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Ulijiang 分享以科学家为对象的研究论文

博文

姓氏越靠前越容易成功吗? 精选

已有 7932 次阅读 2018-7-24 16:34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说明:本博客与微信公众号“林墨”同步更新,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可授权转载请扫码关注“林墨”公众号

2.png

作者署名是学界的重要问题。署名顺序与作者贡献、所属学科的特点密不可分。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姓氏与学术成就之间不存在相关关系。


步一 / Indiana University


1.jpg

注:图片来源于果壳网(https://www.guokr.com/article/441290/)。“因发现胰岛素而共同摘得1923年诺贝尔生理学奖的班廷弗雷德里克•班廷(Frederick Banting)和约翰•麦克劳德(John Macleod),就在获奖后各自抬高自己的贡献,班廷声称麦克劳德仅仅提供了实验室与器材,而没有对实验做出任何实质性帮助;而麦克劳德在演讲中谈及最初的灵感时,则根本就没提到班廷的名字。”


论文中的署名顺序


发表论文的过程中,作者署名是极为关键的问题。一般说来,第一作者是论文中贡献最大、最为直接的作者,而通讯作者则往往是一个项目或课题的负责人,常常负责论文的最终把关、可靠性和经费等问题[1]。所以如果学生为第一作者,那么该文的通讯作者很可能是导师(尽管这不是绝对的)。在科学评价过程中,论文中作者的署名顺序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在科研人员的职称升迁、经费分配等方面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不同学科论文中的署名顺序有显著不同,这与不同学科的特点与学术传统紧密相关。按道理来讲,一篇学术论文的署名应该得到所有合作者的同意和许可。

 

署名顺序和作者贡献


那么,署名顺序和作者贡献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我们认为署名顺序越靠前作者贡献越大的话,第一作者比第二作者应该多多少贡献呢?


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徐健等人的一篇综述论文[2]对不同学科已有的分配作者贡献的方式做了一定的梳理。文章指出,署名顺序和作者贡献的关系主要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线性关系,例如把所有作者赋予相同的贡献度,或者相邻作者的贡献差值相同,等等。第二类是非线性关系,例如相邻作者的贡献差值等于一个与作者位次相关的函数,等等。剩余的一些分配方式则被归入了第三类,例如给第一作者和(或)通讯作者赋予额外的贡献度,等等。

 

共同第一作者和共同通讯作者


此外,某些学科(例如生物学、物理学等)的某些论文还会在文中明确指出,某些作者“对文章的贡献相同”,这样就产生了“共同第一作者”、“共同通讯作者”等现象。例如,论文作者列表中排在第一位和第二位的作者如果姓名旁都有注释“对文章的贡献相同”,那么他们则是该文的共同第一作者,排名不分先后。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目前SCI和SSCI数据库中对于共同第一作者和共同通讯作者的收录并不完全,存在一定的误差。

 

作者排名的姓氏字母表顺序


在某些学科,作者的署名顺序并不一定根据贡献大小来决定。例如,有些学科中使用作者姓氏的字母表顺序进行排序。这样,相比于X、Y、Z开头的作者,姓氏以A、B、C开头的作者更容易排在靠前的位置。今年3月发表在Science期刊上关于科学学的一篇综述[3]便是如此,除了第一作者Santo Fortunato和排名最后的通讯作者Albert-László Barabási外,剩余排在中间的作者便以其姓氏的字母表顺序排列。

 

姓氏越靠前,越容易成功吗?


长久以来,由于很多学科的作者排名使用了姓氏字母表顺序,所以人们潜意识地认为姓氏靠前的作者更有可能性取得更大的成功,例如发表更多的论文、获得更多的引文等等。但2016年发表在Scientometrics上的一篇论文[4]通过实证研究显示,这一观点并不一定正确。


该论文使用了四个社会科学的学科(经济学、心理学、政治学和社会学)、三个自然科学的学科(化学、数学、物理)和两个工程科学的学科(城市工程、机械工程),并分析了这些学科内正教授学术成就与其姓氏顺序的关系。结果显示,姓氏顺序与学术成就之间并没有显著的相关性——姓氏靠前和靠后的教授们在学术成就上并没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此外,在所在学科排名靠前的机构任职的教授们其姓氏也没有较为明显的规律。


3.png


[1] He, B., Ding, Y., Yan, E. (2012). Mining patterns of author orders in scientific publications. Journal of Informetrics, 6(3), 359-367.

[2] Xu, J., Ding, Y., Song, M., Chambers, T. (2015). Author credit-assignment schemas: A comparison and analysis.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67(8), 1973-1989.

[3] Fortunato, S., Bergstrom, C. T., Börner, K., Evans, J. A., Helbing, D., Milojević, S., ... & Vespignani, A. (2018). Science of science. Science, 359(6379), eaao0185.

[4] Yuret, T. (2016). Does alphabetization significantly affect academic careers?. Scientometrics, 108(3), 1603-161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92012-1125702.html

上一篇:高铁,影响了研发合作
下一篇:我有多个邮箱,论文中应该用哪个?

6 武夷山 刘立 章成志 黄永义 郭景涛 高建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9 19: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