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科学家的个人知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ngfei 民间科学家@中国 scientist@world

博文

货真价实的科普(二):Harold Kroto

已有 13075 次阅读 2007-3-13 22:59 |个人分类:科普科普|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货真价实的科普(二):Harold Kroto

2007.3.13

这里给大家介绍诺贝尔奖化学奖获得者Harold Kroto的高级科普网站The Vega Science Trust(http://www.vega.org.uk/)。

这个网站有非常丰富的科普材料和专门制作的科普节目,包括许多著名科学家的采访录像和科普演讲录像,很多都可以在网上免费观看。我个人觉得Vega的节目货真价实,可是对大多数人来讲也许太严肃了,不是谁都一定会喜欢。

Harold Kroto是1996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他和美国Rice大学化学系的Richard Smalley(1943- 2005)、Robert Curl一起因为1986年发现C60足球烯分子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C60是由60个碳原子组成的形状如足球的稳定分子。1986年以前,人们并不知道C60的存在,而现在它已经是中学化学课本中的标准内容。和1991年发现的纳米碳管一道,C60和纳米碳管化学不仅救活了看起来快没戏了的无机化学,还象征和推动了整个纳米科学的发展。

 用Kroto的话来说,所有这一切开始于他对宇宙中的含碳原子的小分子的微波光谱的研究。C60的发现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有关这个故事的最好版本可以从吉姆 巴戈特的《完美的对称-富勒烯的意外发现》一书中找到。 2001年5月10日我陪同Kroto在北京饭店接受记者采访时,问过他对《完美的对称》一书的评价。他问我:“你看过日本电影《罗生门》吗?”我说看过。他说:“每一个做科学研究的人和想弄清真相的人都应该看一看《罗生门》。我只能说吉姆 巴戈特,他是我的好朋友,写的这本书是最接近事实的一个版本。但是即使这样,有一些事情他仍然无法说清楚。所以,只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不管怎么说,C60的发现和科学内容是真实的,这才是最重要的。”我当然知道,Kroto所指的见仁见智,是说他和Smalley对C60的发现有着不同版本的说法和解读,其差别在二人发表在《现代物理评论》上的诺贝尔演讲词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到。

我问Kroto先生发现C60对于他的意义。他说,C60的发现大大地改变了他的生活,但对他来讲完全是个意外。他是小分子转动光谱的权威,他对星际稀薄气体中可能存在的直链含碳小分子光谱的研究促使他与美国科学家Smalley等合作,试图在真空飞行时间质谱中产生直链含碳小分子。结果他总共在Smalley的实验室中做了10天左右的研究,就一道偶然发现了稳定的C60分子。所以,Smalley会认为没有Kroto,自己可能迟早会单独发现C60,而Kroto会认为没有自己的建议,Smalley很长时间内也不会想到做那个实验。不管他们自己的说法多么罗生门,反正他们是一起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

Kroto说,如果没有发现C60,他仍然是一个成功分子光谱学家,以他在分子转动光谱上的研究而知名于同行之中。于是我告诉他其实我对C60一点兴趣也没有,而我的确有一本他的《分子转动光谱》平装本,因为我也算是光谱学家。于是他很高兴地告诉我我应该买一本该书的精装本,因为其封面是他自己设计的。他上学时就迷上了设计书皮,然后他拿起一本中文的《完美的对称》,告诉我说这个封面设计得很不好。

我于是向Kroto先生问起他以前关于转动光谱的研究。他说他早年在加拿大做博士后时,周围的同事对分子转动光谱的理论和技术的掌握都远超过他自己。于是他想,也许自己可以扬长避短,做一些别人不擅长的研究。于是他利用自己的化学上的特长,花时间合成了一系列别人没有的那些地球上不太稳定的小分子进行光谱测量。结果他首先研究的这些分子很多在宇宙中的星际物质中大量存在,并且后来在宇宙光谱中被测量到,于是他自己成了该领域重要的专家,还写了那本分子转动光谱的专著。Kroto先生讲的这个故事倒是包含了很值得借鉴的研究经验,所以我自那以后就更自觉地经常衡量自己在研究中的长处和短处,果不其然真的获得了一些一直被同行所忽略的结果。

