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Ulijiang 分享以科学家为对象的研究论文

博文

负面的引用 精选

已有 4793 次阅读 2019-4-9 14:39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说明:本博客与微信公众号“林墨”同步更新,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可授权转载请扫码关注“林墨”公众号。

2.png

2015年,PNAS上刊载的一项研究对学术论文中的负面引用现象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在免疫学领域,负面引用现象并不罕见。被负面引用的论文不一定“差”;“结果与讨论”部分更容易施加负面引用;论文被负面引用后其被引量不会明显降低;施加负面引用的作者和原作者之间可能有一定的学术联系和地理上的亲缘性。

 

步一 / Indiana University

2.jpg

注:图片来源于科学网

加菲尔德博士曾经在上世纪60年代通过定性分析引用位置、内容和形式总结出15种不同的引用动机,如提供论点的支撑等[1]。在这些不同的引用动机中,有一些是“负面”的,例如批评前人的工作(criticize previous work)。2015年一篇发表在PNAS期刊上的实证研究则对“负面”引用做出了具体的研究[2] 。该研究结合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和文献计量学方法,对Journal of Immunology上刊载文章的引文句进行了情感分析。

负面引用是否常见?

实证研究共使用了76万多条引用关系。研究发现,在所有引文关系中,共发现了2.4%左右的负面引用关系。这一数字在PLoS One的数学类文章中也有1.7%。因此,在免疫学领域,负面引用虽然并不十分常见,但因论文和引用关系总数较大,因此负面引用也不可忽视。

关于如何识别负面引用关系,本研究首先用人工识别的方式识别了15000个负面引文句作为训练集,然后使用了自然语言处理的方法对其他引用关系进行了分类预测。

什么时候出现第一次负面引用?

对于曾经被负面引用的免疫学文章来说,它们第一次被负面引用的峰值是在发表后的2-4年。这些文章每年被负面引用的次数分布在时间维度上呈现明显的先增加后减小的趋势。其实,免疫学文章在发表后的第2-4年出现峰值可能因为这些文章在这个时间段还比较新,其中的很多实验、理论还没有被进一步证实和讨论,因此受到学术界的更多关注。

2.jpg

注:图片来源于参考文献2(论文第一次被负面引用的年龄与所占的比例)

被负面引用的文章是不是很差?

对于被负面引用过和没有被负面引用的免疫学文章,该研究还分析了其年均被引量。结果显示,被负面引用的免疫学文章其年均被引量明显高于没有被负面引用的免疫学文章,而且在其发表后的15年内年年如此。这表明,被负面引用的免疫学文章可能拥有更高的科学影响力,它们并不一定“差”。

论文的哪个部分最容易被负面引用?

通过比较发现,一篇施引文献的结果与讨论部分最可能含有负面引用(84%),而这部分只有42%是非负面引用。这表明,论文的实证研究结果和讨论部分最容易被负面引用,比如其结果和某研究结果“不一致”(inconsistency)等等。

不过,值得指出的是,研究没有发现理论与方法部分的负面引用比例高,但这很可能是由于免疫学家在撰写理论与方法部分时,即便有了一次负面引用,但因其在这部分行文较为晦涩,算法可能没有将其识别为一次负面引用。

谁在负面引用?

通过逻辑斯蒂回归模型,研究发现,免疫学作者的学术网络关系与负面引用很相关,也即作者的合作者、合作者的合作者等会对本作者施加一些负面引用。此外,处于同一学科的研究者以及地理位置上更近的研究者更倾向于施加负面引用。

被负面引用后会对文章产生负面影响吗?

通过比较一篇被负面引用的论文及其对照组,研究发现,被负面引用后,免疫学文章的被引量短期内不会明显减少。但发表8年后会和对照组文章相比其被引量会有一定的减少,但这种减少的趋势很微小。


3.png

[1] Garfield, E. (1964). Can citation indexing be automated? In Proceedings Symposium of the Statistical Association Methods for Mechanized Documentation, pp. 2-4, March 17- 19, 1964, Washington D.C., U.S.A.

[2] Catalini, C., Lacetera, N., & Oettl, A. (2015). The incidence and role of negative citations in scienc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12(45), 13823-13826.


林墨末尾.p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92012-1172304.html

上一篇:谁离成功更近?一帆风顺 or 越挫越勇
下一篇:[转载]刘则渊:在科学与人文交融的校园里

5 黄永义 武夷山 刘立 许培扬 俞立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4 12: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