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不择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jwang989

博文

父亲节,忍不住想说!

已有 310 次阅读 2019-6-16 21:10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有一个电视记录片片段常萦绕在脑海。开春,北极苔原上一只公狼正在寻猎,它正处于换毛期,身上像披着破棉袄,显得落魄而疲惫。一只兔子受惊奔逃,公狼奋力捉住猎物,咬死,然后刨浅坑埋起,又开始寻找下一只。不久,母狼带着三只幼崽出现。公狼立即挖出猎物,谄媚地交到妻子嘴边。母狼把猎物撕碎,散给孩子们。公狼稍稍凑进食物,没想到却得到妻子的疯狂扑咬,被妻子狰狞的恶眼獠牙赶到一边。公狼满脸委屈,夹着尾巴,侧脸望着孩子们大块朵颐,舔几舌嘴角兔血聊以自慰。显然,公狼腹中早已空空如也。
在人类家庭中,父亲们在家大多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一切听从妻子安排,看似懒虫一只。其实,对照前述的那只公狼就会明白,父亲绝非懒惰,听从妻子安排其实是避免与孩子们争口。这是刻在父亲们基因里的印记,自动而不自觉,蒙受懒惰之冤而一笑了之。现代社会衣食不愁,懒虫之象更明显,甚至变得真懒。
父亲们还有一大无奈。再引一个圣经故事。
大洪水退去,走出方舟,为了重建家园,挪亚又重新干起了农活,他耕种土地,饲养牲畜,栽培葡萄园,还学会了酿酒。有一回他喝酒喝多了,昏醉中他把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扒光,赤身裸体地在帐篷里睡着了。他的儿子含,看见他赤着身子酣睡在帐篷中,就把这个情景告诉了两个兄弟。闪和雅弗哥俩赶紧拿了衣服把父亲的身子盖上,为了不看见父亲赤身,他俩是倒退着进入帐篷的。挪亚醒来后,知道了含的所作所为,大发脾气,他诅咒含,说他的后代必将成为闪和雅弗的奴隶。同时诅咒闪的子孙成为雅弗的奴隶。
挪亚诅咒大儿子含和二儿子闪,是因为被成年的儿子看到裸身,自感蒙羞。含的错误是把父亲的不雅之事散布开来。闪虽然给父亲盖身时避免看父亲,但他不该拉上弟弟雅弗,从而进一步恶化事态,同样不懂事,因此被父亲诅咒。
挪亚的心态出现在每一个父亲身上。澡堂子里,父亲会带儿子同洗,但这样的男孩没有一个超过十二三岁的。同样,父亲们也会避免与自己十二三岁以上的儿子同睡。相反,女儿无论多大年龄都会与母亲同浴同睡。我称这种现象为父子禁忌,即父亲忌讳与自己的成年儿子赤体相向。一旦出现这种状况,就会感觉极度不自在,这同样是刻在基因里的印记,无可奈何,百脱不离。
在人类进化史的远古时期,在儿子长大成人之时,父亲就会发威赶走儿子。许多社会性的哺乳动物都依循这个机制。一般动物群体都由一只成年雄性和几只成年雌性及其子女组成,驱逐成年儿子就能避免近亲婚配。不难看出,父子禁忌其实就是攻击驱逐成年儿子的曲折反映。人类由于采用以大脑里智慧求生存的策略,身体结构上就变得比较劣势,灵巧不如猴子,力量不如牛象,跑不过羊鹿,咬不过虎狼。发展到后来,必须保留成年儿子在群内以同进同退。这样就形成了有多名成年男性的混合群。尽管,混合群里“只知其母,不知其父”,但是父子禁忌使得父亲们时不时的不自在,驱逐的冲动时不时地会跳几下。不解决这个难题,群体就难安稳。据理堆测,当时的成年男人因此会有意无意地用东西遮掩一下,以免在接近成年的男性后代面前难堪。这很容易做到,把猎物挂在腰间就可以。这样,当他们腰间满挂猎物回到群体,只会有胜利的喜悦,而无难堪之忧,大可尽情接受男孩们的欢呼的崇拜,再无父子禁忌之不自在。人们因此又会逐渐发现腰挂兽皮更方便,不仅不妨碍行动,而且兽皮更有大用,可以包裹携带食物饮水,更可遮阳蔽雨,挡风隔潮。于是,兽皮成为生活必需品,要走到哪里带到哪里,零散兽皮因此成为每个人腰间的常带之物。这就是衣服。
“衣食住行”,衣排首位;“衣冠禽兽”,衣为人兽分际之物,是人类从兽中脱颖而出走向文明的伟大发明。衣服中交织着父亲们无奈无悔和英雄无闻。父亲万岁!

2019-6-16父亲节行草于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631-1185337.html

上一篇:牛粪烧新锅防锈
下一篇:刘邦改口对项羽的敬称造就我强汉族名

2 杨正瓴 葛素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3 04: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