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墨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Ulijiang 分享以科学家为对象的研究论文

博文

对青年学者而言,期刊影响因子是维持公平的手段 精选

已有 8636 次阅读 2017-11-1 08:43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说明:本博客与微信公众号“林墨”同步更新,所有内容均为原创,可授权转载请扫码关注“林墨”公众号。

期刊影响因子是科学评价中的重要指标。尽管旧金山宣言建议放弃使用影响因子作为科学家个人学术业绩评价的工具,但是,BornmannWilliams的最新研究表明:在一定程度上,期刊影响因子可以用于评价青年学者。在缺乏有效的同行评议的学术环境中,期刊影响因子等定量指标除了承担学术评价的功能,还承担着维持公平的功能。

编译作者:步一 /Indiana University     原文作者:Bornmann,L., & Williams, R.

素材推荐人:熊泽泉 / 华东师范大学      图文编辑:李江 / 浙江大学


注:图片来源于必应

影响因子的利与弊

如何遴选优秀的研究人员在科学发展过程中至关重要。这些优秀的研究人员可以得到更多的项目、经费等学术资源。以欧洲分子生物学组织(European MolecularBiology OrganizationEMBO)为例,该组织基金评选过程中重视的几个条件包括:(1)申请者在申请前的研究成果;(2)申请项目的重要性和新颖性;(3)所在实验室的综合考量。同时,EMBO的遴选过程要求申请者必须有至少一篇第一作者(或共同第一作者)的文章被国际期刊录用。不过,对于如何鉴别国际期刊的水平或者申请者发表文章的质量,一般来说,评审委员会的成员倾向使用期刊影响因子(journal impactfactorJIF)进行评估;这一数据可以从一年一度的期刊引证报告(Journal CitationReport)上得到。某期刊影响因子等于两年内该期刊发表文章的引用量除以该期刊两年内发表的论文总数。因此,如果某期刊的影响因子等于1.00,这说明该期刊两年内发表的文章平均每篇被引了1次。多项研究显示,这种基于JIF的评估方式较为简单,易于操作,并已经在多个学科内普遍使用且显示出一定的效度。

然而,JIF也存在诸多问题。首先,JIF的计算仅仅基于两年内的期刊数据。然而不同学科引用的行为和习惯有所差异,这种仅基于两年时间进行计算的方式并不适用于各个学科,特别是发展较为缓慢的学科。同时,很多迟滞承认的论文也不能计算到JIF中。此外,JIF的计算本质上是一种取平均的方式,但一本期刊两年内不同文章的引用分布是很不均匀的,因而,JIF没有详细处理期刊内大多数零被引或低被引的论文。

影响因子可用于评价青年学者

在研究人员职业生涯的早期,评价他们成果的好坏以及预测他们最终的影响力并非易事。当前的一个常用方式就是使用他们发表论文所在期刊的影响因子进行评估。如上所述,这种方式也存在很多问题。近日,BornmannWilliamsJournal of Informetrics上发表了一篇论文,研究期刊影响因子是否适合评价年轻学者。该研究的数据集来自于自然科学引文索引扩展版(SCI-E)、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和艺术与人文科学引文索引(AHCI)中与ResearcherID数据匹配上的作者集。这项研究还对每个期刊每年的影响因子根据其所在的领域(由Web of Science数据库提供)和年份进行标准化操作。

研究结果显示,期刊影响因子对于评价年轻学者有一定的功效,这具体体现在:使用期刊影响因子能够将未来在领域内被引数量平均值之上和之下的研究人员有效地区分开。同时,研究人员职业生涯早期在影响因子高的期刊(使用期刊印证报告中Q1分区的期刊进行度量)上发表论文,与其之后职业生涯中获得的被引数量存在一定的相关性。

但是,研究认为,在评价年轻学者的过程中,期刊影响因子不应该被单独使用。首先,并非所有的学术成果都以期刊论文的形式呈现——在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等领域,出版著作也是研究人员重要的研究成果;在计算机等领域,顶级会议的论文是评价他们研究的主要方式之一。如果仅仅使用期刊影响因子,将不能全面评价一名年轻学者的学术成就。同时,研究提倡,其他的一些计量指标(如研究的新颖性和重要性、所在机构的水平等)应该和期刊影响因子共同使用,进行更为有效的科学评价。

影响因子也承担着维持公平的功能

尽管旧金山宣言建议放弃使用期刊影响因子作为科学家个人学术业绩的评价工具,但是,在缺乏有效同行评议的学术环境中,期刊影响因子等定量指标除了承担学术评价的功能,还承担着维持公平的功能,尤其是对青年学者。影响因子等定量指标成为众矢之的时,人们确实认识到了定量指标潜在的危害,但他们也有意或无意忽略了后面这项功能。



[1] Bornmann, L., & Williams, R.(2017). Can thejournal impact factor be used as a criterion for the selectionof juniorresearchers? A large-scale empirical study based on ResearcherIDdata. Journalof Informetrics, 11(3), 788-799.

[2] Bornmann, L., Wallon, G., & Ledin,A. (2008). Doesthe committee peer review select the best applicants forfunding? Aninvestigation of the selection process for two European MolecularBiologyOrganization programmes.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3(10), e3480.

[3] Koski, T., Sandström, E., &Sandström, U. (2016).Towards field-adjusted production: Estimating researchproductivity from a zero-truncateddistribution. Journal of Informetrics,10(4), 1143–115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92012-1083255.html

上一篇:国际期刊编委越多,机构的发文量越大吗?
下一篇:姓氏透露了科学家移民、性别差异与裙带关系
收藏 分享 举报

13 黄永义 王从彦 刘立 张强 高友鹤 黄仁勇 熊泽泉 沈律 赵克勤 皮江 李万春 王瑞 文克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0 08: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