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ee1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Lee19

博文

鹰鹫的锐目,计算机的脑袋 - 科学史的生意经

已有 1140 次阅读 2020-9-29 05:46 |个人分类:科学正史|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前阵子写了一篇 举世轰动的西方历史文献造假案——圣经残卷。 这是现代人利用权威角色造假古文献,因为太明显,太大胆,牵上了圣经。本来牵涉20亿信众是天大的新闻,给信众们努力捂着,淡化,并不闹得很厉害。

今天信息发达,揭露造假尚且不容易。15-16世纪欧洲的文献典籍有多少是伪造的,实在很难查得清。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所谓“西学东渐”的文献,有很多原来是中国的著作,不是从西方著作翻译为中文的。如果翻译者是欧洲人,不会对中国如此了解,如果翻译者是中国人,不容易读懂西方文字,翻译得如此信达雅。梵蒂冈藏的汉籍是一个历史大翻盘的宝库。

这些知识的积累不是欧洲文艺复兴百年内可以完成的,天文数据是上千年以上的观察记录。传教士的文献多次出现“日躔”,这不是西方的用语,在西方典籍找不到对应的词,原本只能是中国人的作品。罗马帝国灭亡后有一千年空白,如何传承?木乃伊的面罩纸草,耶稣的裹尸布,死海残卷,现在知道都是伪作。文艺复兴实在太容易了,说来就来,说有就有。

地图学方面,大英图书馆的地图部主任Peter Barber(退休)写了一本书 Magnificent Maps, Power, Propaganda, and Art (2010). 谈16世纪地图的诡秘。这里Art 是双关语,是艺术,也是骗术。现在这本书在Amazon上卖900美元,已经成为收藏品了,相当于错体邮票。

我揭露了卫匡国不能测绘中国新地图集,被误冠以“中国地理学之父”的雅号。最近再搜索,那些以前很努力塑造Le Pere Martini, le Cartographe de la Chine (The father of Chinese geographical science), 把“父亲”与“神父” 有意无意模糊化的网站,已经改为 un prêtre jésuite, missionnaire en Chine, premier géographe et cartographe moderne de la Chine (a Jesuit priest, missionary in China, the first modern geographer and cartographer of China)。当然,还是没有明确指出他不是中国地图测绘者,只是翻译地图的学者。

中国的古地图集合了天文,地理,观测,量度,数学,历法,历史,加上中国的天人合一,易经,道教等独有的人文概念,还有物理观测数据,谁是原创,谁是抄本,应该很容易看出来的。托勒密,墨卡托,奥特里乌斯,普兰修斯等等,将来要改写的地图史,甚为繁复,够后人做好几辈子功夫。

另一本书Native American Flags (2003) 记载了美洲原住民历史的旗帜,有切诺基与Crow用明代中国北斗旗的例子,这本书以前没人买,现在卖92至431美元。现在搜索这些原住民的旗帜,很难找了。

这些是我查考过的资料。可见西方有人对我的研究是另一种重视,目光如炬,今天生意人的脑筋本来就是计算机的算法(Algorithm),动得很快。我只希望中国科学界,历史界,教育界,媒体,决策者的脑筋动得更快。


李兆良

2020.9.28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1252505.html

上一篇:明清来华传教士文献透露的秘密 - 明代与美洲关系
下一篇:没有东西 只有科学

7 许培扬 王安良 李毅伟 刘炜 刘钢 武夷山 姬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4 15: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