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人生的丑小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utefay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博文

当爸爸被下了病危通知书之后……

已有 2240 次阅读 2018-7-10 17:53 |个人分类:菲比寻常|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之前看到有好几篇微信公众号文章写关于家人生病的事情,我也想写写我的一些相关见闻和感受。


父母在弟弟家帮忙照看孩子,有一段时间爸爸比较劳累,有一天傍晚突然感觉从嗓子到肚子都有些不太舒服,就准备到就近的某二甲医院看病。那二甲去医院离住处只有几百米,走路过去就行。在走的路上,感觉疼痛加重,尤其是胸部以下一些的部位有些疼痛,离医院也没多少路,弟弟和弟媳妇两个人好不容易把爸爸扶着走到了医院急诊室。


医院见到胸痛的病人,就立刻给吃了速效救心丸,之后送入抢救室,躺着病床上,监测血压、心电图的仪器以及氧气都上了。心内科的医生说这是冠心病等心脑血管问题,有心肌梗死的危险,要求化验相关的各种指标,连乙肝两对半都化验了,胸片也拍了,CT也做了,还在两三个小时之内抽了两次动脉血。


弟弟看情况这样严重,就打电话给我,让我立刻赶去医院。


我到了医院的时候,爸爸躺在抢救室的病床上,正在输液,他血压、心率一切非常正常,人什么事儿也没有的样子。


听弟弟说,医院的医生说这病情很危险,他们是建议直接住院一段时间。弟弟先把要住一天院的费用全交了,包括各种化验。爸爸就像个正常人似的,只有胸部还是有些隐隐地痛。


家人里有对心脑血管就医和医生的套路特别了解的人,也幸亏有这样的人在场,才给了我们很多明智的决策建议。


化验了很多指标,医生也没确诊是什么问题,验血相关的指标一切正常,心脑血管相关的指标心肌酶等也是一切正常。但是医生反复强调这可能还是有风险,所以要住院监测。而他之前也做过类似的检查,知道胸部还隐隐地痛是因为抽了动脉血,往往抽动脉血的人一两天都会胸隐隐痛,缓不过来,否则我们还觉得爸爸可能确实是很严重,还没好起来。面对这种情况,他的判断是父亲不一定是心脑血管疾病导致的疼痛,即使是,其实也不要紧,都可以随时走人了,如果又痛了可以随时再过来。爸爸也觉得自己没事,想一会儿打完吊针就回家去,他待在抢救室的病房里太憋着难受。但是我和弟弟商量了一下,考虑到既然今天把住院一天的费用和检查费用都交了,还是在医院住一个晚上比较稳妥,以免病情又反复。


我们在病房照看爸爸的时候,心内科来了两个女医生,说爸爸CT结果有问题,主动脉血管壁有破裂的可能性,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能会很严重,必要的时候需要连夜转院。医生说得特别严重,病情语气全都是“随时有生命危险”这样的词语,就没跟我们说比较专业客观的分析。幸好家人中有对这方面比较懂的人,告诉我们说这很可能是医生瞎忽悠,并且医生下一步可能还会建议做心脏彩超之类的,这个费用非常昂贵,上万元,自费项目,并且对心脏的负面作用很大,这个项目本身就可能有生命危险,他之前见过有一个人就直接在心脏彩超的时候死掉了,而他有亲人当时做心脏彩超的时候,差一点死了。但是因为这个项目本身医生提成非常高,所以有些没有良心的医生就喜欢把病人病情说的很严重,建议做这个检查。他从医生的口吻和说的话中感觉这就和他之前遇到的套路一模一样,所以就做这样的判断。


因为CT出现的问题涉及到心外科,所以她就不得不叫了心外科的医生看了CT片子,让心外科医生和我们说一下情况。事后我们想了想,幸好是心外科的医生出现,才给了我们更多的和心内科医生斗勇的把握。


心外科的医生把直系亲属都叫到一个专门的屋子,说要和我们说病情。当时我妈妈内心有些惊慌,因为电视上这种情况通常都是坏消息。然而,心外科的医生给我们带来的消息,却是比心内科医生说的要好得多的消息。心外科的医生说,爸爸的这种情况是副主动脉夹层,夹层的地方有些血栓把这块保护起来了,不严重,只要血压不高,基本上就没问题。而我爸爸常年都是低血压,低心率,这方面暂时不会有破裂的危险。他建议两周后来复查CT,如果夹层的地方没有继续增厚,就可以下次三个月来一次,一直观察着,如果是某天变得严重了,可以做支架手术,是个微创手术。


