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QWangIoP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QWangIoP

博文

纪念父亲去世12周年

已有 871 次阅读 2020-4-16 08:34 |个人分类:人生感悟|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2008年农历325日,父亲在刚刚过完56周岁生日4天后,不幸离世。至今天,父亲离开我们已经整12年了。这些年无数次梦见和想起父亲在世时的情形,悲欢惧喜交杂。父亲刚去世的时候,经常做梦梦见和父亲在一起,突然醒来心里怅然若失,非常悲伤,也有些害怕。以至于,有一段时间都不敢去看父亲的照片,把电脑里所有父亲的照片都删了。现在却经常想看看父亲的照片,却遗存很少,只有姐姐从胶片相片影印的寥寥两张,为此非常后悔。我从2010年博士毕业,一直在海外和南方游学和工作,很少回老家,然而每次回老家去父亲坟前祭拜,总喜欢跟他聊聊天,给他汇报一下近年自己取得的一些进步,也会跟他唠叨一下自己遇到的困难。我在外面学习和工作期间,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因为相隔千里,他们也没有办法提供帮助,徒增烦恼,干脆就不说了,所有的困难和挫折都放在心上也是促进自己成长的过程。父亲去世后,每次去他坟前,我反而没了顾虑,把最近发生的喜事和担忧都跟他唠叨一下,感觉从未有过的亲近,所以每次去祭拜父亲心里都感觉无比踏实,也祈望父亲在天之灵可以保护我,给我力量。

父亲没怎么上过学,大约只是小学三年级知识水平,但是五十年代的小学其实也无法学到什么知识。但他账口很好,经常教我们一些速算方法,也会写大部分生活中遇到的字,平时会做些小生意,印象中我小时候每年过年他都会趸一些花生、瓜子、糖什么的年货去集上卖,补贴家用。我经常跟他去赶集,所以很早就会用杆秤了,上初中时在假期就可以独立去做些卖菜的小买卖。父亲有时也会做些其他日常生活用品的小买卖,但是这些事情都没有做大,仅够补贴家用和供我们姐弟三人上学。我和姐姐后来回想这些事情,认为主要是因为父亲文化知识比较少,认识不够,也不太敢做大生意。这也可能是父亲一直鼓励我们姐弟三人努力学习的动力。

父亲虽然没怎么上过学,但年轻的时候据说很文质彬彬,算命先生还曾经说他至少是个会计文员什么的,然而他的工作基本和文员没有关系,这也导致他以后从来不信算命这一套。父亲生活哲学中很大的比重就是要努力。记忆中,父亲生前几乎整日辛苦工作,平时在建筑工地打工,总是负责最累的拌水泥和运砖的工作。农忙的时候也是家里绝对的顶梁柱,秋收的砍玉米秸秆、夏忙的割麦子和小麦脱粒都是由他负责。我记得自己78岁的时候,还没有联合收割机,每年农忙全家总动员,非常累,我们累了就要求停下来休息,但是父亲很少苛责我们,他和母亲会坚持把所有事情做完,有时也会给我们讲讲他少年时的“英勇事迹”激励我们。

父亲和母亲经常教导我学习要努力,还强调要博学。小时候,只要是生活之所及,他们都希望我学会,经常跟我强调只有知识是属于自己的,是别人抢不走的,所学内容包括盖房子如何拉线确定直角、打地基时怎么跟别人合作打夯、甚至缝纫技巧等等。现在回看,父母的这种教育方式对我影响很大,我很喜欢跟年长有经验的人聊天,可以学到很多知识和经验,记得有一次大学放假回家,坐火车时,对面是一个南方的生意人,跟他聊的很好,感觉南方人做生意很在行。儿时的经历也让我对很多事情都感兴趣,并且能够发现其中的关联,但很难对一件事情专注特别长时间,比如我从来不会打游戏上瘾,而打游戏上瘾是学生时代很多男生难以逾越的困难。但上大学之后,尤其是读研究生后,我开始有意识地锻炼自己的专注力,因为只有专注才能对未知问题认识地更深刻,这也是做研究工作需要必备的素质。

