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月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IBY8562 云是尘世在天空的倒影,有一天你明白了浮云,就会明白尘世!

博文

又是一年军训时

已有 2536 次阅读 2009-8-30 12:09 |个人分类:我的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紧张而有序的迎新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接下来就将是考验人毅力和身体的军训时间。看到新生们那朝气蓬勃的脸,带着憧憬和希冀而无所畏惧的眼神,与六年前的我,何其的相似,我的思绪飘到了六年前的九月。

 

一、 湖大特色

 

湖大每年都会选拔学生会中有能力,有责任心,肯为新生服务的学生干部去当学生助理或称学生班主任,主要负责信息的上通下达,早上组织新生出操,晚上集合去练歌,生活上的照顾和帮助,检查内务,严肃纪律等大小事宜。

 

当年分配给我们班的是一个小小的帅帅的小助理,小桂子,那张沉静而略显腼腆,秀气而极富轮廓感的脸,不知道多少次成为我们睡前的话题。
 
二、我的糗事
 
第一次离开父母住院,我老爸特地给我定做了一个箱子,1.5米长,1米宽,1米高,我老妈准备充分,甚至将一提面巾纸都塞进去了。当志愿者学长帮我抬着那个庞然大物进寝室时,却被告之,不能在宿舍里用箱子,所有的物品都必须用手提袋装好,放到柜子里,还得方方正正地有四个角,以便内务检查,床下除了军鞋外不得有其他的鞋。交涉不成,女助理铁面无私,老爸只能把箱子带回家。而这件事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我总是处于青黄不接的状态,放在寝室的衣服太少了,让我有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惑。
 
第二件糗事,直到现在,我的室友还常常津津乐道。军训期间,有一次要向男生询问一件事情,于是她们让我打电话。电话一接通,我蹦出一段经典台词:“你好,我是女生,九班的女生,请问XX在吗?”我刚说完,听我打电话的室友笑翻了天。当时我还振振有词“说我的名字,男生那边也不一定知道,可是说九班的女生,大家不都知道了不?”哈哈,莫非当年,我是怕我那浑厚沙哑的声音让人以为是男生?想想现在,声音倒是我身上比较像女生的部分了。
 
第三件糗事,则是有照片为证。一次比较重要的活动,学校允许我们穿便服。脱下绿军装,大家都很兴奋,半个多月只见绿色未见花。我也不例外,全身心投入到柜子里,半个小时后,灰头土脸地翻捡出一套衣服,喜滋滋地换上去参加活动,“咔嚓”一张照片记录我当年的装扮。衣服是一件天蓝色无束腰的短袖衬衣,衣服比较短,裤子是一条粉红色高腰的九分裤,最雷人的,我居然还穿了一双黑色的皮鞋,大概有五厘米厚的鞋跟,脚踝处还露出了NIKE的袜子,这套装备,就是“大红灯笼高高挂”啊。当时倒也没有察觉到不妥,直到几年前整理东西时,看到那张照片,寝室的人都差点笑岔了气,唯一的评价就是“你怎么这么土啊!红配绿加灯笼裤,松糕鞋加运动袜,真是丑的经典!”
 
三、难忘教训
 
中秋节,每个班要求组织活动,助理找到我,让我主持本班的中秋晚会。出于高中的惯性,内心里十万个愿意,我还是故做谦虚地客气道:“我可能主持不了吧。”本来以为助理也会和我客气一下,但他马上说:“这样子啊,那我找别人。”转身就走。完全不似高中的戏码,高中时自己先客气一下,老师会谆谆善诱外加鼓励赞赏,然后才会内心狂喜,却很低调地答应。可是现在,看着他转身,我才明白:没有人会给你第二次机会,如果你想去做某件事,把握机会或创造机会!
 
四、雷人外号
 
我们宿舍住了八个女生,大三那年我进了实验班,其余七个女生,男生们起了一个很好的称号:七仙女。多唯美而飘逸的名字啊!于是我美洋洋地要求加入,外号倒是有了,只可惜,哎,“七仙女”变身“八金刚”多豪迈!由于我的加入,整个七美女的平均水平被我拉到了及格线以下。
 
五、夜夜头条
 
真不懂当时每天五点起床操练,十点多才睡,天天顶着烈日踢正步,晚上却还有那么多的精力卧聊。也许是刚来学校,刚成为朋友,十几年的故事需要分享。当然啦,除了旧事,还有新闻,比如说,某位帅助理,这绝对可以吸引我这种花痴的眼球加全神投入竖起耳朵倾听,校花校草,院花院草的排名啊,教官间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啊。当时没有电脑,手机也少,不像现在双眼片刻也离不开屏幕,躲在被子里发短信,站在走廊上煲电话粥,那时的交流还是挺多的。
 
六、酣睡不醒
 
夜夜头条加上白天高强度的体力活,一天一次的军事课就成了学校给的恩赐,刚放视频,就鼾声四起,此起彼伏,遥相呼应,你方唱罢我登场。教官也很体贴我们,一前一后的两位教官不阻止我们睡觉,有校领导来视察时还会把我们叫醒。
 
七、苛刻内务
 
提到内务,那真是一项令人头痛的事情,那些经受过折磨的学长学姐们会把这项经历加以传承,发扬光大。每次检查时,他们会用纸巾去抠床板桌缝的边边角角,或是用纸巾擦地板,如果纸巾上有一点灰尘,就会被判不及格。于是军训的记忆里,更多的是我们跪在地上一点点地擦地板。被子一定要叠出四个角,菱角分明,为了达标,我们什么办法都想过了。最好的办法是用美人计,撒撒娇娇,说几句好话,请教官帮我们叠一次,然后用各种保鲜的办法让被子撑过军训,往被子上洒水,固定折痕,在被子里塞纸板,抹胶水之类的。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床被子是用来看还不是盖的,早上得小心翼翼地将它从桌子上捧到床上,晚上再小心翼翼地将它从床上请到桌子上。军训完拆开被子,被单是硬邦邦地,因为抹了胶水,被褥是发霉的,因为洒了水。
 
现在想想,我们的军训生活也挺多好玩的小细节,也许回忆就是一种甜蜜。当年我们的八姐妹,现在也天南海北的,小四现在在长沙工作,陶醉在甜蜜中准备结婚了,小五原来在房地产,后来开了家网店,现在北京办签证,准备和男朋友出国。小六子在福建读研,鼓浪屿边吹海风,小八回广西,在设计院里得到了重用。其他的如老大,二姐,三姐仍和我一个宿舍,在湖大读研。姐妹们,祝我们一切都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547-252294.html

上一篇:长沙的热
下一篇:我的电脑

3 武夷山 孟津 吉宗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4 16: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