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不择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jwang989

博文

柳花凄美

已有 658 次阅读 2019-11-24 13:07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psb.jpg

手机摄于南河道

柳花平凡无奇,没有玫瑰的艳丽,没有牡丹的富贵,没有蜂蝶的围观,有的只是几粒针尖般的黄粉粒,染入飘忽的风,让透明不再那么无感。注意照片中的时间,不是万物向荣的春天,是雪霜萧杀的初冬。这是柳花的凄美,怒放,却非春光。还见到两枝柳花穗,绽放后连同母枝一起干枯,没有拍照,就随它零落在霜雪中吧,反正没有围观,不丢脸。

九月中旬注意到泡桐秋末开花,属于一年二次花奇异现象,多有报道。本月初又注意到柳树开花,吟诗戏称之犯神经。柳树二次花从末见报道。昨天又见柳花,不敢轻戏,认真拍照留存。伴着冷风漫步前行,凄美一词跃入脑海,索绕不去。

十月以来,弄了一组十八篇稿子,都是以往观察思考的积累,结合前人著述整理成文,两三千字,言尽而止,一吐为快。发表是一个目的,重要的是想弄个样子,展示一下怎样把想法写成文章,算是向苦恼于写作之中的同仁分享经验了。持续兴奋之下完成复杂任务,人会进入贤者时间,思想许多空洞。

前日,因着泡桐二次花想到落花落叶,对其中的某个进化环节很是捉摸不定。纸笔记录所思所想,也是断断续续,远远没有以往那种思如泉涌的酣畅淋漓,应该就是贤者时间的体现。

昨日周六,再次思索那个落花进化环节,百无感觉。整衣出门,行道树下漫步,想巧合些启发,依然贤者时间。于是想到月初所见的柳花,要判断一下是否还有所见,果然凄美时有。

许多的美,过后方悟其凄,为之唏嘘。有些的美,即见即知其凄,为之动容。有些凄美,悄悄凄枯在雪霜之中,人不知闻,绝非没有美过。

2019-11-24行草于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631-1207377.html

上一篇:柳树初冬的花
下一篇:傲骨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2 06: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