Amazon网页上Kroto的光谱学专著Molecular Rotational Spectroscopy的信息: http://www.amazon.com/Molecular-Rotation-Spectra-H-Kroto/dp/048667259X

2001年5月Kroto来北京是参加“第四届中国北京高新技术产业国际周科学家新世纪论坛”的活动,并于5月11日在人民大会堂作题为《科学——在格格不入的世界中》(Science-a round peg in a square world)的主题演讲。我当时被征召去做Kroto演讲时的翻译,我和他同时站在台上,我的任务是在他讲完几句英文后,紧接着为听众将其翻译成中文。这个演讲内容非常有趣,但涉及的内容和问题很广泛和复杂,是我做过的最难的一次翻译。还好我把它顺利完成了。如果大家对这个演讲感兴趣,可以在Vega的网站上找到Kroto一年后在英国皇家学会上接受Micheal Faraday Award时做的一个题目相同,而且内容基本上一样的演讲。这个演讲很有意思,大家有兴趣去看看,同时也就知道当时我为他做的那个翻译工作真的是颇有些挑战性。

2002年Micheal Faraday Award演讲Science-a round peg in a square world的Real Video录像: http://www.vega.org.uk/video/programme/62

那天在人民大会堂主持Kroto演讲的是当时的北京市长刘淇,Kroto的演讲紧在路甬祥院长关于中国科学发展的一个演讲之后。那天开会之前Kroto先生和我在大会堂后台等着路院长的接见。Kroto问我我们在等谁,我说在等我们中国科学院的院长(president),是中国最重要的科学领袖。说到president,于是我们开始讲起英文中关于president的笑话。我说,以前有一个美国副总统(vice president)住的饭店发生火警,大家都到了楼下,警报停了之后,副总统往楼上走时,保安拦住他说现在还不能上去,他说我是vice president,保安放他过去后又叫住他,说你不是饭店的vice president,而是美国的vice president, 我还是不能让你现在上去。于是Kroto先生兴致来了,说,我给你讲一个更好笑的。说是有一家宠物店卖各式各样的聪明鹦鹉及宠物,有一只鹦鹉能说会道,老板说要五块钱,另一只鹦鹉还会唱歌,老板说要五十,还有一只鹦鹉从来一声不吭,老板说要五百。别人问为什么一声不吭鹦鹉的要五百,老板说,因为另外两只鹦鹉总是称它president,它最重要,也最贵。老家伙刚讲完,我正乐着,路院长和随从就进来了。幸好路院长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我是他的手下。

 当天晚上,还陪Kroto先生到北京四中参观,并与四中的学生讨论科学。其中一个学生问道: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为什么还要学化学?Kroto回答说:21世纪最重要的前沿是生命科学和材料科学,二者都必须以分子科学为基础,而这正是化学。然后Kroto还揪着我的领带让我给四中学生讲化学反应的原理。

Kroto先生参观了四中的化学和物理实验室之后,对中国人民热爱科学的表面现象称赞不已,不停地告诉我英国人现在远不如以前喜欢科学,所以他办了Vega Science Trust专门制作科学节目,向公众宣传科学,还到处作报告讲科学与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果不其然,继伦敦大学国王学院将其久负盛名的化学系关掉以后,Kroto所在的Sussex大学前几年也差点把化学系关掉。现在,Kroto已经到美国Florida州立大学化学系去做教授。美国总是想方设法把全世界的科学家搜罗过去,难怪会很厉害。

临道别的时候,Kroto先生说,如果你将来要在中国进行科普需要帮忙,记得来找我。我当时心里很是激动,可是回头一想,中国人民已经这样热爱科学,还是等自己也得一个诺贝尔奖时再说吧。

那天到四中的经历,后来被我写成了一个读者来信,寄到了Nature,借Kroto先生之口说了一通化学的重要性和国内物理化学人才培养上的欠缺。大家都知道,这其实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我的那个Nature读者来信,请见:NatureCorrespondence

Kroto先生在北京四中

 

Kroto先生揪我的领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6-575.html

上一篇:师妹到Yale化学系做Faculty
下一篇:“一分价钱一分货”主义

7 黄荣 孙志方 余世锋 王春艳 李孔斋 杨正瓴 biofans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3 14: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