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ee1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Lee19

博文

鹤岛与怕雾打 – 明代航行大西洋的中途站

已有 844 次阅读 2020-9-26 09:31 |个人分类:科学正史|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坤舆万国全图是否藏有“郑和发现美洲”之秘》一文(http://www.xinhuanet.com/2018-09/23/c_1123471610.htm),作者认为《坤舆万国全图》的鹤岛与怕雾打是同一个岛, 是利玛窦抄错了墨卡托的地球仪,原文如下:

“但是,利玛窦在《坤舆万国全图》上弄错了,他同时把“怕雾打岛”和“鹤岛”这两个同属于百慕大岛的名字,都标在了地图上面,而且让这两个岛名分别表示两个岛屿。也就是说,根据文献资料,利玛窦在《坤舆万国全图》上同时标注的“怕雾打岛”和“鹤岛”两个岛屿,其实应该是一个岛屿。

这个错误不是利玛窦的“原创”。虽然在公元1541年墨卡托制作的地球仪上,百慕大岛和鹤岛是一个岛的两个名字,但是在后来公元1569年墨卡托《世界地图》上,却错误地把百慕大(位于320度经线旁边)和鹤岛(靠近350度经线)分列为两个独立的岛屿。此后,在奥特里乌斯《地球大观》中的《世界地图》及《美洲地图》上,也都把百慕大岛和鹤岛错当作两个不同的岛屿。“

错了。这位作者忘了翻翻自己与老师黄时鉴合写的书,在索引里记载得很清楚,怕雾打岛与鹤岛是两个不同的岛:

怕雾打岛“  1/B4 Brundani, S. 196)

“鹤岛“ 1/A5 Coruo   (208页)

怕雾打。Brundani,音译不合,没有注明是德礼贤的翻译,不知何指,今日地图无此名。怕雾打应为Bermuda,今译百慕大,这位作者是知道的。

鹤岛。Coruo即今Corvo Island 【注1】上文作者可能不知道Coruo是什么意思。Coruo 今天写作Corvo,葡萄牙语“乌鸦”, Corvo Island乌鸦岛,属于葡萄牙的Azores亚速尔群岛,离开里斯本1870公里,孤零零在大西洋上。乌鸦是留鸟,栖息地方比较固定,不会(也不能)飞翔一千多公里越过海洋。今天乌鸦岛上没有乌鸦,600年前也不会有,乌鸦是误译。

今天Corvo Island上有鹤(Crane, Grus grus),苍鹭(Heron),白鹭(Egret),样子类似,都是候鸟。鹤没有蹼,但是可以游泳,可以长途飞行,一天飞800公里,从里斯本出发,两天多可以到Corvo Island。苍鹭、白鹭不止游泳,还可以潜水抓鱼,《坤舆万国全图》标注“鹤岛”是中国人到达鹤岛,目击这这些禽类命名的。葡萄牙人误译乌鸦岛。

百慕大离开鹤岛超过3000公里,不可以误会是同一个岛。

百慕大据说是1505 年西班牙人Juan de Bermudez发现的。但并没有把岛归属西班牙。1609年英国人在前往Jamestown 途中触礁登上该岛。1625Purchas 报告说岛上有白桑与蚕。1694年的报告说岛上有大量白桑,红桑和蚕(Moreri, Bohun 1694)。蚕只吃白桑,白桑原产中国,16-17世纪,世界上只有中国会种白桑养蚕。百慕大的蚕与丝只能是中国人以前留下来的。1585年,英国人Thomas Hariot的报道,Virginia也发现蚕和白桑,所以不是孤证。百慕大的蚕与白桑显然是明代中国人到Virginia中途留下的。


bermuda silk Moreri.jpg

《坤舆万国全图》是西元1430年完成的【注2】,中国人到达百慕大岛应该是郑和第六次下西洋以前,即西元1430年以前。墨卡托1569年地图的La Bermuda 与奥特里乌斯1570年地图无名的岛,是从中国的航海纪录得知这两个岛,葡萄牙人误译鹤岛为乌鸦岛。“怕雾打”是利玛窦音译加上去的。两个岛是明代郑和大航海绕过南非,航行往美洲的中途站。

明代《坤舆万国全图》称印度洋为小西洋,大西洋为本名沿用至今。能够比较大西洋与小西洋的大小,必然要渡过,明代人渡过大西洋,当然到达美洲了。每天看到这地名,却很少人想过它的意义。当你相信”中国没有科学“, 地图学“西学东渐”, 中国人不会制作球形世界地图,不懂经纬度,郑和止于东非洲,“大西洋”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地名,这叫心障。


【注1】早期,拉丁文的UV分别是,字的开头用V 中间用U,例如have写作haue;  upon写作 vpon16世纪中叶,才开始以V为子音,U为母音。

【注2】Lee, Siu-Leung, Chinese Mapped America Before 1430  https://www.proc-int-cartogr-assoc.net/1/67/2018/ ;  https://ui.adsabs.harvard.edu/abs/2018PrICA...1...67L/abstract 此论文发表于2017年国际地图学双年会,为哈佛大学-史密森观测站-美国太空物理科学数据库收藏。


李兆良

2020.9.25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1252151.html

上一篇:北京师范大学科学治史第二讲 明代中美文化文明交流
下一篇:《走进地图世界》一本趣味丰富的工具书

4 郑永军 刘炜 陈有鑑 姬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00: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