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是一门语言的艺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p 尴尬人的尴尬事,混沌人的混沌语

博文

科研其实很通俗 精选

已有 6659 次阅读 2011-12-17 12:51 |个人分类:平淡足迹|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杂志,科研,山楂树,物理所| 科研, 杂志, 物理所, 山楂树

按:物理所《山楂树》杂志第一期,被约稿了,绞尽脑汁凑了一篇心得,大家凑合看吧。另外,我也不知道让不让转载。

 

读了几年博士,做了几年科研。虽然做得并不是多好,但是当科研成为生活一部分的时候,遇到事情就总会往科研上面联想,而且习惯性地找寻科研与其他各种事情的共性。我觉得恐怕有不少人都会有意无意地这么做。所以当别人认为科研多么神秘的时候,我们却是觉得它活生生就在眼前。

 

科研如长跑

记得刚刚回所的时候,在开学典礼上,有一位老师告诉我们,科研一定要有毅力,耐得住寂寞,才能有所收获。这就如同长跑,比得是耐力。能坚持的人,才能笑到最后。

一个被大家用烂了的例子就是爱迪生发明电灯泡,不停地尝试,再尝试。坚持了好多年,才找到持久耐用的灯丝材料。另一方面,仿佛记得某位大师说过,成就不是比谁把谁说服,而是比谁命长。虽然有点俗,但是确实是至理。大家都知道陈景润先生在很困难的条件下,坚持了十余年才算出了哥德巴赫猜想“1+2”的重要成果,又等了十来年才获得了广泛的承认。每次我看到陈景润的故事,尤其看到他在狭窄阴暗的房间里,靠着昏暗的油灯,日复一日坚持研究的片段,心里总会升起深深的敬佩之情,同时又觉得很惭愧:如果陈景润先生能有我们这样的条件,也许会欣喜若狂,能更好地完成科研工作。换了我们,很难想象十几年如一日地在那么恶劣的地方生活,遑论进行艰苦的研究。众所周知,陈景润先生的身体很不好。如果他没有顽强的毅力,就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就。但是,如果他有一个很强健的体魄,也许他会有更出色的成果。所以这告诉我们,科研如长跑,身体很重要,耐力也很重要。倘若坚持不住倒下了,再多的努力也是枉然。科研如长跑,大家只关注胜利者,其他人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默默地去角落里面休息。

 

押宝还是种地?

记得当年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听人说:填报志愿就如同赌博押宝,不知道开大开小,都是蒙着来。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除了一些专业调剂的人之外,多数人还是抱着崇高的理想来学物理。结果很多人进来之后才发现,物理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所以转专业的有之,毕业之后改行的也有,自暴自弃的也不乏其人。那些新兴专业更是如此。比如说,你高中毕业的时候,知道物流管理专业要学什么课程吗?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知道……

填报志愿如此,选研究方向和研究课题也如此。在你播下种子的时候,你永远不能预测哪个能开花结果。这和押宝还不太一样:押宝是一锤定音,很快知道结果。而科研工作中,一个课题搞了好一段时间,你也不确定究竟能不能得到想要的结果。相比之下,可能和农民种庄稼更相似。选好并播下种子后,你还得不断浇水、施肥、除草,甚至放音乐(是不是有点像《植物大战僵尸》里面的禅境花园?)。等过了一阵你才能发现各自的进展如何:哎,这个长得一般,那个长得不错;那边一批种子一般,多花点心思也还可以;这个不发芽的挺奇怪的,我看看,这个,它是……哎,谁把煮熟的种子放进来了?

 

科研如恋爱

人跟人相处久了,会培养出感情来,比如谈恋爱。人跟没有生命的东西相处久了,也会培养出感情,比如搞研究。科研和恋爱的共同点就是,你必须花时间去培养感情。

研究生选方向往往是盲目的。这正如恋爱。你要凭着自己的感觉,选择这个姑娘而不是别的姑娘作为你的人生伴侣。而且,很多时候都是由很多因素决定,而并非自己说了算。就如同你爱上一个姑娘,由于种种原因却不能在一起,家庭干涉,无缘相识,或者相隔万里不能牵手。当你年轻的时候,和心仪的姑娘失之交臂。此后许多年,尽管可能已经有了辉煌的事业和美满的家庭,心里却总是念念不忘在青涩岁月暗恋的姑娘。正是因为远远相望,才会有诸多念想。不知道几十年后,姑娘还一如昔日否?可还有缘再会?

 

总是听到别人说,科研如何高深、如何神秘。但对我们来讲,科研其实很通俗,就像是生活中的衣食住行,平淡、琐碎,却必不可少。也正是各方面的点点滴滴,组成了丰富多彩的科研画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136-519330.html

上一篇:澳洲生活之九:“研究员待遇”还是“副研究员待遇”
下一篇:澳洲生活系列之十:一群人的“专车”

24 许培扬 陈儒军 张彦斌 刘鹏 黄林科 褚昭明 张文增 陈远川 吴飞鹏 张志东 吴吉良 段庆伟 褚海亮 张启峰 刘波 李宇斌 邵明飞 曾荣昌 牛凤岐 蔡津津 孙学军 李冰 邸利会 wangbob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19 10: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