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不择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jwang989

博文

糊涂话,大智慧

已有 436 次阅读 2019-3-1 15:07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一个糊涂人做件聪明事并不难,难的是一个聪明人认认真真地做糊涂事。自从西晋时的刘伶以来,无数聪明人借酒糊涂,让酒精麻醉脑细胞,使数以亿计的脑细胞统统微软,聪明智慧也就自然而然地漏洞百出了。据说侯宝林曾问华罗庚“什么时候一加一不等于二?”数学家长考几分钟仍然不得要领,只好不耻下问,被相声大师实实地幽了默:“当您喝醉的时候呀!”实际上,更难得的是,像侯先生的相声风格一样一本正经地按糊涂方式做事,结果却大获成功。

赵国的老君王去世,新君继位,暂时由赵太后临听政。西方的秦国趁机猛攻赵国,很快攻下三座城池。赵国被打得没在办法,只得向东方的齐国求救。齐国回答说“必须让长安君到齐国做人质,才会发兵救援”。长安君是赵太后最小的儿子。赵太后是个护犊子的主,特别操心儿女,有两个心肝宝贝,女儿远嫁燕国被立为王后,另一个就是暂在身边的长安君。听到齐国的条件,赵老太太火冒三丈,牙缝里迸出两个字:不行!赵国的文武大臣赶紧上话,什么“国家安危人人有责”啊,什么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我”啊,什么“赵齐两国人民世代友好”啊,什么“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道理讲了千千万,老太太就是认准一条,让长安君出国做人质,就是割我心尖上的肉,坚决不给。老太太犟,大臣们也不含糊,你劝不动我上,一个败下阵来一个再上,车轮战直搞得老太太烦不胜烦,心里说话:“平时看你们都是一副人五人六、舍我其谁的样子,大把大把地领着工资,个个吃得肥头大耳、满脑流油。现在国家有难,你们却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让老娘的心肝宝贝出国做人质,真是恬不知耻!”但是又一想,毕竟低头不见抬头见,不好一下子撕破脸皮,因此强忍万丈怒火,硬梆梆地倔出一名话来:“谁再说让长安君做人质的话,老太婆非吐他一脸唾沫不可”。大臣们一听蔫了:”男子汉大丈夫可杀不可辱,被一个妇道人家吐脸唾沫,以后还怎么做人?”赵太后这一着果然神效,满朝文武立马齐刷刷地变成了一群哑吧。

过了两天,金銮殿外忽然传来左师公触龙求见太后的声音。赵老太太立马明白:“这个老顽固,准是仗着老交情来下话的。‘啊,呸!’交情是交情,心肝是心肝,大不了撕破脸皮,老娘有的是唾沫。”想到这里,赵太后腮梆子一抽,鼻孔里哼出一声“请”。文武大臣们暗自高兴,左师公德高望重,因为生病好久没上朝了,今天抱病前来劝说太后,大有期望,“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么。

只见眉毛胡子一色雪白的触龙扶着拐仗,颤颤巍巍,急步赶点,走过殿堂,来到太后面前行礼,入坐,开口谢罪说:“老臣腿脚犯病,两脚踩棉花,没法按礼小步快走,很久没能拜见太后了。老臣私下里宽慰自己,这是没办法的事,可又惦记太后贵体是不是也有什么不适,所以强撑着来见太后一面”。

赵太后心想:“老家伙果然有一套,包藏祸心却先来套近乎,我也支应一下。”“老婆妇坐步辇出入(腿脚也不好使)”。

“平日里您吃饭怎么样,饭量没有减少吧?”

“只能喝点粥(牙口同样不好)。”

触龙继续说:“最近老臣特别不想吃东西,毫无食欲,因此就勉强自己,打起精神四处走动走动。这样下来,每天能走个三四里,慢慢地就能多吃点东西了,对身体有好处。”

“老婆子可做不到。”赵太后心里说话:“这个小老头儿倒是挺体贴人的,自己有病也没有忘记过来拉拉家常,比起这帮大臣来可强多了!这帮人要么唠唠叨叨,要么闭口冷战,一点儿也不体谅老娘!到底是老交情,同病相怜,只有老年人明白老年人的难处,理解万岁!”赵太后的脸色开始好转。文武大臣们则面面相觑:“老爷子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老爷子注意到老太太脸上阴转多云,不紧不慢地说:“老臣那个不成器的儿子舒祺,年纪最小,最没出息。可我老了,身子骨没有几年熬头了,又偏偏心疼老疙瘩儿子,我想在王宫卫队中给凑个数,混个守卫王宫的差事。老臣冒死禀告太后,求个人情。”

大臣们听到这话,心里特别别扭:“敢情老爷子是来走后门的!正直一世、敬业一世的老爷子竟然变成这个样子,全不把国家大事放在心上,一心只为儿子着想。可怜啊,可怜啊!”

老太太到是挺痛快:“行,没问题。孩子几岁了?”

“十五了。虽说年纪还小,但老臣希望在没有入土前把他托付好,亲眼看到他有个着落。”

老太太有点奇怪:“男子汉大丈夫,也会偏爱老疙瘩儿子?”

