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物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吉德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

博文

师生的强与弱 精选

已有 7922 次阅读 2016-10-15 17:58 |个人分类:大学教育|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这里所谓的“强与弱”主要指学术能力。造成学术能力强与弱的因素外乎两个方面:一是智力,二是态度。智力好且态度正,方思有所悟,学有所得。相反,智力好若态度差,用心不专,游手好闲,也难有所获;同样,态度好若智力差,即便整日“用志不分,乃凝于神”,仍难成气候。在研究生培养过程中,无疑也存在着导师和学生在学术能力方面强与弱的问题。大体说来有以下四种类型的组合:

一是强强型。这是指学术能力强导师遇到了学术能力强的学生,名师高徒,强强联手,此乃最佳组合,仿佛伯乐遇到了千里马。导师高屋建瓴,指点迷津,学生心有灵犀,一点就通。这样一来,导师轻松愉悦,备有成就感,学生也受益匪浅,成果累累。如果研究生培养都是这种黄金搭档模式,岂不乐哉!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强导师并非一定能够招到强学生,有时招进来的学生能力恰巧都比较差,导师无法挑选,这叫伯乐常有而千里马不常有!相反,虽然有能力强的学生,但有的专业导师整体能力都不尽如人意,学生只能从矮子里选将军,这叫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二是强弱型。这是指学术能力强的导师遇到了学术能力弱的学生,这种组合开始是比较麻烦的,因为学生刚进校,不懂学术规范,不知学习方法,需要导师精心调教。导师毕竟是学生学术道路上的引路人,他们不吝赐教,因材施教,严加管教,言传身教,再加上学生能够奉令承教,结果照样皆大欢喜。前不久,笔者参加南京大学戏剧戏曲学的博士论文答辩,发现一位学生读博时间长达七年,论文做得相当不错。主因是导师严格把关,手把手地指导,论文不合格,绝不容许答辩。这正中了那句话: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相反,如果导师不闻不问,彻底放奍,那些学术能力本来就差的学生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三是弱强型。学术能力差的导师偏偏遇到了学术能力强的学生,这种组合最耐人寻味,也最滑稽。如果说巴尔扎克把描写资本主义社会世间百态的九十多部的小说称为“人间喜剧”,那么这种弱型组合演绎的就是一幕幕颇具笑点的“学界喜剧”。有一位学生在我面前是这样评价他的导师的:他知道的我都知道,我知道的他都不知道的。该生说此言丝毫没有狂放之态,反倒呈现出几份无奈之情。较之硕士培养,这种弱强型组合在博士培养过程中更为常见,因为有的博士在进校时就已经是副高甚至正高了,学术能力相当强,之所以还进校读博,是迫于评职称等世俗压力。

韩愈说在《师说》中曰:“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实而已。”荀子在《劝学》也有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们共同奏响的是一曲长江后浪推前浪般的欢乐颂!这无疑是时代的进步和人类的希望,但如果学生一进校门就把导师这个前浪推死在沙堆上,岂不搞笑!对此有人戏言:这叫高徒出名师!不过我需要解释的是,高徒之“高”是令人称赞的正值,名师之“名”是众人鄙视的负值。

弱强型的“学界喜剧”之所以在出现,原因颇多,主因是一些根本不具备学术水平的人通过各种方法混进了导师队伍。这种人给自己脸上增了光,却给整个导师队伍抹了黑。大部分学校在评定导师资格时,只上不下,这就使得有些导师过于放松自己,多年不做科研,照样如鱼得水,逍遥自在。

四是弱弱型。这种组合最奇葩,就仿佛一群毫无战斗力的士兵偏偏遇到了一位毫无指挥技术的将领,这恰如冯梦龙在《醒世恒言》中所言:“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有的导师指导不得法,弄得学生无所适从,左右为难,浪费了宝贵的学习时光。有的导师对学生放任不管,学生就像姜文电影中那群爸妈不在身边的军区大院的红孩儿们,整日过的是“阳光灿烂的日子”,他们心知肚明,在论文答辩时导师一定会“保驾护航”的。笔者半年前在审阅教育部博士抽检论文时发现一篇极为奇葩的论文,仅从一个小标题就可以窥其全貌。标题是“综合近年来奥斯卡最佳摄影奖来分析这《拆弹部队》和《阿凡达》两部摄影代表性的强的电影以及奥斯卡对数字时代电影摄影的审美倾向”,这个雷人标题不但奇长无比,而且语病多多。更雷人的是,作者都读博士了,竟然不会列参考文献。整篇论文充其量只是普通本科生的水平。出现这样的奇葩论文,学生当然难辞其咎,导师就没有责任吗?

近年来,研究生的培养质量逐渐下滑,这里有扩招、管理等诸多体制的原因,但弱弱型的师生组合是绝对不可忽视的因素。这种组合侵噬了研究生的培养根基,损害了研究生的社会声誉。鲁迅小说《风波》中的九斤老太经常抱怨:“一代不如一代!”此口头禅用来描绘如今的研究生培养,未尝不可!

上述四种类型中,强强型最珍贵,强弱型最常见,弱强型最滑稽,弱弱型最奇葩。前三种并不可怕,因为毕竟都一种强势因素做依托;可怕的是第四种,强势因素不复存在,弱势因素全面登场,就像四围失守的城池,其命危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8-1008914.html

上一篇:大学老师为什么一定要站着上课
下一篇:随园秋色

13 黄仁勇 赵新超 黄永义 陈楷翰 徐耀 陈南晖 李毅伟 彭真明 武夷山 xlianggg ericmapes zjzhaokeqin shen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2 02: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