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边缘人罗德海教授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dh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四川人.研究方向:气候动力学,大气动力学

博文

我的母亲

已有 5895 次阅读 2007-5-17 11:52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对母亲的那份感情一直埋藏在我心里,从没有表露过,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对母亲的牵挂和思念却越来越强烈.

   母亲是一位农村人,没什么文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母亲有一个伟大的胸怀和善良的心。为了生计,父亲常年不在家,是母亲把我姐妹兄弟四人拉扯大, 生活的困苦使母亲在五十多岁时牙齿过早地掉光了,连硬一点的东西都不能吃下。从小我也体会到农村生活的艰辛和不易。

   小时候,生活很困难,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由于营养不良,我经常生病,母亲常常是早上很早或半夜用背篼背着我,走很远的山路去给我看病,那时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为了挣可怜的几毛钱,母亲常常背着很重的竹子,走很远的路,去县城里去卖。尽管那时我家也很穷,我见母亲常常接济比我家更穷的人。70年代广安很穷,大多数农村小孩都光着脚上学,我也不例外,尤其到了冬天,我们的手和脚都长满了冻疮,脚开裂很大,连走路都很困难。我们那个中学是民办初中,条件很差,凳子和桌子全是石头作的,一到冬天我们每个学生都带着一个草垫去上课,老师也都是当地有点文化的农民。那时候的我太调皮和贪玩,小学和初中的学习成绩都不太好,经常倒数,第一次考高中也名落孙山。我想复读第二年再考,老师嫌我成绩差,不愿收我。母亲就通过熟人去求老师能不能收下我?最终老师收下了我,但把我分到了慢班, 那时初中有三个班:快,中,慢。慢班是没有老师教的,上这个班都是没前途的学生,老师是不抱希望的,老师的精力都放在快班上。由于没老师教,我们慢班很早都放学了,有时候我在教室旁边等快班的同学,快班的老师看我不顺眼,把我拉到快班教室讲台上去站。

虽然我成绩较差,但母亲始终相信我会好起来的,因此更多是对我的鼓励,鼓励我要争气”. 从那以后我开始发奋,每天天一刚刚亮我就起床学习,晚上很晚才睡觉,这样我的学习成绩开始好起来,也从慢班跳到了中班,然后又从中班跳到了快班, 第二年也考上了广安第一中学。

   在中学,尽管我学习比较努力,但由于初中成绩太差,高考的成绩不太理想,成绩只比中专线多出一分,我也参加了师范学校中专的复试,再一次名落孙山。父亲不希望我复读了,但母亲坚持让我继续复读,第二年 1982年)我也就考上了我作梦都想不到的大学:成都气象学院, 一个我事业腾飞的地方。在大学的第三年我顺利地考上了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实现了我事业的第一次飞跃。

   要不是母亲对我学习足够的耐心和等待,我也不会有今天,也不会有我那时上大学时第一次坐汽车的感觉, 也许现在我还在边远的小煤矿挖煤。大姐的过早去世和父亲去年的离世都对母亲打击很大,脸上的皱纹更多了,背变驼了,身体也变小了。每次回家见到母亲,感到的是心酸。

   虽然母亲没给我强壮的身体和帅气的外表,但培养了我坚忍不拔和自强不息的精神,它是我一生都享受不完的精神财富。

母亲,上大学二十几年来儿子一直在奋斗,没有让您失望。在这里我要向您说声谢谢! 祝您健康长寿!

 

                 儿子罗德海 2007,5,17,于青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882-2175.html

上一篇:琐事
下一篇:Rossby奖与美国科学院院士

3 翟自洋 李宇斌 韩枫

发表评论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6 05: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