护照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就让我们进去了。 进了安检处的我一个人要照顾一个小女孩和六个包裹,包括三个非常大和沉重的行李箱。 在拥挤的人群中,我们按规定排着队,轮到我们签票时, 那个服务员却说女儿的签证已经过期,不能登机, 需要补办签证。 当时, 我已经24小时没有吃任何食物,凭着平时练成的坚强体质,强忍着食物中毒和急性肠胃炎造成的伤痛,只希望早一点回到美国进行及时的治疗。我在毫无其他选择的情况下问那位服务员,如何和在哪里可以立即办理签证, 她说就在机场里面,只要交上5000元人民币就行了。我身上没有带这么多人民币,幸好我的妹夫妹妹还没有走远, 我请他们为我支付了这笔钱。在办理这些手续时, 女儿被迫与我分离, 由一位机场女工负责照顾。这是女儿第一次在拥挤的人群中被一个素不相识的带走。女儿哭着要找爸爸。

这次事件给女儿的幼小心灵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现在重新和她谈论这个事件,只是希望她能理解爸爸当时面临的一些特殊背景。也借此让她知道中国的国情与其他国家不一样。听到这里, 她妈妈立即插嘴说: “要是爸爸当年读完学位立即回国,那么今天就不会有你在这里问这个问题了。”女儿不懈地问:“为什么?” 她妈妈立即回答说:“因为中国实行一胎化生育政策,我们已经生了你哥哥, 要是回到中国, 就不能生你了。当时为了做好回国的准备,妈妈在生你之前曾经在美国进行了两次人工流产。这样做甚至是违背美国法律的,不过, 当时我们还不是美国公民, 所以, 不受美国的法律限制。”

我继续接着她妈妈的话说:“除了这些国策的不一样外,还有许多你不能理解的社会实情。比如说, 当时和我一起在同一个系读硕士的巴拿马人,他和我一起获得了硕士学位, 当时不管从那方面讲,在才能和学识上他不会比我强。这一点可以从学校的教授们对我们两人的态度上看出来。系里的教授们很认真地要我继续读博士,还积极地为我申请洛克菲勒奖学金。 但是, 他回到巴拿马两年后,就当上了巴拿马国立大学的校长。 要是我当时也立即回国,两年后恐怕连个系主任也选不上。 在中国, 人际关系很重要,没有人际关系, 或者不懂得搞人际关系的人,一般没有发挥才能的舞台。 ”

这次晚餐,我们谈到了很多东西, 女儿也从我们的对话中对中国的特殊国情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跟女儿强调的是: 父亲当年不回国的做法确实是不对的,是违反道义的。 所以, 父亲一直以来总觉得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中国人民。但是,父亲是一位诚实善良的人,做出这样的选择,必定有其难言的苦衷。这也许是许许多多跟父亲一样公派出国而选择留在美国的中国学者的共同难以割舍的纠缠情节。

总之,女儿的这句不经意的问话, 重新激起了我心中那些挥之不去的纠缠情节。从那次谈话后, 我内心一直闷闷不乐。因而,我从826日就停止写博,把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全部花在健身房和游泳池里。在这种几乎炼狱般的自我体罚下,慢慢地调节心态。 大约一个月后, 心情终于恢复正常,又恢复写博,希望能够为中国做点有益的事,以补偿不回国而欠下的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3132-743704.html

上一篇:奥巴马为林肯蓋茲堡演說150周年纪念活动起草的手写稿
下一篇:女下属向我报告她怀孕了
收藏 分享 举报

58 温世正 陆俊茜 陈永金 李世晋 孙启高 陈沐 郭文阁 吴飞鹏 廖晓琳 张忆文 陈楷翰 赵美娣 王国强 邱嘉文 强涛 王春艳 陈希章 赵帅飞 姚小鸥 黄秀清 熊李虎 武夷山 周公朴 贾岩岩 孙平 刘进平 罗德海 薛宇 邢志忠 陈智文 郭嘉琳 丁邦平 蒋永华 吴明火 杨顺楷 吉凤宝 张焱 陈小润 马建敏 徐长庆 刘广明 任胜利 罗帆 刘淼 赵星 赵序茅 刘敏 zdlh nile1973 zhangcz07 anran123 rosejump happyspoon zywsy2010 lbjman yunmu aliala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9 01: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