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胡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arimriver

博文

一个吃瓜群众眼里的科学网十周年 精选

已有 5394 次阅读 2017-1-24 06:27 |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科学网诞生十周年了!看到不少名博纷纷发表博文祝贺写感想,作为曾经打酱油现在改行吃瓜的群众,也禁不住想说两句,一是对科学网十周年的祝贺,也是想谈点认识和感想。

  1.资深群众

看了看有关博文,我发现从科学网诞生起就入住科学网的名博没有几个,作为2008年加入科学网的我也可以算得上资深群众了。

  2008年10月,科学网博客举行第一届博客大赛,我冒昧报名成功,虽然没有获奖,但成功入驻科学网。写的少,看的多,从数次风起云涌的大战中也学习到了点科学知识。

  科学网博主,大多是有个性有成就学者,争论、战斗,甚至编辑部出手封博,让一些人休博、停博,去了又来,来了又去。可是,作为打酱油的吃瓜群众,想写就写,想停就停,犹如路边野草,自荣自枯。倒是自在,但自始至终保持了不即不离的状态。点击量也达到的300多万,进了前100名,也曾成了博主委员会成员。

  2.科网魅力

  与其他一般网络论坛相比,科学网博客还是学者出入的茶馆,谈吐有度,来去自由。尤其在科学知识方面其一般论坛不可比拟。为了吸引留住博主们,科学网编辑部还是尽最大努力为博主争取到最大限度的自由。在其他好多论坛被禁止的言论,在科学网竟然可以发表,我们应该感谢科学网的编辑!

  “如长江清水,流入海洋”,这是科学网博主杨汝清教授留给世界最后的话语,是科学网博客伴随杨教授走过生命最后一段时光。还有布鞋院士李小文,始终关心祖国发展,关心弱势群体,引导了科学网的正能量。正是由于科学网这种魅力,博主才从开始不足千人到现在数万人,发展迅速。


  3.编辑辛苦

  不少博主个性十足,因为没有被精选,没有对自己遇到的问题及时解决,就发博文表牢骚,甚至说出粗话,受此影响,本人也曾邯郸学步。当然,这对科学网博主来说也是一个学习过程,现在发牢骚甚至骂人的博文就少多了。有时候,深夜看到有博主遇到问题,编辑往往及时出手帮助解决。多次想说一句,编辑们辛苦了!


  4.红花绿叶

  科学网博客作为高学历人群交流平台曾经也一直有耀眼的明星如嵇少丞、王鸿飞、陈安、喻海良等每篇博文总能吸引广泛关注。而勤恳不辍的黄安年、许培扬等博主则一直高居排行榜榜首。王云才博主老马系列小说以轻松诙谐的笔调入木三分地揭示了当今科研现状,深得众多博主的喜爱追捧。李学宽博主则将我们的目光聚焦到自然界的美好之处,杨学祥老师则致力于揭示气候变化后面的真正推手,让我们学到很多。

  科学网不止一个名博说过,当前百分之九十的教授不合格,百分之九十的科研人员对科技的发展没有作用。这是不是正像生态系统中能量流的传递过程中90%的能量都被消耗掉了,只有十分之一被从一个营养级传递到另一个营养级?那我们能够不要那90%吗? 有一则笑话,一个好几天没有吃上饭的人终于遇到一笼热腾腾的包子,吃了一个又一个,只到第八个包子下肚才感觉饱了。一个包子一块钱,要8块钱啊!最后他悻悻地说,早知道直接吃第八个包子好了!

  同理,虽然你有非常高超的表演能力,或计算能力,或绘画能力,但在你吃饭的时候,它们都排不上用场的。而在你睡觉的时候,你身体器官的其他多数功能也都处于“无用”状态。

  说了这么多,是想说明,科学网需要那些叱咤风云的名博,同样也需要默默无闻的吃瓜群众。而名博z 未成名之前或许也是吃瓜群众。

  红花需要绿叶配,红花绿叶共同组成美丽的花园。


  5.一点希望

 来到科学网,学到了不少知识,开阔了眼界,了解到各学科的最新进展,尤其是通过海外博主的博文,让我们了解到一些海外情况。说到这里,又想起了学界关注的适度放开google学术搜索的呼吁。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今天,中国扛起全球化旗帜,主义在经济资源领域。可是,21世纪是知识经济时代,体现一个国家真正竞争力的是科研创新能力。而封闭网络,堵塞科学工作者双眼,怎么科研,怎么创新?希望科学网能择时就此问题开展讨论,并能引起有关高层的关注。







博客感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380-1029568.html

上一篇:如梦如幻沙漠雪
下一篇:这是美洲豹的蹄印吗?

37 武夷山 杨正瓴 鲍海飞 赵凤光 曹利军 史晓雷 侯沉 岳雷 籍利平 张学文 高峡 李颖业 蒋永华 姬扬 刘建彬 黄永义 邱趖 苏德辰 晏成和 张晓良 赵美娣 代恒伟 李学宽 赵斌 侯成亚 彭真明 宁利中 李竞 王德华 洪昆辉 蒋新正 徐长庆 sqcrft gaoshannankai ericmapes uneyecat houzheny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19 16: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