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不择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jwang989

博文

谁的五花马?谁的千金裘?

已有 1819 次阅读 2019-2-27 23:28 |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李白《将进酒》结尾:“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

忽然生出一个问题,这里的五花马和千金裘都是谁的呢?好像没有见人说明过。拙某私下里认为,搞清这个五花马和千金裘的主人,对品读该诗应该大有助益。到底是谁的呢?有四种可能:

一、李白的;

二、其他客人的;

三、主人家的;

四、不知道是谁的。

哪一种可能性最大呢?

首先分析五花马、千金裘是不是李白自己的。如果李白与酒席主人关系一般,当发现没有酒的时候,李白能随便自己掏腰包买酒吗?这是不可能的。这样无疑是在怪罪主人没有准备充足的酒,有小瞧酒席主人的意味。只要懂些人情世故,任何人都不会这样做。能够自己掏腰包买酒补充主人不足的,只有一种情况下是可以的,就是客人与酒席主人的关系非常铁,铁到无所顾忌的地步。所以,理解到这个地步,五花马、千金裘是不是李白自己的,还只能两说着。

酒席上另有一位客人,就是酒中所说的岺夫子。所以五花马、千金裘也可能是这位客人的。同样的道理,除非李白不懂人情世故,不管这位客人同意与否就把人家的马和裘拿去换酒喝。或者,李白与这位客人关系很铁,铁到不分彼此的地步,“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不论谁的都是大家的”,这样李白就可以以财物主人的身份安排财务的用途——换酒喝!这样说来,马和裘是不是属于这位客人的,同样也要两说。

再说马与裘属于酒席主人的可能性。一般说来,我们到朋友家作客,如果关系一般就会拘束一些;关系好,则会在主人家随便一些;关系非常铁,甚至可以喧宾夺主,颐指气使。同样的道理,如果马和裘是酒席主人的,李白能够说出拿去换酒的话来,说明与酒席主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否则,李白很难做出这种事来的。

不论马和裘是李白自己的,还是其他客人的,还是酒席主人的,李白之所以能说拿去换酒,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李白喝醉了,醉到不管不顾一心寻酒喝的地步。李白能够写出如此千古绝唱的诗篇,说明李白的酒只有七八分而已,还不到醉意朦胧的地步。

由此可见,就常态而言,无论哪种情况,李白都不可能说出拿马和裘换酒的话来。而事实上,李白确实说出来了。

这一方面说明,李白与酒席主人,以及其他客人可能都是关系相当地铁,都铁到不分彼此、无所顾忌的地步。这可能吗?
另一方面还说明,李白已经带了九分酒意,恰好醉到不管不顾的地步。这可能吗?

首先理解李白的醉。七八分酒意属于“自己找酒喝,但有所顾忌”的程度,这也正是人的大脑高度兴奋,灵感迸发的时候。这首诗被千古传唱,以我看正是七分酒意时写下的。李白说拿马和裘换酒喝,又说明李白已有了九分酒意。剩下的一分酒在哪里?剩下的一分酒可以用“酒不醉人人自醉”来解释。欧阳修也说“醉翁之意不酒”。从全诗的气氛来看,给李白带来醉意的另有一个“愁”字。正是这个“愁”字添足了李白的九分酒意。

再理解主客关系是否很铁。从全诗的气氛来看,李白与岺夫子、丹丘生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李白此时被无故赐金放还,空有一腔抱负无从使展,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也不是泛泛之辈,都怀有“英雄无用武”之叹。也就是说大家都怀有一个“愁”字。这是三人关系的接合部,自然越说越近乎,大有相见恨晚之叹。岺夫子、丹丘生原本忘情于山水,暂时放下了心中的抱负,在酒场上旧话重提,与正在愁闷的李白自然融为一体。大谈酒以解忧,大谈怀才不遇的陈王纵情诗酒,以至于“十千一斗的美酒”也是“恣欢谑”而已。酒席主人一般总是以劝客喝酒为原则,一般不会纵酒先醉,否则是很失礼的行为。说到如此美酒,自然会有比较清醒的酒席主人说出“我们平头百姓没法像陈王那样用美酒“恣欢谑”。这才有李白的后句“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来对君酌”之句。试想,酒席主人如果与李白的关系一般,自己摆酒,能“少钱”吗?不能的!这充分说明,主客关系非比寻常!好了,大家都有愁在心,有酒在胃,有酒醉,有心醉;唯有美酒解百愁。大家又都是心扉尽开的朋友,要想换取美酒,还在乎马和裘是谁的吗?当然不在乎!

所以,这个五花马、千金裘不知道是谁的,不必在乎是谁的,也绝对不能在乎是谁的!

五花马、千金裘很昂贵,其换来的美酒自然其美无比。一般的酒只能“举杯浇愁愁更愁”。所以只有其美无比的美酒才配得上能消解万古愁。这样的“万古愁”自然也不是一般的“愁”,一般的愁不配三个朋友倾家荡产去消解。这一个愁字如何了得!

008年3月24日初稿,2019年2月27日修改于兰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631-1164632.html

上一篇:"花非花雾非雾"的解释
下一篇:从“龙凤易需愁”五个汉字看中国先民对气候的认识和思考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02: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