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科学家的个人知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ngfei 民间科学家@中国 scientist@world

博文

Santa Barbara的诺贝尔 精选

已有 28826 次阅读 2014-10-8 14:34 |个人分类:奇闻逸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杨祖佑,Santa,Barbara,中村修二,David,Gross,大师,大楼| David, Barbara, Santa, 杨祖佑, 中村修二

Santa Barbara的诺贝尔

10.07.2014

Santa Barbara的中村修二(Shuji Nakamura)

今天早上醒来在床上看见今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新闻,获得者中有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教授中村修二(Shuji Nakamura),记得太太以前好像写过有关中村修二的报道,就赶紧去告诉正在准备早餐的她。

听到我的新闻,她不以为然地说:“我早就知道中村修二会得诺贝尔奖。不信就去看我2008年采访Santa Barbara校长杨祖佑先生的文章。”

她说的那篇文章是2008年2月19日发表在科学时报上的报道《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校长杨祖佑:寻找天才 为大师建大楼》。

科学时报《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校长杨祖佑:寻找天才 为大师建大楼》报道链接: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082198153320201531.html

杨祖佑(Henry T.Yang)从1994年到现在,在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已经做了20年校长(Chancellor),而在此期间,该校已经有六位教授获得诺贝尔物理、化学和经济学奖。其中好几位诺贝尔奖获得者都是杨祖佑任校长之后请来的,也包括今天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中村修二。关于聘请中村修二到Santa Barbara,太太的文章中是这样写的:

杨祖佑决定邀请中村修二加盟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当我们飞到日本时,发现中村修二在地下室做实验,职位只是一个技术员,我知道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他说:“于是我们为他配备研究团队,甚至让团队中的研究人员到日本工作一年,学习日语,为他营造一种日本文化环境,让他能愉快地呆在大学里。”

2006年,中村修二获得芬兰千禧年基金会颁发的2006年千禧年技术奖,表彰他发明了革命性的新光源——蓝色、绿色和白色的发光二级管和蓝色激光。

Santa Barbara的杨祖佑(Henry T.Yang)

太太说,她2007年12月在杭州采访杨祖佑,是丘成桐教授建议的。当时她在杭州采访第四届华人数学家大会,采访中丘先生对她说:“Santa Barbara的杨祖佑校长也在这里,国内很少有人了解他。国内报纸上常常报道的是加州大学Berkeley分校的华裔校长田长霖。田长霖更多是因为在世界知名的Berkeley做校长,才变得有名。杨祖佑更厉害,他任校长这些年已经使得加州大学Santa Barbara分校世界知名。你应该采访他,这样可以让大家了解什么是真正好的大学校长。他这样的校长才是中国大学需要的。”

这是后来那篇《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校长杨祖佑:寻找天才 为大师建大楼》报道的由来。

到今年为止,杨祖佑已经在Santa Barbara做了20年校长。国内大学校长的任期如果没有上限,也许对大学的建设和发展会更好吧?

Santa Barbara校网杨祖佑校长信息链接:https://chancellor.ucsb.edu/index.cfm

Santa Barbara的David Gross

杨祖佑1997年从普林斯顿聘请David Gross加盟Santa Barbara,2004年David Gross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说来我跟David Gross还有一面之缘,今天也就一并想起来了。

2005年10月4日诺贝尔物理学奖宣布那天晚上,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欧阳钟灿所长在北京友谊宾馆宴请David Gross夫妇,也顺便请了我太太和我。我太太在此之前采访过Gross,而Gross夫人也做科学传播工作,所以她们俩正好有共同的话题可以相互交流。这种事情本来没我啥事儿,但欧阳老师和我还算熟悉,他大概也不认为我对物理是一窍不通,另外还可以适当时候客串几句翻译,所以也顺便请了我。

我们入席的时候,瑞典那边还没有宣布2005年物理学奖获奖者的名单。Gross说了一组他自己觉得可能获奖的日本物理学家的名字。饭吃到一半结果宣布出来,当年的物理学奖颁给了量子光学和激光光谱学,和他预测的并不一样。不过2008年三位日本物理学家的确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可见Gross心中还是有数的。

我在和Gross交谈的时候说了一件我至今仍然还觉得尴尬的评论。席上我坐在Gross旁边,所以跟他东聊西聊。其中我鬼使神差地对他说:“您和您的第一个学生的工作就让你们一起获得了诺贝尔奖,世界上还能有比这更幸运的事情么?”这句话刚出嘴边我就开始后悔,因为这似乎有暗示他沾了学生的光的嫌疑。Gross对这句话没有直接回答,只是不露声色地王顾左右而言他。这是我那天晚上记忆最深刻的一个插曲,从那以后我时常告诫自己,以后对诺奖得主说话,一定要多经过几遍脑子。

Santa Barbara和我

我和Santa Barbara的关系,是当年在国内的时候参与该校Alec Wodtke教授主持的一个中美联合项目,在2005和2008年在Santa Barbara化学系做过两次学术报告。Alec在六年前去了德国做马普所的一个所长。有以下一篇博文为证,其他就不多说了。

《There is always plenty of room at the top》博文连接: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6-37559.html

我,太太,Gross夫妇(2005年10月4日友谊宾馆)

两位同行(2005年10月4日友谊宾馆)

吴岳良、欧阳钟灿、David Gross 等(2005年10月4日友谊宾馆)



2014年诺贝尔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6-833934.html

上一篇:《论科学期刊的毒害效应》
下一篇:诺贝尔化学奖:学妹和学妹的先生

45 曹聪 杨建军 武夷山 罗德海 喻海良 孙学军 张能立 刘全慧 林珂 房辉 王守业 唐自华 戴德昌 LetPub编辑 李伟钢 谷道楠 傅云义 谢蜀生 姚小鸥 廖晓琳 史晓雷 李银生 刘凡丰 李宇斌 郭胜锋 王晓明 余党会 李学宽 彭真明 何凌云 曹裕波 印大中 张立波 李毅伟 shenlu biofans XY xchen qzw yjxia rosejump eastHL2008 crossludo yunmu hx000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6 08: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