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中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ngjiping

博文

我和博士论文委员会三位教授的一些往事(7)

已有 2234 次阅读 2013-11-20 08:2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论文,委员会,导师| 论文, 导师, 委员会


我和博士论文委员会三位教授的一些往事(7

---John Menge 给我的印象



蒋继平



John Menge 是一位典型的白人。我到UCR的时候,他已经是正教授。他的专职特长是真菌学,尤其是森林病理学和土壤真菌的病害。他对柑橘(Citrus)和鳄梨(Avocado)的病害有比较深入和全面的研究。因而, 他获得了[Avocado Society Man of the Year, 2000]的荣誉称号。

John Menge 教授担任UCR植物病理系研究生的一门真菌学(Mycology)课程。我与John的真正接触是从上这门课开始的。

我发现John教授体形很肥胖,是这个系最胖的人。据说他是原来学校的橄榄球(American Football)运动员。后来当了教授, 没有很大的运动量, 体重就明显的增加起来。John的脸上总是带来充满善意的微笑,让人觉得非常亲切可爱。 即使在学生犯有明显的错误时,John 也不会发脾气责备学生。而且他在说一些稍微重的话之前, 他自己的脸就先红起来。John 的这种温和性格,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在我后来的人生中,我总是希望自己也像他一样, 遇事能够心平气和地对待之。

John教的这门真菌学课程,必须到野外进行标本的采集。他带着我们几个研究生来到亚利桑那州(Arizona)靠近大峡谷的原始森林中。在大约两个星期的野外实习中,他对每个学生非常关心。他自己在森林中采集一些营养非常丰富的蘑菇,将蘑菇洗净后,除掉根茎, 将火腿肉加在中间, 用蒸笼蒸好后让我们吃。这种味道非常好。 他利用周末的时间带我们去看大峡谷的天然风景,让我们见识大自然的伟大力量。

除了这门课程中的直接接触外,我与John的真正接触是我为他的这门课程担任一个学期的助教(Teaching Assistant)John选我做他这门课的助教主要是出于两个原因,一是我在上个学期已经学过这方面的知识, 所以,有这方面的经验和知识, 二是我拥有洛克菲勒奖学金,我为他当助教不用他花钱。 因为是研究生的课程,我只要帮John准备好实验室的各种材料就行了,不用上课和批作业。我们的合作还是比较顺利的。

John教的真菌学对我们中国学生来说是非常难的课程,其难的地方主要是真菌形态和颜色的描述方面。这些专用术语用英文确切地表达出来, 对一个中国学生来说,确非一件易事。 因而, 我在博士资格考试时没有选他作为五人之一。但是,我对他的个性非常有好感, 所以,我选他作为论文委员会三人导师之一。后来我能顺利获得博士学位,看来与我选人的策略还是很有关系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3132-743230.html

上一篇:转基因食品的命运(2)转基因大豆
下一篇:人才计划更应该从青少年身上下工夫
收藏 分享 举报

4 王振亭 刘玉仙 刘进平 crosslud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2-24 17: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