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水.熵.复杂性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xw 张学文的文章,涉及气象、水分、熵、统计、复杂性、一般科学等

博文

周可真老师议论到了个敏感的大问题

已有 3479 次阅读 2009-2-13 12:44 |个人分类:一般科技.2.|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学, 原始创新

周可真老师议论到了个敏感的大问题

基于对周可真老师的“民科取代官科是科学原创的必由之路”的讨论,12日引了另外一个问题“中国科学是否存在原创性成果”。我认为这是大而敏感问题。

说它大而敏感,是因为每年国家拿出上千亿支持科学发展,而中国科学界所能做的仅仅是部分跟踪或者全面跟踪国外新研究方向,做一些补充性的研究,如国外已经发现了100万物种,我们也在中国某处发现了第100万之外的一个物种。如别人已经把科学准确的切成为3000领域,而且每个领域有10万篇文章,我们再在该领域内也发表了10,或者100篇文章由国家出资维持的“中国科学”的这种局面,国家领导人,如国务院总理,知道吗?中国大众知道吗?他们认可吗?他们坦然接受这个局面吗?这难得就是今天中国在世界上的所谓科学地位吗?而且也只能是、永久是这种局面?而且..而且请大家别过问这个问题,最好是大家对此“不知道”?

我远在乌鲁木齐,没有显微镜或者望远镜去细看中国科学界,老师对我国科学没有原创性的认识究竟是污蔑了中国科学,还是点到了痛处?

老师在承认袁隆平的实际贡献的同时,认为他在理论上没有创新,国家給两弹一星研究制造者特别奖,但是那也是跟踪模仿性的工作。大家尊重王选,但是他也仅是把印刷电脑化这个新时代的清楚问题中的汉字印刷电脑化完成了有人说王元的自动化证明数学定律也不是中国人首创

老师从哲学角度研究了这个形成局面的哲学原因。我们自然应当领教。政治家关于创新的号召,我们自然高兴。但是

我只能说自己倾向于认可老师的这个论断。而我感到这与我们科学界的社会环境有关。即科学界上层对科学原始创新存在着压制。政治家号召创新,哲学家告诉我们思想方法,但是这些都与科学领域的具体工作者隔着一层,这就使科学领域的创新难立足。在这种局面下,你请比钱学森更大的海龟回来,也解决不了问题。科学界需要改造科学领域的社会生态土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24-214800.html

上一篇:为什么2009年1月乌鲁木齐多雾?
下一篇:新疆存在着头重脚轻的空气?

6 张志东 刘玉平 杨秀海 唐小卿 iwesun yinglu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3 04: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