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Ulijiang 分享以科学家为对象的研究论文

博文

科学家的职业生涯正变得越来越短了吗? 精选

已有 3656 次阅读 2019-1-23 12:2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说明:本博客与微信公众号“林墨”同步更新,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可授权转载请扫码关注“林墨”公众号

2.png

研究表明,在竞争激烈的科研生涯中,科研人员职业生涯长度都显著缩短,长期活跃者的比例不断减少,而短期科研人员的比例却逐渐增加。


汪玲 / 大连理工大学科学学与科技管理研究所


photo-1543491713-3396836dfe46.jpg

(林墨插画师:何广生)


当代科学的特点主要表现为出版物数量的指数增长和大科学团队的兴起。然而,虽然近年来获得博士学位的人数有所增加,但学术职位的数量却并没有出现相应的增长。因此,一个科学家如何在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环境中保持长久的职业生涯,就成为了衡量其职业成就的一个重要标准[1,2]。


在PNAS期刊新发表的一篇文章中, 为了探究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科研人员职业生态的变化,作者Milojević等人选取了天文学、生态学、机器人科学三个学科领域的科研人员,对他们在科研活动中所担任的角色以及科学职业生涯的状态进行了跟踪分析[3]。


从配角到主角并不容易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将科研人员在知识生产中扮演的角色分成如下两种:主要作者和协作作者。主要作者是指在他们研究生涯中至少在一篇论文的发表过程中曾担任执行者(比如第一作者)的角色;而协作作者则是指在他们的研究生涯中从未担任过此类角色的作者。


Milojević等人发现,主要作者的比例在三个学科中都是相似的,这表明科研人员角色的转换可能遵循一个普遍模式。同时文章还指出,随着劳动分工和科研团队规模的扩大,越来越多的科研人员担任着协作者的角色,然而从协作者到主要科研人员的“升级”却并不容易。


科学家职业生涯显著缩短


随着科学研究越来越专门化,研究人员需要拥有专门的技术知识来操作日益复杂的仪器和数据,这一需求催生出了一大批必不可少的协作者。然而,尽管这些协作人员的存在至关重要,但他们在某些领域正遭受着更大的职业风险以及更糟糕的职业前景。Milojević等还区分了科学家的五种典型的职业生涯形态:昙花一现型(只发表过一篇论文的科研人员)、初期引退者(发表过多篇论文,从事所在领域0-10年后退出),早期引退者(从事所在领域研究11-15年后退出),中期引退者(从事所在领域研究16-20年后退出),以及长期活跃者(研究生涯超过20年的科研人员)。


通过观察近半个世纪的科研人员结构的变化,作者发现,在上述三个学科中,科研人员职业生涯长度都显著缩短。长期活跃者的比例不断减少,而短期科研人员的比例却逐渐增加。


在天文学领域,半数科研人员退出所在研究领域的时间,即科研人员的半衰期,从20世纪60年代的35年,缩短到2010年的5年。而且相对于“主要作者”,协作作者的半衰期更短。但是,在生态学和机器人技术领域,主要作者和协作作者的半衰期基本一致。


同时研究发现在过去的20年里昙花一现型研究者的比例有所增加,其中约有四分之一的昙花一现现象是由主要作者引起的,这一比例在20世纪60年代高达60%,这表明即使在从未真正走上某一学科研究道路的人群中,也经常会有人迈过第一作者的门槛。


作者还分析了可能影响一个科研人员的学术生涯长度的因素,比如科研产出水平、引用水平和合作水平等。对于主要作者来说,这三个因素对其学术生涯长度都有着正面影响,其中科研产出对主要作者的影响最大:早期发表过一篇文章的主要作者的生存率仅为50%,而发表过20篇文章的作者的生存率上升至85%,而对于协作作者来说,尽管上述三个因素都对其学术生涯长度有着一定的影响,但这些影响都并不太显著。

 

3.png

 

[1] Milojević, S., Radicchi, F., & Walsh, J.P. (2018). Changing demographics of scientific careers: The rise of the temporary workforce[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5 (50): 201800478.

[2] Sinatra, R., Wang, D., Deville, P., Song, C., & Barabà si, A. L. (2016). Quantifying the evolution of individual scientific impact. Science,354 (6312), aaf5239-aaf5239.

[3] Geuna A , Shibayama S . (2015). Moving Out of Academic Research : Why Do Scientists Stop Doing Research? Global Mobility of Research Scientists, 2(1):271-303.

 

林墨末尾.p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92012-1158650.html

上一篇:让JOI 编委会不惜以辞职而捍卫的Open Citation到底是什么鬼?
下一篇:那些错误的分类号,有没有误导你投稿 | 林墨

8 武夷山 黄永义 徐耀 钱磊 王从彦 强涛 shenlu puhj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7 16: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