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科学家的个人知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ngfei 民间科学家@中国 scientist@world

博文

中国人最拿手的难道只是打内战? 精选

已有 6318 次阅读 2008-7-6 20:31 |个人分类:大众评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中国人最拿手的难道只是打内战?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2008.07.06

好问问题的小孩成了科学家

我两岁多的时候,有一次外婆抱着我给十二岁的小舅和十八岁的四孃读《三国演义》的赵子龙大战长坂坡。我当时就问道;婆婆,为什么刘皇叔要把阿斗扔在地上呢?

当时外婆的回答是什么,我已经不知道。其实我并不知道我问过这个问题,只是每次我妈提到三国时,都会讲起这个故事,以证明我那么小就会问比较复杂的问题。大概因为从小就会问问题,后来我成了科学家也算是顺理成章。

《赤壁》能好到哪里去?

今天电视上播放在成都武侯祠的电影《赤壁》首映典礼,于是我妈又提起了这件事。

《赤壁》应该是一部不错的电影,不过我的感觉应该和《集结号》一样,好也好不到哪里去。

内战之外还有什么?

为什么呢?

《赤壁》这种电影中的英雄人物豪气干云和智勇双全地打来斗去,观众也知道他们打得好看甚至过瘾,可是还是搞不清他们在打什么。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向来都弄不懂曹操、孙权、刘备其中谁最后一统天下,中国和世界历史又会有什么差别?能够为了没有什么差别的事情动用雄师百万,对垒赤壁,斗智斗勇,观看的人或能津津有味,但这除了证明中国人最拿手的事情不过是打内战,还能证明些什么呢?

创造、超脱和水煮三国

好在还有我的四川老乡杨升庵杨状元的那首《临江仙》,作为《三国演义》的画龙点睛的开篇词,表达了不同的人生和历史态度。不然的话,中国人能够留名于世的恐怕也就只是打内战这个本事了。相比之下,他老人家的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豪言,不知道是不是也算笑谈。当然,中国科技界之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就更不用提了。

其实,另一位四川老乡苏东坡的那首《水调歌头 赤壁怀古》其实早已为杨慎的《临江仙》的情怀开了个头,他的那两篇《赤壁赋》中的情怀就更不用说了。

前天同学聚会,春明兄有感于夜半江上横舟赏月之清明澄澈,我当时就以苏子的名义甚为嘉许。

可叹的是,大多数人的人生既缺乏创造性,又不能超脱于世,除了水煮三国,还能有什么好干呢?

我个人觉得,《赤壁》的争斗之外,应该有把一壶浊酒呼朋笑谈古今的超脱,还更应该有一些能够和清风明月一样能够与子共适的方程式。

**************************************************
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

【明】 杨慎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赤壁怀古

【宋】苏轼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前赤壁赋

【宋】苏轼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

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于怀,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萧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虾而友糜鹿,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寄蜉蝣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而天地曾不能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客喜而笑,洗盏更酌,肴核既尽,杯盘狼藉。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76-31463.html

上一篇:毕业20年同学会
下一篇:卢沟桥事变七十一周年祭

2 尚松浩 luckydog

发表评论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9 17: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