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l反面教材☆凤雏先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baoski 鸿鹄焉知燕雀之志? 人贵没有自知之明!

博文

一九七七 精选

已有 6617 次阅读 2009-5-7 19:54 |个人分类:百年孤寂|系统分类:诗词雅集|关键词:反面教材,评论,百年孤寂| 评论, 反面教材, 百年孤寂

 看了电影《高考一九七七》,心中有些许感受,属文一篇。
 
         1977年的高考,我没有参加,因为那时候还没有我。不过我的父亲参加了,所以年少时我曾在柜子的抽屉里翻出过他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有相册里他穿着中山装和同学合影的黑白照片。作为80后,我的生活与我父母那一代人的已截然不同。但对那些照片里的故事,我却好奇的追问了很久。
 
        就像这部电影里所描述的,上一代人要想上大学,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地方推荐,一种是等高考恢复以后再考。凑巧的是我的母亲和父亲正好分属这两类。
 
        母亲因为政治成分好,组织表现好,还有在学校学习好(三好学生?),所以被所在的地方直接推荐去了南开大学,毕业后分配工作回了呼和浩特。
    
        父亲则没那么幸运,因为乡里面搞各种形式的运动,老师经常被斗,以至于后来干脆没有了老师,所以他初中和高中加一起才上了3年,其余的时间就一直在家劳动,平日里政治觉悟不高,所以表现也不咋地,就那么回事吧。一直到1977年恢复高考,他才算有机会继续读书。可遗憾的是,他第一次参加高考时中途生病,没考上,在家又复习了一年。那时候搞到一本书特别不容易,他有一本习题集,就在正面写,写完了在背面写,背面写完再在正面写,然后再在背面写,如此往复,一本书的题做了十几遍。78年他第二次参加高考考了全乡第一名,却在考完之后才知道第一志愿报考的学校不招学生,于是被调剂到了呼和浩特的另一所学校,毕业后一辈子留在了这个城市。。。。。。
 
        母亲为什么会嫁给父亲,这之于我而言一直是一个谜。我从他们嘴里套不出话,根据从家里翻箱倒柜搜索出的各种情报资料也理不出头绪。反过来,父亲和母亲结合后怎么会生出我这么一个反面教材,这之于他们而言也一直是个谜。因为我谁也不像,他们两个人的优点,我统统都没继承。于是他们有时候也在问自己:我该不是抱来的吧?
 
        不管怎么说,我很爱我的爸妈,我知道他们也很爱我,所以我写了下面这个东西。你可以认为它是一首诗,也可以说它是歌词,随便什么吧。我把这个东西献给我亲爱的爸爸妈妈,同时也献给所有80后这代人的爸爸妈妈们,献给他们年轻时所经历的那个无法用任何词汇形容的年代。
     一九七七
 
谷场上公分牌挂着铅笔
公社大喇叭还有拖拉机
上山下乡的知识分子
偷偷把情书藏在麦地里
 
生在苦涩年代的男和女
政治成分不同的他和你
也许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原来爱情也要看阶级
 
你说这时代是一场悲剧
又是什么让两个人相遇
可是如果相爱都要演戏
还有什么值得哭泣?
 
你说要一辈子留在这里
又有谁会在意你的过去
就算组织上真的不同意
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决不放弃
 
 
浅绿的布帽配上五角星
右派黑五类还有工农兵
革委会主任腰上的印章
刻着每个人心里的忧伤
 
白馒头堆里混着黑窝头
这里只能劳动不可以哭
对反革命子女谁会在乎
组织的态度和你的觉悟
 
不停的悔过悔过悔过
却不知道父亲到底有没有错
不停的改造改造改造
却不理解为什么妈妈临死还在想着他
——她说下辈子还要跟他好
 
爸爸,你到底是什么人?
到底是什么决定了我们不堪的命运和爱情?
 
 
一九七七 每个深夜的叹息
演了十一年样板戏 踩了十一年谷子地
一九七七 恢复高考的消息
撬开仓库的木抽屉 翻出发霉的习题集
 
一九七七 大雪过后的天气
在考场上的卷子里 写下她心中的秘密
一九七七 改变一生的数字
大学录取的通知书夹着他写给你的情诗
 
一九七七 三十年河东河西
一辈子痛苦的记忆 诉说着时代的无知
一九七七 三十年前的回忆
谁还记得年少时 那段难以忘却的往事
 
一九七七 是爸妈相册的名字
每张泛黄的相片都藏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一九七七 翻开上一代人的日志
感谢邓小平 是这日志里的最后一行字


高考197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147-230519.html

上一篇:写经典电动力学的Jackson是美国总统???(zz)
下一篇:信(5)II

14 武夷山 李小文 孟津 郭胜锋 刘玉平 王德华 刘颖彪 迟菲 陈中亚 魏东平 李志俊 蔣勁松 贺天伟 lrx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15: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