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不择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jwang989

博文

论文的五种数字化开始 精选

已有 2798 次阅读 2021-7-16 16:14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近年来审稿数百篇,参读的文献更达数倍之多,逐渐摸索出门道:从论文引言就能鉴别稿件质量,更能揣摸出作者的写作意图。当然,我不会因此就断然取舍,毕竟写篇论文不容易,更何况很多人还困扰在写作焦虑症和投稿焦虑症之中。引言是论文的发端,旨在交代论文所研究问题的来龙去脉,引导读者进入研究主题。总结所见引言,论文的由来大致可分为四类:从0开始,从1开始,从π开始,从i开始。

从i开始的论文最多,大约占到七八成。i在数学中表示负1的平方根,是虚数的基本单位。从i开始的论文正像虚数一样,看似交代了论文研究的来龙去脉,其实如同没有说,甚至通读全文都弄不清楚作者到底认识到了什么,要阐明的是什么。i类论文的引言要么像模像样地罗列一些前人研究,然后话题一转就硬说某个领域研究较少,算是确定了研究空白,变成自己的研究问题,其实知网一下就会发现所谓的空白已有不少文献,至多是研究对象或地域不同,说白了就是抄作业,整个引言就是虚晃一枪,就是一个i;要么东拉西扯,写下一大堆研究对象的重要性,最后话题一转,称要分析研究对象存在的问题,提出对策,其实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没事儿找事儿,与i无异。这类从i开始的论文,无一不是为完成额定论文任务而作,纯属“要我写”,严格说来都不是合格的论文。不过,其中不乏带些亮点的稿子,虽然缺乏学术价值,作为资料积累,不妨立此存照。

从π开始的论文数量也不少,约占一两成。π在数学中代表圆周率,是一个著名的无理数,小数位连绵不断,而且毫无规律。从π开始的论文引言,拉拉杂杂,啰哩啰嗦,焦点就是集中不到一起,正像π一样,说不清道不明,漫无边际。最后不得不强行打住,称自己要研究什么什么问题,为某某业提供科技支撑,云云。很明显,这类从π开始的论文作者确实有观察有思考,一方面其涉及的研究课题太大,过于复杂,作者的思绪还没有走出迷雾,另一方面,也是占主导地位的驱动力,是要完成额定论文任务,大多失于笼统空泛,学术价值也不是太大,可取之处是指出了一个迷雾中的研究问题,一个蒙着面纱的美人。

从1开始的论文数量不多,约占半成。这类论文的引言清晰地说明了研究问题的来龙去脉,在前人开辟的道路上确定了论文的出发点,从而推动研究向纵深发展。例如一篇关于植物抗冻保护膜的论文,引言首先称纯净水过冷而不结冰,一般水结冰是因为冰核的存在;其次介绍有些细菌作为冰核诱发植物组织结冰而受冻害;进而称有一种抑制冰核细菌的保护膜,从而引出论文的研究问题:保护膜效果如何。这样就自然而然地确立了论文核心,接下来从试验设计到结果分析,再到结论,一切都水到渠成。很明显,从1开始的论文作者都是受过正规和严格训练的研究人员,写作中规中矩,其写作动力是尽职尽责分享研究成果,即使有一些完成额定论文任务的考虑,所占成分也不大。从1开始的论文,有时会写得平淡无奇,但是,白开水最解渴。

从0开始的论文,凤毛麟角,笔者所审不超过十篇。从0开始,就是从无到有。这类论文的引言,三言两语描述清楚研究问题,或是生产中的难点,或是有趣的自然现象,接下来的论述都是作者的细致观察和深思熟虑。笔者刚刚审过的稿件就是典型的从0开始,其引言开篇就称蛴螬是草坪地下害虫,发生普遍,接着就交代自己发现蛴螬危害呈斑块状,总结出草坪受害斑块的诊断技术,提出快准狠防治措施,像中医高手医治疑难杂症一样,对症施策,手到病除。文稿中有些地方用词模糊,语义不清,QQ询问,作者不仅回答准确,更是常常举一反三,带出更多观察资料,从而不断丰富稿件内容,甚至带来质的飞跃。总之,与论文作者交流非常顺畅而跌宕,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令人享受无比。反观那些i类、π类论文,尤其i类稿件的作者,总是答非所问,交流半天都得不到所需的东西,甚至被作者带进沟里,跌得鼻青脸肿,令人火冒三丈。从0开始的论文,引言中参考文献不多,即使有也不免牵强。毫无疑问,从0开始的论文作者来自生产第一线,是些非常敬业的技术人员,其论文写作是“我要写”的结果。这些兢兢业业的技术人员主要关注的是生产难点和新奇现象,很少系统地研读文献,研究过程缺乏严谨的试验设计,没有翔实的数据和扎实的理论分析,写作上也常出现一些词不达意的硬伤,弄不好就会明珠暗投,惨遭拒稿。

现在看来,还应该存在第五类论文,套用老子《道德经》的话:“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具体说来就是从0经1开始,实现途径就是结合生产一线技术人员和专业研究人员,各扬其长,各避其短,在实践中发现问题,清晰描述问题,结合系统的文献研读和观察思考,脚踏实地触及突破点,提出猜想,设计试验,研究完善后撰述成文。

i类、π类论文都出于“要我写”,多多少少都染些标签效应,作者被贴上科研人员的标签,不由自主地要努力使自己像个科研人员。1类、0类论文都出于“我要写”,深深打有自我实现的烙印 ,渴望研究成果得到社会承认,写作过程虽然充满置身产房一般的痛苦,只要婴儿呱呱坠地,就是我这个审稿人也会被喜悦浸没。从0经1开始的论文,可遇不可求,只要遇到,我会摆酒痛饮,一醉方休。

2020年7月16日行草于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631-1295759.html

上一篇:腐殖质没有营养,不可能是蛴螬的食料
下一篇:挽歌写给古柳

11 杨正瓴 李宏翰 王庆浩 张学文 黄永义 张永刚 郁志勇 薛泉宏 姚伟 李志强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3 02: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