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bing18771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bing187717

博文

大数据时代的安全管理 精选

已有 1930 次阅读 2019-10-23 14:26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大数据时代的安全管理


王秉|文

1.中南大学资源与安全工程学院,长沙:4100832.中南大学安全理论创新与促进研究中心,长沙:410083


选自:王秉.大数据时代的安全管理[J].现代职业安全,2019(09):24-25.


       大数据时代的来临,给我们的生产生活带来了颠覆性的影响。随着信息技术在安全领域的广泛应用,安全管理已成为数据密集型领域,大数据必然会引发安全管理的大变革。当前,安全管理中存在的棘手问题就是如何与大数据相互有效融合,如何充分运用大数据等新型信息技术,提高安全管理绩效。在安全管理与大数据结合上还存在诸多问题,需要安全研究者与实践者不断努力,进而做到两者的完美结合,取得理想的安全管理效果。总之,大数据时代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安全管理能够有效运用大数据是安全管理转型升级的必然选择。


理念与方法的变革


      在笔者看来,安全管理的变革需要始于安全管理理念与方法的变革。简单讲,所谓安全管理理念,就是指对安全管理的认识。换言之,就是对安全管理的定义。显然,认识和定义是创新的起点。因此,安全管理理念是安全管理的灵魂,安全管理思想理念的创新是变革安全管理的第一步,大数据时代的安全管理变革需要基于对安全管理的重新认识和定义,需要安全管理理念变革先行。与此同时,大数据时代的安全管理新方法(特别是安全管理方法论)是实现安全管理与大数据有效结合而采取的方式、途径和程序的总和,它告诉人们如何开展大数据时代的安全管理工作。因此,大数据时代的安全管理变革应以安全管理方法创新为基础。


3种重要的新理念、新方法


      为了更好地促进大数据时代的安全管理,有效指导大数据时代的安全管理理念,探寻大数据时代先进有效安全管理方法。近年来,笔者一直围绕大数据时代的安全管理变革问题,开展了一系列大数据时代的安全管理新理念、新方法的思考和研究。这里,根据笔者研究,对大数据时代的3种重要的安全管理新理念、新方法进行综述与总结,分析3者的异同和关系,以期供同行参考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

      第一,循证安全(Evidence-Based Safety&Security,EBS)管理理念与方法,主张安全管理实践必须基于最佳的科学证据,旨在缓解和解决安全管理的安全信息缺失问题。在循证安全管理中,“证据”主要指安全研究证据,同时也包括安全法律法规、标准规范、事故调查报告,甚至是权威安全专家的观点建议等,只是各类证据的科学性与可靠性存在差异。很明显,上述“证据”主要指安全科技类证据,或称为“科技源安全数据/信息”。在大数据时代,科技源安全数据剧增,为将科技源安全数据有效应用至安全管理实践,为有效弥合安全研究与实践鸿沟,需倡导运用循证安全管理理念与方法。

      第二,数据驱动的安全(Data-Driven Safety&Security,DDS)管理理念与方法,主张安全管理者应使用各种类型的高质量的安全数据(即“全源安全数据”)来指导安全管理实践。换言之,数据驱动的安全管理是从安全数据中获取安全信息(包括安全知识),并利用它们做出科学的安全预测、安全决策与安全执行等来解决各类安全问题,旨在形成数据驱动的安全协同防控体系。同样,它旨在缓解和解决安全管理的安全信息缺失问题。显然,“科技源安全数据”只是安全数据的一种来源,数据驱动的安全管理所涉及的安全数据源比循证安全管理所涉及的安全数据源更全面,安全数据量更大。

      第三,情报主导的安全(Intelligence-Led Safety&Security,ILS)管理理念与方法,是指通过综合搜集和分析安全数据信息,进而加工生成“安全情报产品”,并运用“安全情报产品”统领和引导安全管理行为活动。所谓安全情报,是指影响安全管理的安全信息,简言之,是对安全管理有用的安全信息。由此观之,就本质而言,无论是循证安全管理还是数据驱动的安全管理,其主要任务均是为了获取服务于安全管理的安全情报。此外,根据安全信息链(即安全数据→安全信息→安全情报→安全智慧),安全数据可为安全情报生产提供大量原料。因此,数据驱动的安全管理实际上包括“数据驱动”与“情报主导”两部分,二者环环相扣,前者是基础,后者是手段或工具,即前者是为了生产出安全情报产品,后者主要是利用安全情报来服务与支持安全管理。


结 语


       综上所述,上文3种安全管理理念与方法所遵循的总体理念是一致的。在信息时代,特别是大数据时代,安全信息缺失现象广泛存在于安全管理工作之中,是导致安全管理失败的根本原因。正因此,笔者曾提出,“安全信息是通往安全的必经之路”。显然,循证安全管理与数据驱动的安全管理是根据这一理念提出的。后来,笔者在深入思考的基础上认识到,从情报角度看,真正影响安全管理和对安全管理有用的安全信息实则是安全情报,这是因为:根据情报转化理论,安全信息本来是“客观的”“无穷的”和“无用的”,而安全情报才是面向安全管理服务的,才是会直接影响安全管理的。由此观之,就安全管理而言,真正缺失的是“安全情报”而并非是“安全信息”。基于此认识,笔者形成了“从安全信息到安全情报”的安全管理新认识,将“安全信息是通往安全的必经之路”理念升级为“安全信息是通往安全的必经之路,而安全情报是实现安全的必用之宝”理念,并将其定位为大数据时代完整而科学的安全管理理念,这一理念对全面、科学认识和有效倡导和运用上述大数据时代的3种安全管理理念与方法极为关键。当然,上述安全管理理念与方法的有效实施还需要以计算安全科学、安全信息学与安全情报学研究实践为基础。此外,上述安全管理理念与方法有助于提升安全管理的预见性、预防性、个性化、精准性与智慧化程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953670-1203132.html

上一篇:两所国外高校的安全类研究生培养课程体系
下一篇:新著《安全信息学》前言

2 孙颉 黄永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4 08: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