左师公有些难为情:“不瞒您说,男人们要是疼起孩子来,比女同志还厉害。”

赵太后看着老爷子耳边泛起的红晕,心里话:“小老头,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不由得笑出声来:“瞧您说的,女人们那才叫爱儿子呢!”

“太后说的不对,男人疼儿子,女人疼闺女。在我看来,老夫人您疼爱燕后就超过疼爱长安君。”

“老爷子,你错了,我疼爱燕后哪里能比得上疼爱长安君呢。”

大臣们心里被泼了一盆凉水:“赵老太婆和触老爷子闲得斗起嘴来了。赵国完了……”

左师公的犟劲上来,八头牛拉不回:“做父母的要是疼儿女,就要为他们考虑得长远周到。想当初送燕后出嫁的时候,燕后登上车,老夫人亲手给女儿换上新嫁鞋,抓着女儿的脚脖子死活不撒手,哭得泪人儿一样,为什么?不就是舍不得女儿离开,可怜她离开爹娘,孤零零地远走异国他乡吗?女儿走了,并不是从此就不想了,每到祭祀的时候,老夫人不是也要为女儿祝福,祷告说‘千万不要让人家抛弃送回娘家来呀!’这难道不是为燕后考虑得长远,保祐女儿有子孙世世代代继承王位,永保富贵吗?”

赵太后轻轻抹了抹眼圈,长叹一声:“是呀!”

左师公得理不饶人,继续说:“从现在往上数三代,直到赵国建国成为诸侯国的时代,三代以前赵国君王的子孙,凡是受封为侯爵而他们的后代仍能继承并保有爵位的,现在还有吗?”

“没有了。”

“不光是赵国,其他诸侯国三代以前的国君的子孙继续为侯爵的,现在还有吗?”

赵太后回答:“老婆子没听到过。”

左师公终于完全占住理,吹响了总攻的冲锋号:“这就是说,凡是受封为侯的国君子孙,近的,受封者自己就身遭祸害;远的,子孙遭受祸害,最终被夺去爵位。难道那些受封为侯的国君的子孙一定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活该遭受祸害吗?非也,非也,这都是由于他们地位显贵却没有功劳,工资优厚却不劳而获,而且金玉满堂、珍宝满室,常言道‘平民百姓没有罪,怀里揣着宝贝就是罪!’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呀。现在老夫人心疼长安君,可以使劲地抬高他的地位,封给他肥沃的土地,再多多地送给他金银珠宝,而不让他及时为国家建功立业。一旦您不在了,长安君靠什么在赵国扎根呢?老汉认为,老夫人替长安君考虑得太短了。所以说老夫人疼长安君比不上疼燕后!”

赵太后接住话茬说:“行。那就任凭您老爷子安排吧!”心里说话:“好你个触龙,斗了半天嘴,绕了一大圈,到头来还是长安君做人质的事儿。你说的到也在理儿,老太婆听着心里舒坦。不过你老家伙一直打马虎眼,老太婆我也不挑明。反正先是你把儿子托付给我,我也不客气,我的儿子就托付给你了!”

结果,赵国大臣们迅速为长安君准备好一百辆兵车,按期到齐国做人质,齐国随之派出了援兵。

上面是《战国策》中记载的故事。触龙的糊涂表现在,一本正经地论证赵太后更心疼女儿;他的聪明则表现在,心中自有既定目标:赵太后应该允许长安君出国做人质。妙就妙在既绝顶糊涂又绝顶聪明的整个对话过程:暗中借用既定目标作为自己辩论的论据,同时完全掌握了对话的主动权,不论赵太后怎么插话,都难以摆脱触龙的既定目标。更妙的是触龙处处为太后着想,为太后暗中准备好了下台阶的梯子,给足了赵太后的面子,对话双方和观众皆大欢喜。赵太后是很聪明的,至少比那班满肚子大道理的大臣们明白,前人林西仲曾经分析:“在赵太后看来,齐国援兵即使不来,赵国也不一定就必然亡国,但要是答应了齐国的条件,自己的宝贝儿子则必然离开身边,陷于被扣作人质的危险之中。”所以才导致赵太后固执己见。这时的赵太后是浅层明白,而深层糊涂。在与触龙的对话过程中,赵太后实际上没有等到触龙说完最后一段话就已经彻底明白,所以等到触龙的话告一段落,立刻极其痛快地说出一个“行”字。妙就妙在,此时的赵太后只表示把儿子托付给左师公,偏偏不说出“长安君做人质”的事情,是真明白假糊涂。从赵太后最后一句话的语气中,我们不难感觉到狡黠、赖皮、矜持、天真、无奈、明智、机敏、体贴、大度、真诚等许多成分,从而与触龙联袂上演了一出老顽童斗嘴的好戏。整个读来其妙无比,回味无穷,不是大智大慧的人,怎能做得如此一塌糊涂?

2005年8月27日,2019年3月1日修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631-1164965.html

上一篇:从“龙凤易需愁”五个汉字看中国先民对气候的认识和思考
下一篇:春节后感

1 王从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5 01: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