父亲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所以他的几个好朋友都有点耿直。平时阴雨天,没法出去干活的时候,经常有他的小伙伴们来家里聊天,有时母亲也会给他们炒几个小菜喝上几盅。我作为家里的男孩子,也经常参与,听他们大人聊天很有意思,但是很多都听不懂,所以经常打断他们问问题,他们有时会觉得我的问题太多了,有点烦。父亲很实在,也是热心肠,很多人都信任他,喜欢跟他打交道。记得小时候有几个叔叔和哥哥家里急需钱,都会找他帮忙,我家能借的他就直接借给人家;我家如果没有,他经常是帮人家去跟其他人周转。所以,父亲去世的时候很多乡亲都来帮忙,我们也很感激。

父亲很爱我们,爱地很深沉,父亲的爱从来不是挂在嘴边的。我记得大姐好像在三四年级的时候有一次跟一个同学打架受了欺负,姐姐那个同学刚好是父亲堂哥家的孩子,父亲上门去说理,没想到对方仗着年长不讲理,父亲吵不过,跟对方打了起来。但是对方兄弟两人,父亲双拳难敌四手吃了很大亏,两家也因此很多年互不来往。一直到父亲去世的时候,一个叔叔出面才将两家的矛盾解开。父亲爱我们更是体现在支持我们上学,小时候父母经常跟我们说,只要我们好好学习,砸锅卖铁也要供我们读书。所以,即使在很艰难的环境下,两个姐姐也都考上了师专,而我则一路读到博士。这完全归功于父亲和母亲无私的爱和无限的支持。我2005年去北京读研究生,第一个学期期末生病发烧住院,持续了近两个月。父亲和姐姐轮流来北京照顾我,记得当时每天傍晚开始发烧,经常达到39度多,用了很多方法也不能退烧,医生做了很多检查也无法查出原因,最后差点要做脊椎穿刺检查是否是白血病,后来都用上了血蛋白,才逐渐好了起来。期间父亲一直尽心照顾我,每天从医院食堂打了饭,把好吃的都留给我,希望我补充营养,自己只吃米饭就咸菜。那次生病花了近两万元,学生医保和中科院研究生院报销了很大比例,我们个人承担只有两千左右,父亲感觉有些欣慰,似乎感觉到我上了这么多年学终于有了“铁饭碗”。父亲生病后,还惦记我将来工作后买房子的事情,父亲很少在我们孩子面前承认自己的弱点,有一次我们俩一起给农田浇水的时候,他有点愧疚地说咱家也没什么钱,你以后留在城里工作买房子家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当时宽慰他没必要担心这些,车到山前必有路。其实,我当时心里也担心这个事情,根据当时博士毕业的工资水平根本无法承担北京的高房价,不过我的性格是碰到无法解决的事情可以选择无视,努力做好当前的事情,重在积累,等有条件了再逐步解决。父爱是沉重的,那几年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父亲很少跟我们聊,他默默承受了很多压力,这也可能是他得病的重要诱因。

父亲比我大30岁,巨大的年龄差距和我漫长的求学生涯,使得我还没有参加工作,他已经去世了,基本没有享受到培养儿子成功的喜悦,这也是我最大的遗憾。父亲一生兢兢业业,虽然没有获得宏达伟业,但将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孩子和这个家;他不善言辞,但对儿女的教育中不失温情。我们跟他学会了坚毅,学会了待人真诚,姐弟三人都辛勤努力,做事情踏踏实实,虽未大富大贵,但也足以温饱。他的精神将在孙辈中传承。

寥寥文字纪念父亲去世十二周年,祈愿父亲在天之灵保佑母亲和我们一家人安康。

 

后记:很多年了,每逢清明或父亲忌日,我都想写点什么,但一直未能成笔。今早母亲提醒快到父亲忌日了,我才恍然发现已经过去十二年了。今天中午写了一点与父亲相处的点点滴滴,聊表纪念。新冠病毒疫情期间无法回家祭拜,惟愿逝者安息,生者努力!

 

王军强

于宁波

2020年农历32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2254-1228600.html

上一篇:家庭小实验科普——自制次氯酸钠消毒水

3 武伟伟 冯圣中 郭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9 13: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