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Ulijiang 分享以科学家为对象的研究论文

博文

姓氏透露了科学家移民、性别差异与裙带关系

已有 622 次阅读 2017-11-4 11:23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说明:本博客与微信公众号“林墨”同步更新,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可授权转载请扫码关注“林墨”公众号。

PNAS》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姓氏分析可以展现全球学术机构中的雇佣模式。该研究采用了非常简单的数据——科学家的姓名、所属学科领域以及地域信息,揭示了意大利、法国、美国的学术体系中隐含的微妙信息。

编译作者:闵超 / 南京大学            原文作者:JacopoGrilli & Stefano Allesina

素材来源:PNAS                       图文编辑:李江 / 浙江大学

注:图片来源于谷歌图片

在生物学领域,姓氏常被一些研究当做人类迁徙与遗传关系的一面镜子。最近一项对意大利学术机构姓氏分布的研究引发了有关学术界裙带关系的讨论——即教员雇佣自己的亲属。该研究分析了来自意大利、法国与美国的学术机构教员的姓氏数据,发现美国学术系统中人员的地域分布比较均匀,而意大利学者则倾向在本地的学术机构工作,这些机构中裙带关系较为严重,不过,趋势有所缓和。

来自意大利、法国和美国的样本

该研究采用了三个数据集(相关数据和代码可以在此下载http://github.com/StefanoAllesina/namepairs)。

意大利的数据集主要包括教员的姓名、所在机构、级别(助理教授、副教授以及正教授)与性别。作者将城市、地区信息也补充进来。研究分别选取了2000年、2005年、2010年以及2015年的数据,分别包含了52,00460,28858,692以及54,102位教员。

法国的数据集包括法国科学研究中心(CNRS)所有研究人员的姓名、部门以及地区。每一个部门对应一个科学领域和地点。数据还包括了提供婚前姓氏的女性学者信息。这一数据集中共有44,860位学者。

美国的数据集则来自38所顶尖的(R1)研究机构和大学。由于原始数据并不包含学科信息,作者将学者姓名与Scopus数据库进行匹配,成功得到36,308位学者的学科数据。

测算同姓组合的概率

每一位学者都对应着一个研究机构与研究领域,因此,可以计算出在同一个研究机构从事同样研究领域的学者中有多少人有相同的姓氏,从而算出有多少对学者共享某个相同的姓氏。作者称之为同姓组合Isonymous PairIP)。随后,姓氏数据被分别在国家、城市、领域三个层面进行一百万次随机化处理,从而算出同姓组合的观测值(实际数据)与期望值(随机结果)的比值。在此基础上,再考虑两代人的年龄差等因素,便可以判断裙带关系的概率。

在美国,移民可能导致同姓组合概率高;女性较多可能导致同名组名的概率高

在美国数据中,物理与数学领域的同姓组合显著多于随机产生的结果,或许移民流向是其原因之一。例如,在美国数据集中Zhang是化学和数学领域最常见的姓氏,也是农学、地质学及物理学中第三常见的姓氏,但在社会学和人文科学中只能排到第41名和第115名;Smith在人文科学、社会学、医学以及农学都位列前三名,但在化学排第20名,在地质学排第47名。同时,同姓组合的观测值与随机值的比值在数学和物理学领域大幅下降,而在教育学、医学、和社会学等受移民影响较小的领域则显著上升。

将上述随机化实验中的姓氏换成名字,可以发现在某些领域,共享相同名字并且工作在同一个研究机构的情况显著高于预期水平。作者认为这种现象有一个很简单的解释:女性在某些领域的比例较低。例如,实际值与观测值的比率在女性比较少的领域较低,如工业工程与物理学,而在女性稍多的领域则较高,如人文科学、教育与生物学。

意大利学术界盛行裙带关系

三个数据集显示,地理分布与移民因素都会显著地影响到学术机构中同姓组合的数量。然而,当这项研究同时考虑到上述两项因素后,仍然观察到一些有趣的现象。

以往的研究曾经指出意大利学术系统存在裙带关系,即父亲雇佣儿女或者兄弟。为验证假设,作者为所有学者分配一个类别(例如学术级别,性别,在职,或者退休),然后计算特定的类别组合(例如男性-女性,在职-退休)中同姓组合的数量,最后将同一个学术机构中的类别组合随机打散。例如,如果过多的同姓组合是因为裙带关系引起的,就会在同一个学术机构中观察到许多拥有不同学术级别的同姓组合(由父亲与子女的年龄差距引起)。基于一万次随机实验,作者发现,正教授-非正教授的类别组合在四个意大利数据集中均存在显著过多的现象。与此类似,男性-男性、退休-在职的两种类别组合中也存在着显著过多的现象。

政策正在扼制裙带关系

2010年,意大利出台了一项限制学术机构聘用教员亲属的法规,这项法规的效果在数据集中得到很好的体现。2005年和2010年,新雇佣者与现有教员的同姓组合并未显著低于随机频次,但是2010年与2015年的这类同姓组合则明显低于随机水平。


Grilli,J., & Allesina, S. (2017). Last name analysisof mobility, gender imbalance, and nepotism across academic systems.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4(29), 7600-7605.



科研合作中的家族关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92012-1083744.html

上一篇:对青年学者而言,期刊影响因子是维持公平的手段
下一篇:即便我们不引用维基百科,我们依然在被他雕刻
收藏 分享 举报

2 杨正瓴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8 07: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