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ngzq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angzq

博文

我的澳洲老师Patricia

已有 2677 次阅读 2013-12-11 21:22 |参赛分类:留学生涯|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我的澳洲老师Patricia

        回国已经数周了,可是在Adelaide机场与Patricia最后分别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一位高个子的中年澳洲女士,在众目睽睽的候机大厅,任凭泪水在化了妆的脸颊上横流,挨个拥抱她的十一位中国学生。 
       
离别的前一天,我们十一人集体去课堂上与大家做最后的告别。全班三十三位同窗在南澳大学共同生活学习了四个多月,一旦分别的日子到了,伤感总是免不了的。我本来设想,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然后正常上课。我还想听完Patricia的最后一堂课。可是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却让人始料不及,一位女同学开始哭泣,瞬间影响了一大片,整个教室顿时笼罩在离别的悲伤气氛之中。Patricia中断讲课走下讲台,与我们就要回国的山东交通学院的十一位学生握手告别。我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强忍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快步迈出了教室,同时听到了Patricia哽咽着说“明天我到机场为你们送行”。 
       
告别大学时代许久了,多数同学也已人到中年。为了提高英语水平,当我们第一次踏上澳洲的土地时,还是受到了来自传统文化差异的强烈冲击。再加上澳大利亚英语与我们学习了多年的美式英语、英式英语有所不同,无论是日常的生活还是语言的学习,我们都面临诸多挑战。主讲教师Patricia适时地进行疏导,耐心地说服解释,做了大量的教学以外的额外工作。针对我们都是来自国外的成年人,她告诫同学们:“千万不要同澳大利亚人睡觉,艾兹病是十分危险的。”她还警告我们走在海滩上不要打赤脚,以免被吸毒人员丢弃的针头刺伤。课堂上讲这样一些内容的话题似乎不雅,但谁都不能否认,这是一位对学生具有强烈责任心的教师发自肺腹的忠告。她还教导我们如何与澳大利亚人交流,如何处理生活中的矛盾,外出遇到坏小子的挑衅怎样应对。同学们的大事小事,Patricia都挂在心上。一次她感觉到同学们的情绪不对劲,便追根求源弄清楚。原来我们居住的楼层按照客房经理的要求作调整,有些同学被安排到条件较差的下层,由于时间太紧,大家忙于搬家,再加上有点不满的情绪作怪,上课时精力就难以集中。当天夜间她老人家就跑去质问管理人员,为何要她的学生换房间,以至于严重影响了她的学生的学习。对方非常重视Patricia反映的情况,答应一定请示老板尽快妥善解决。她经常开玩笑地告诉我们:她就像一只老母鸡,而我们三十多位学生就像她身边的小鸡。尽管我们这批学生中有好几位比她还大好几岁,但大家仍然口服心服地接受,没有一丁点儿异议。 
       Patricia
的工资是按教学学时计算的。可是每周星期三的晚上,她都与丈夫开着那辆二十多年的老吉普,冒着一旦熄火就有可能发动不起来的风险,驱车从郊外数十公里远的家里赶来,与我们一起观看英文版的影片,这是由她提议增设的学习项目,要知道这是没有报酬的义务劳动。我对她讲,你完全没有必要每个周三的晚上都赶来,而且风雨无阻。她平淡地说:“我只是要确定,你们是否观看了影片,观看效果如何。”我曾经阅读了她对几位同学的结业评语,我发现她把每一位学生的闪光点和特点都记录在案,决不雷同。她坦言,为了赶写教师评语她工作到深夜。而这些工作都是不计入报酬的,即便是马虎一点,也说得过去,可是她却一丝不苟。 

       她出身清贫,幼年时对个别英文字母的发音存有困难,小学的老师便武断地认为Patricia智力有问题,并奉劝妈妈把年幼的Patricia送到专门的残疾学校就读。但是妈妈坚信自己的女儿智力正常。倔强的妈妈带着女儿四处求医,最后一位神奇的医生告诉妈妈可以用唱歌的方法纠正小姑娘的发音。妈妈日复一日地教女儿唱歌,一直到Patricia能够克服发音困难。这样一段不平常的经历在她幼小的心灵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她动情地告诉我,之所以直到今天仍然对学习新的语言动力十足,就是想证明自己对于语言的学习能力不比别人差。经过多年的奋斗,她最终拿下了悉尼大学的博士学位。 
       