心外科医生的话给我们吃了个定心丸,至少事情不是那么紧急,可以出院后再观察,而不是要一直在抢救室里住院。我们判断心外科医生的话应该还比较客观,一方面是他给我们详细解释了这病的机理以及应对措施等,显得比较专业,不像心内科大夫那样几乎没说什么专业知识,就是反复说随时有生命危险;另一方面是,一般心外科医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玩套路,因为他们赚钱的利益点是在做心脏支架等手术上,所以他分析的没有生命危险应该还是比较客观的。于是,我就让弟弟他们回家休息和照看孩子,我和妈妈等人先照看着爸爸。


我们回到抢救室之后,心内科医生又来了,她们又说得特别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并且果然说建议做心脏彩超。我一看套路来了,就直接回了医生一句:“我们准备按照心外科医生的建议就诊,我们明天早上出院。”这一句说得她没话可说了。我想,估计是她没想到心外科医生会那样和我们说,所以这也没话可说了。


过了一会儿,她们又过来说,问题太严重,她们建议连夜转院,让我们考虑一下。


她们走了之后,对套路很了解的家人告诉我们,这一招是在看我们不吃她那一套的前提下,想让我们赶紧走,这样腾出来一个床位,可以坑新的病人。并且连夜转院需要用救护车,出一次救护车配上护士和仪器等,怎么样也要花两三千。谁叫的救护车谁有很高的提成。


我就去回复医生:“我们准备住到明天早上就走。”医生的套路又失效了。


过了一会儿,医生又过来了,让我过去签几个文件,有个文件是病危通知书,还有文件是关于各种抢救的一些说明,问是否同意在必要的时候上什么设备或者什么方法抢救,顺便还让我签署了一个不同意转院的签字。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可能直接就六神无主了,哪怕是亲人,也不太敢轻易承担签署这些文字的责任。尤其是在直系亲属比较多的时候,往往人会害怕万一自己的决策错误导致老人病情更严重或者去世,那么自己就要一辈子背负这个责任,受到其他亲属的埋怨。没有良知的医生也就是利用了人的这种心理,才能够成功地让一些人被忽悠了,大家都是抱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心态。人内心只要有恐惧,就容易被人利用。


我在这个时候非常淡定,一方面是因为我内心有种无明的自信,认为爸爸肯定没事;另一方面,如果爸爸真的有问题,我愿意承担一辈子被家人指责的风险。内心没有恐惧,就不容易中套路。于是,我非常爽快地在所有要签署的文件上签字,一点也没有任何担心的迹象。医生就没办法继续忽悠我了。


不过,我没想到,过后医生还是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又忽悠了父母一把。晚上妈妈说她留守陪着爸爸,我们也给她租了陪床的折叠床和被子。按理说爸爸所有的检查都完成了,就等着第二天出院就行,结果半夜两点的时候,妈妈被护士催着又去交了很多费用,说一会儿要抽血化验。妈妈也不懂,就只有任由医生和护士怎么说怎么是。并且护士态度特别恶劣,她们忘了给我爸爸抽血,我妈妈过去问的时候,她们还一口咬定已经抽了血,对妈妈态度特别不好。最后她们发现是自己的失误之后,没有任何道歉,反而还是态度恶劣。其实在我们刚到医院的时候,就出现了一场医患矛盾,病人家属差点和护士们打起来了,刚来就见识到护士们恶劣的态度了。


我们早上到医院的时候,才知道又被抽血的事情。我们看了看抽血检查的项目,其实毫无意义。


早上我们要出院,医生才把所有的化验检测结果的单子还有CT片子给我们。之前都只是他们自己口中说病情如何如何,没让我们见到任何化验和检测结果。我们是准备立刻拿着检测结果到某三甲医院找心外科医生看一下。那三甲医院是全国最好的心脑血管相关的医院,去那里听听心外科医生的判断是否和这边的医生的判断是一致的,这样老人也放心。


我们拿到化验结果,发现验血指标都正常,还看出CT检测爸爸有胆结石等问题。而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们胆结石的问题,就是反复强调随时有生命危险。这就不仅是人品问题和职业道德问题,这情况严重点说,我认为是医疗事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从理论上说,如果检测出有胆结石等问题,应该找相关科室的专业来会诊,而不是就一口咬定就是冠心病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要去其他医院看看了。


医生得知我们要出院,问我们要不要等他们的主任来查房之后再走,我们果断立刻就走,否则又会中套路。因为主任来了之后,套路往往是:主任以专家身份说这并且如何严重,把家属骂一顿,让病人别走了,甚至是把病人送进重症监护室,没有一天几万下不来。女医生看我们不吃这一套,就又又危言耸听,说必须要叫救护车,我们没理会,就自行去了那家三甲医院。


