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物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吉德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

博文

皖东农村陋习

已有 1780 次阅读 2019-2-7 19:00 |个人分类:社会现象|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的家乡位于安徽省东部,名曰凤阳县,以帝王之乡、改革之乡、花鼓之乡、石英之乡而称著全国。凤阳,古称“钟离”、“濠州,历史文化悠久。早有庄子惠子濠梁观鱼,抒发纵情山水,逍遥游乐之乐趣;后有朱元璋兴兵起义,奠定大明王朝之基业;今有小岗村实行大包干,掀起第二次土地之革命。这里民风淳朴,但依然有一些陋习。

一是出礼多。无论大事小事,总要请上亲朋好友,吃上一顿。老家方言叫“办事情”。其名目可谓繁多:老人去世、男婚女嫁、小孩出世、小孩满月、小孩周岁、小孩升学、买车盖房、祝寿乔迁、家畜繁殖……一般说来,一年下来,每家要在出礼上花费数万元。特别是春节之前,“办事情”的特别多,每家都要得大几千元甚至上万元支出。因为春节之前,在外地工作和打工的人都回到家乡,人气旺,时间多。有时,一家一天同时要出几份礼,根本“吃”不过来。

鲁迅《狂人日记》中的狂人有句口头禅:“向来如此,便对么?”实事求是地说,对于以农耕文明为主的发展中国家来说,村民之间的礼尚往来也在情理之中,这不仅能够增强彼此之间的感情,也能刺激消费,推动地方经济的发展,但负面效应也不可忽视。最大的问题是加重了人们的经济负担,成为每家每户日常生活中的不可承受之“重”。此外还会引发各种矛盾。出不出礼?出多少礼?须三思而行。假如你来我不往,友谊的小船就会侧翻。

移风易俗,是一个常说常新的永恒话题。在我看来,除了婚丧嫁娶这样重要的人生大事外,其他的习俗均需缩减。

二是色情表演。按照习俗,在操办事情的当晚,东家大都要请上一班人来吹喇叭。所谓“吹喇叭”,其实就是色情表演的代名词。如果仅仅是吹喇叭,看客不仅立刻会作鸟兽散,还会谴责东家抠门,是个吝啬色。吹喇叭的通常程序是先是正儿八经的吹,后半场就是色情表演。前半场是手段,后半场是目的。哪怕数九严寒,小姐也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脱光衣服,其动作之下流,语言之淫秽,令人瞠目结舌!前几年,我回家参加一个亲戚的丧礼,亲眼目睹了一场色情表演。空地上竖放着几个啤酒瓶,女的一丝不挂,不停地下蹲,试图让啤酒瓶进入她的阴部……村民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在电视剧中也难以见到的“精彩”表演。更不可思议的是,还有儿童在围观。

长期以来,听喇叭是人们除看电视之外最主要的娱乐方式。十里八村,只要有吹喇叭,消息就会不胫而走,到了傍晚,人们呼朋唤友,前往观摩,有的甚至驱车几十公里。其盛况,仿若赶庙会!

色情表演让民风日下,面目全非。有一老者,最喜欢听喇叭,临行前必打扮得油头粉面,到场时必坐前排,坐前排时必对小姐动手动脚,动手动脚时必遭到小姐的嘲弄,这位老者是色情表演名副其实的“铁杆粉丝”,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三是土丧。几千年来的习俗是入土为安,但随着城镇化建设脚步的不断加快,耕地在大量减少,于是根除土丧势在必行。据湖北荆州市的一项调查表明,该市2005年农村死亡人数约1.88万人,按每座坟墓占地4平方米计算,占有耕地就多达113亩。推而言之,全国有多少个荆州市?要吞噬多少个113亩?随着我国老龄化时代的到来,如果这种土丧现象得不到有效地遏制,“死人与活人争地”的现象将更加严重!

近十几年来,老家强行火化。此举甚好,但没有走好“最后一公里”。火化后依然默许土丧,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奇观:骨灰放在棺材里,棺材埋在耕地里,不但达不到节约耕地的目的,反而加重了村民的额外负担。对此,我写过博文《火化:是为民着想还是与民争利?》(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1678&do=blog&quickforward=1&id=1071422),据说,现在火化费用有所减少。

皖东大地,除上述三种陋习外,还有赌博问题、偷盗问题、要彩礼问题等等。当然,这些诸多陋习,不仅老家凤阳存在,相邻的定远、全椒、天长、五河、怀远、固镇等县市都程度不同地存在着。

对于这些陋习,无处乎要采取“堵”和“疏”两种方式。所谓“堵”,就是制定乡规村约,扼制陋习。所谓“疏”,就是用先进绿色的习俗来取代陋习,比如兴建农村图书馆,举行体育比赛等。一“堵”一“疏”,“堵”“疏”相济,长此以往,势必有所改观。

    下早在改革开放之初,有一位老人就明确指出,发展是硬道理。但我要强调的是,所谓“发展”,一定不能仅仅停留在物质文明层面,精神文明层面同样重要。我甚至认为,物质文明手段,精神文明是目的,因为物质文明解决的是肉体的安身立命问题,精神文明解决的是道德的提升和灵魂的皈依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根除上述的陋习意义重大,影响深远,不可小视!

6.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8-1161114.html

上一篇:短暂的阴历
下一篇:科研意识形态

2 刘全慧 李毅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4 18: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