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Ulijiang 分享以科学家为对象的研究论文

博文

STEM领域的女性更容易被留住吗? 精选

已有 16619 次阅读 2020-5-29 16:24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说明:本博客与微信公众号“林墨”同步更新,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可授权转载请扫码关注“林墨”公众号。

注:图片来源于微软必应


张宁/南京大学

在许多国家,女性在大多数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所占比例一直偏低,但这个长期以来一直令人关切的问题却并没有在根本原因或有效的补救措施等方面达成一致。之前的一项研究发现,在STEM领域(并非只限于学术界)的职业女性比类似行业的非STEM领域的职业女性更有可能转向其他领域,从而减少该领域女性的总体数量。Mike Thelwall的一项研究调查了在长期的学术生涯中是否也是如此,以期能够部分解释学术界的性别差异[1]。


STEM领域的性别差异


在一些国家,STEM领域中女性的代表性不足促进了一些较大的资助计划[2]及各种小型措施[3]的实施,以纠正这种性别不平衡,但造成此现象的根本原因一直存在着争议[4],即究竟是由于对女性的性别偏见,还是个人选择,抑或是导致女性处于极端劣势地位的系统性偏见(如在育儿、兼职及职业中断方面所提供的支持的不足)。这也造成了在实施有效的性别平等政策或措施方面的不确定性和复杂性。

00.png

01.png

注:图片来源于文献[5]

Glass等人通过对STEM领域(学术或非学术)女性的职业分析发现,无论其工作满意度如何,与从事类似职业的女性相比,她们更有可能离开[6]。基于该研究,Thelwall希望了解这对于选择并坚持从事学术研究事业的研究人员是否真的如此,并指出如果在学术界STEM领域的女性有转向非STEM领域的趋势,那么无论原因是什么,这都将是在该领域采取促进性别均等的措施可以解决的问题。

1.png

注:图片来源于文献[6]


者在领域改变中更倾向于转向其性别代表性较低的领域


Thelwall选取Scopus数据库中文章数量最多的前31个国家,收集从2001年开始发表成果且截止2018年底至少有10篇期刊论文的研究人员(因为满足此条件的作者通常拥有较长的学术生涯)所发表的论文,通过比较作者的早期论文(前5篇)和最新论文(后5篇)的研究领域变化情况,计算某一领域“加入”、“离开”和“停留”三种情况的作者数量,并通过计算女性和男性在该领域的净职业改变差值[净职业改变= (加入-离开) / (加入+离开+停留)]与女性在该领域所占比例的相关性,分析职业中期领域改变和性别差异之间的关系。结果表明,学者在职业中期的研究领域改变中更倾向于到其性别代表性较低的领域。

在稳健性检验中,作者通过改变论文数量(从使用前5篇和后5篇论文变为使用第1篇和最后1篇论文)、更换开始年份(从2001年开始改为从2011年开始,并排除在2011年之前发表过学术文章的学者)、改变所考察的作者(分析所有作者改为分析第一作者)及国家(由分析所有国家的总和改为分析单个国家的情况)进行分析,以测试结论是否会随数据及参数的变化而改变。总体而言,考察所有作者时,改变关键参数的结果具有稳健性,但仅考察第一作者时结果却并非如此。例如,单独分析文章数量最多的前5个国家的第一作者(前5篇论文和后5篇论文),并将开始年份改到2011年的分析结果中,美国和日本的第一作者在职业生涯中期的研究领域改变中,两种性别的改变情况基本相似。而在仅考虑第1篇和最后1篇论文时,日本的第一作者在职业中期的领域改变倾向于转向他们自身性别的人数更多的领域,而美国、中国和英国则呈现出弱相关。这种国际性差异表明国际间的作者署名策略存在差别,例如,在某些国家合作者交替成为主要贡献者的情况可能更为普遍,而在其他国家具有预定义的作者顺序的团队科学可能较为常见。


学术界比非学术界更容易留住STEM领域的女性


该研究中,除了相对较为女性化的领域,所有STEM领域都具有净女性增益。因此,与非学术性STEM职业相比,学术性STEM职业似乎能够更好地留住女性。对此的部分解释为:

(1)留住学术界STEM领域女性的措施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奏效,例如通过改变STEM文化以使女性的比例过低问题得到正视;

(2)不再希望在学术界STEM领域工作的女性可能仍然会留在学术界,但会转向非出版性的,以教学为重点的职业;

(3)学术性STEM研究通常发生在大学中,在那里女性可能会采取策略以应对她们所不希望见到的STEM文化,例如与非STEM领域的其他女性取得联络。这点与非学术性STEM的工作形成了鲜明对比,那些工作的部分工作场所规模较小,并且更加集中;

(4)越来越多的跨学科研究可能会给不满于STEM的女性提供与其他领域的研究人员合作的机会。

对于STEM和其他女性比例较低的研究领域而言,它们可能会成为女性在职业中期改变领域的净受益者(至少从继续在同样的职业工作并继续发表成果的学者角度考虑是这样)。并且与其他STEM职业相比,学术界STEM领域可能不会令那些将其作为职业的女性离开这些领域。因此,对于接受过STEM培训的坚定的女性学者来说,比起将其留在STEM领域,首先将她们招募进来显得更为重要,除非有其他证据表明,STEM领域的女性通常是彻底离开学术界而非改变研究领域。




fullsizeoutput_5a.jpeg

[1] Thelwall, M. (2020). Mid-career field switches reduce gender disparities in academic publishing. Scientometrics. https://doi.org/10.1007/s11192-020-03445-1.

[2] Rosser, S. V., Barnard, S., Carnes, M., & Munir, F. (2019). Athena SWAN and ADVANCE: Effectiveness and lessons learned. The Lancet, 393(10171), 604–608.

[3] Best, K. L., Sanwald, U., Ihsen, S., & Ittel, A. (2013). Gender and STEM in Germany: Policies enhancing women’s participation in academi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nde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5(3), 292–304.

[4] Boynton, J. R., Georgiou, K., Reid, M., & Govus, A. (2018). Gender bias in publishing. The Lancet, 392(10157), 1514–1515.

[5] Huang, J., Gates, A.J., Sinatra, R., & Barabási, A. (2020). Historical Comparison of Gender Inequality in Scientific Careers Across Countries and Discipline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PNAS), 117(9): 4609-4616.

[6] Glass, J. L., Sassler, S., Levitte, Y., & Michelmore, K. M. (2013). What’s so special about STEM? A comparison of women’s retention in STEM and professional occupations. Social Forces, 92(2), 723–756.











fullsizeoutput_58.jpe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92012-1235537.html

上一篇:疫情之下,学术界如何应对国际紧急卫生突发事件?

3 武夷山 黄永义 杨顺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2 18: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