到了那家三甲医院,人非常多,光排队办卡的人就排了五队,每队前面有二十多个人,这还不是挂号的人,只是没有就医卡要办理的人就这么多了。没有就医卡的人都是初次来医院就诊的人。


这里不得不说这家医院的一个好处:可以微信注册和网上预约挂号,之后去自动取号机取就行,这样可以避免挂号排队。在还没办卡之前,我就先在网上预约挂号,因为怕晚了没号了。我进入网上预约系统,发现有个专门针对爸爸这样问题的主任医师专家还有两个号,我立刻预约了,我约完之后,号就没了。这太幸运了!因为正常情况这个点去医院,专家号根本约不上,推测有可能是有人预约了之后又取消了,所以刚好预约号有空缺。


我们和专家说了一下爸爸的病情,并且把所有的检查的结果都给专家看了看。专家判断说,这根本就一点事儿也没有!爸爸是有副主动脉夹层的问题,但是也就是比一般正常人的这个地方的血管粗了一点点,这根本不会引起心血管破裂,并且也远远不到需要做手术的地步,也不需要两个星期后复查,顶多半年后再复查一次看看就行。医生认为也不需要吃药,不需要什么保养,就正常生活就行,就劝爸爸少抽点烟。


我们相信这专家的判断,因为一方面专家见多识广,经验丰富,相关知识渊博,每天接触大量这样来自全国各地的案例;另一方面,这样的医院从不缺病人,并且医疗资源太紧张,所以没必要从这样一个没什么问题的病人身上使劲薅羊毛,所以专家的观点应该还是很客观的。而二甲医院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有些鸡肋,小病一般就去社区医院看了,大病就去三甲医院,所以医生为了提高收入,需要使劲薅羊毛。


所以,之前那家二甲医院说的那些病危等情况,全都是扯淡的,没有的事情。并且二甲医院心外科医生说的,其实也是有危言耸听成分,根本不用两周后复查。而爸爸的疼痛,很可能是胆结石引起的,因为胆结石确实可能引起类似爸爸的这种疼痛感。


爸爸一听是这种结果,心情就特别愉悦,完全是虚惊一场。胆结石虽然有但是也不严重,爸爸就放心了。前几年妈妈有胆结石,老家的医生建议动手术,而妈妈在老家那边找了个老中医弄了个偏方,一个星期后胆结石就排出了。爸爸也想等过几天回老家的时候先去找那个老中医看看,先试试偏方的效果,不行再去医院就诊胆结石的问题。


在二甲医院抢救室待了一个晚上,花了将近5000元,而去三甲医院,办卡和挂号专家门诊,总共花了90元。爸爸虽然有医保,但是医保地点在老家,这里不能用医保,所以花费全是自费的。幸好我们识别了很多套路,否则如果一般被忽悠,也要在二甲医院花至少几万元,如果被忽悠进了重症监护室,住那么十天八天的,那么就是几十万的费用,并且我爸爸本来没心脑血管疾病,住了一段时间院,各种抽血也会让人元气大伤甚至危及生命,反而有病了。


虽然现在也有异地医保制度,但是受限很厉害,需要到当地相关部门办理医保迁移手续,迁移一次是一年期限,一年期限就不能再在原来的城市看病,只能到新的城市看病。并且在新的城市看病只能指定一家医院使用医保。这种局限性特别多,不适合有半年时间在北京看孩子有半年时间在家乡的老人。


最后,我们全家人一致得出的结论是:以后再有什么病,直接去三甲医院,绝对不会再去二甲医院。我也想起以前我有一次肺炎,去就近的二甲医院看,医生说只是扁桃体炎,没有重视起来,耽误了病情,导致病情更严重,高烧不退,后来去了某三甲医院拍了胸片才确诊为肺炎,及时治疗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好。难怪三甲医院人那么多,是有道理的。本来是大病被误诊为小病会耽误人的病情,而本来没病却被忽悠成病危,这问题就更严重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0071-1123285.html

上一篇:不知不觉在科学网博客上呆了十年了

31 王振亭 蔡小宁 蒋继平 张学文 武夷山 蒋永华 杨正瓴 李俊 何海 张铁峰 李学友 蒋敏强 宁利中 汪晓军 彭真明 周忠浩 赵凤光 李承哲 蒋新正 刘玉仙 史晓雷 尤明庆 程帅 苏德辰 喻海良 梁庆华 文克玲 刘玉平 黄良锋 吕秀齐 王健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22 11: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