我们的主讲老师还称得上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她曾经独自一人骑自行车游览印度,出于好奇,Patricia在途中吸食了当地人免费提供的毒品大麻,于是她眼中的太阳变得出奇的大,呆坐在那里一直等到太阳落山。她讲,正是印度之行,立马帮她戒掉了吃猪肉的习惯,因为她目睹了猪们的“饮食起居”,令人“刻骨铭心”。Patricia还曾骑着摩托车,三周行程四千多公里,足迹遍布北澳大利亚洲,安全返回驻地时在家门口发生了交通事故。身体尚未痊愈,她便拖着打满石膏的伤腿登上了一艘远洋货轮,以打工为代价,换取免费周游欧洲和香港的便利。一位年青姑娘与一帮到港口就下船酗酒找女人的大老爷们儿混在一起,让人想起来就后怕,这些到嘴边的话我思考再三没敢问她。她掌握九种语言,而且还是一位教学经验十分丰富的语言学专家。她曾掌控着一家教授英语考试方法的网站,并且办得红红火火。她学习过跆拳道,练过空手道、柔道和中国武术。她参与设计了她家那栋二层楼别墅,大多数亮点尽是她头脑中的“火花”。她还创意制作了以土族音乐为基调的心理调节光盘,正筹备推向市场卖个好价钱。Patricia总是精神抖擞,充满信心,勇敢地去面对一切。 
       Patricia
不仅对中国充满好奇,而且对中国对我们十分友好,她与我们这一批来自中国的学生感情至深至厚。我记得她对我们的评价是:山东的学生学习刻苦,待人真诚友善。Patricia练习中国武术,笃信中医中药。她曾自豪地介绍,她的武术教头在中国少林寺进修过,有照片为证。她还邀请全班三十多位同学到她家聚会,她与丈夫亲自下厨为我们准备了一大锅烧牛肉。就是为了与我们聚会,她还破费近六百澳元专门购买了一台崭新的烧烤机为我们烤海鱼烤鸡腿。三十多个人在她的家里折腾了一整天,当夜幕降临时夫妇俩又执意亲自送我们到火车站。更令人感动的是当我们乘坐的火车驶经她的家园时,我们的这位先生又手拿电筒站在夜幕笼罩的后院对着我们的火车不停地挥动,为得是让返程的同学们看到夜幕中她后院的灯光。次日,当她兴奋地告诉我她的得意之作时,我竟然傻乎乎地实话实说“没看见”。说实话,我们谁也不曾想到,忙活了一整天的她深更半夜不休息,还会跑到后院对我们发“信号”,我们压根儿就没有要透过车窗观看夜幕的意识。 我也真心的后悔,直骂自己反应迟钝,干嘛不编织一个美丽的谎话? 
       
最后一堂课,我们山东的学生与她告别,她热泪盈眶。第二天一大早她又执意赶到机场为我们送行,而且每人都得到一枚她精心挑选的澳洲雨花石作为纪念物。她告诉我们,这些晶莹剔透的小东西被放在她的窗台上经历了日晒雨淋风吹,融进了澳洲的精华,我们看到它就会想起Adelaide,想起Australia。她一边流泪一边拥抱她的每一位学生,我看到在场的女同学和一些男同学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动情的泪水。回国的第三天,我就收到Patricia老师两封长长的email信件。她说她已经计划中国之行了,并且忧心忡忡山东泰山的六千多级台阶是否吃得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1178-749047.html

上一篇:亲情与热情———赴澳大利亚学习有感
下一篇:布置最后一次作业
收藏 分享 举报

6 谢蜀生 刘进平 梁爽 DXY1234 happylittlejoe tam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5 08: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