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ee1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Lee19

博文

青蒿素,华南植物园,和父亲的往事

已有 3916 次阅读 2015-11-2 00:4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诺奖过去,青蒿素与屠先生的话题,余音尚绕梁。有网友问我那本《常用中草药彩色图谱》是哪年出版,让我再勾起往事。

这本书的编者序是1973年写的,出版是19784月,晚了五年。当时很多书籍是内部参考,审核比较严格,印数不多,这本书可能也是其中之一。

1977年随A. Ian  Scott到德州农工大学教学研究,第一件事情就是希望访华。冒昧写了一封给科学院的公开信,登在美洲华侨日报上,期望中国对海外有意贡献所学的华裔能满足愿望。皇天不负好心人,我19795-6月以小小助理教授的身份被邀请访问中科院,讲学五星期。当时拿了一个国际癌症研究基金,足够旅费。

华南植物园是最后一站,这本书是郭俊彦所长送的。郭所长对我的热情款待是无微不至。广州当时没有什么酒店宾馆,他把我安排在“广东迎宾馆”,此处源溯于南朝梁武年间,为昔日王府之地,是省政府政务接待的国宾馆,当年尼克松访华就住在这里,我住的房间就是同一层楼对称的另一边客房。父母亲特别从香港来,与我这十年没回香港老家的不孝子见面,他们住在我隔壁的房间,大门口有解放军日夜守卫。这次是我第一次公务到中国。我的表姨和表姨丈,一个在暨南大学,一个在中山大学,都是生物学系的。他们告诉我,这次接待规格是不常见的,真是受宠若惊。父亲生于民国元年,经历了民国初年大陆的动荡,日占香港,殖民地香港的艰辛委屈,一直对政治比较敏感,不愿意我参与任何牵涉政治的活动,这次也老怀大开,对华南植物园的草木赞赏不已。下一次我与父亲会面是翌年冬天,他已经病危,坚持要到广州治病,看看他成长的城市最后一面,带我到他小时住过的地方,也再去了华南植物园一次。回港后不久,父亲就去世了。我一直后悔没有在他终老时留在香港照顾他。拿起这本书,就回忆起广东迎宾馆,华南植物园,和父亲快慰的音容。



父母亲与我在华南植物园 1979年6月



最前面是华南植物研究所所长郭俊彦教授,后面是父母亲





李兆良 2015.11.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932663.html

上一篇:五分钟看完四百年世界史,一片忽悠
下一篇:青蒿治疗疟疾的早期记载

27 戴德昌 邵鹏 姬扬 许培扬 李竞 周健 武夷山 赵美娣 徐晓 李颖业 曾杰 侯成亚 谢力 蔡小宁 陈南晖 田云川 韩枫 杨正瓴 谢平 刘炜 李轻舟 李泳 赵凤光 吴世凯 biofans pppoe201 cross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4 05: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