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Lee1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LLee19

博文

举世轰动的西方历史文献造假案——圣经残卷

已有 2466 次阅读 2020-8-18 05:37 |个人分类:科研偶拾|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伪造文物, 圣经

上文谈希腊史诗奥德赛的历史文献传承,文献有很多可疑之处。相隔几百年的文献内容越来越充实,中间不显示新发掘的原文献如何补充,是违反历史学基本规则的。但是历史过了两千年,很难检验证据的真假,大量以讹传讹,假证循环互证的例子充斥学术界。

最近一件骇人听闻的古籍造假倒卖案,在新冠疫情中,没有太多人注意,除非你是基督教信徒。

造假的目标是牵动世界20亿信众神经的“圣经”,简直是Indiana Jones 片集的题材,没有电影特技手法的渲染,情节曲折却比影片更精彩。这里只记述故事大概,相信没有文字能表达事件震撼的程度。

英皇亨利八世于1546年建立的牛津大学基督教堂学院 Christ Church,顾名思义是学习天主教基督教的殿堂,它的建筑被用作哈利波特故事影片和另一套侦探故事片集的背景,使它更负盛名。

曾经是该大学的教授欧宾克Dirk Obbink 造假事件令大学甚为尴尬。

欧宾克把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约翰福音各一份的纸草版出售给“圣经博物馆”,他把这四份纸草定为“公元100年左右”,是从埃及木乃伊壳筒里淘出来的。 据称,当时埃及人不接受基督教,把这些写有经文的纸草作木乃伊的裹尸筒和面罩。

欧宾克被认为是全世界最权威的纸草古文字专家,得过被称为“天才奖”的麦克阿瑟奖(MacArthur Fellowship),高达五十万美元。他协助牛津大学的Sackler Library 建成 The Oxyrhynchus  Papyri 纸草文献系列文库,自任主编。纸草文物属于埃及探索学会Egypt Exploration Society,设于牛津大学,他是极少数能进入文物库藏的人物。

欧宾克利用他崇高的声誉和特权,成为美国得萨斯州贝勒大学的教授。欧宾克在贝勒大学课堂里演示如何把这些粘结成面罩的纸草溶化在肥皂水里,剥离纸张,呈现的竟然是西元前5世纪与荷马齐名的女诗人Sappho的作品,接着一幕更惊人,是一世纪的圣经抄本,全堂哗然!

以前认为圣经是2-3世纪以后才出现的。离开耶稣逝世有一点距离,是否有人改写,无法判断。耶稣同世纪的纪录应该是最忠实、最接近耶稣原话语,当然是最珍贵的证据,证明耶稣不是虚构,圣经也不是虚构的。

曾经有有一位年轻的华裔博士Josephine Dru怀疑欧宾克的纸草来源,但是一个刚出道的小姑娘,如何质疑“世界公认”的纸草文献权威?结果反而在压力下辞职。

欧宾克向格林家族出售了4百万到8百万美元的圣经文物,包括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约翰福音的部分,这四份纸草都被定为“公元100年左右”,作为美京华盛顿建立圣经博物馆Museum of the Bible的镇馆之宝,该博物馆造价5亿美元,于2017年建成开放。格林家族拥有Hobby Lobby,是800家美术工艺连锁商店。兄弟俩是保守福音派(Evangelical Christians)的坚定信徒,他们认为美国是基督教最后的堡垒,全世界基督教式微的今天,他们要建造圣经博物馆,宣扬福音,对欧宾克深信不疑。

欧宾克作为牛津大学的纸草古文字专家,监守自盗,把牛津大学的文物私自拿走出售,而且销毁了图书馆里的索引卡和照片。还好图书馆有副本照片藏在别处,他盗卖文物的罪名逃不掉。

不过这些文物的真确性又受到质疑。后来调查结果,纸草文物与一位土耳其文物贩子Yakup Eksioglu 有关,他贩卖不明来历的纸草文物已经不止一次,一时说来自战火弥漫的叙利亚,一时说来自埃及。他的背后有一个伪造和走私文物的团伙,是这些“圣经福音”纸草残片赝品的来源。

可惜太多破绽,最后神话还是被戳穿了。最重要一点是,罗马皇帝奥古斯都时代(西元前63年至西元14年)之后,埃及不再使用纸草作为木乃伊裹尸筒了。耶稣讲道是30岁以后,是奥古斯都时代以后的事,不可能纪录在他未讲道以前的纸草上。所以即使纸草断代为1世纪,文字都是后人伪造的, 如果与今天的圣经吻合,只能是抄译自现代的圣经。经过这次教训,开始有学者认真研究圣经博物馆的文物真确性。

基督教,圣经有争议的事件,从来不少,每次都引起20亿人注意,后来又被信仰洗白了。

耶稣的裹尸布Shroud of Turin证明有真有假,真,试验证明真人被钉上十字架的血迹染成的布,假,是14世纪伪造的,物件与耶稣无关。(美国《科学》学刊AAAS 2019215日)

圣经博物馆的藏品,16卷死海残卷Dead Sea Scroll,包括《创世纪》部分,是伪造的 (美国《国家地理》2020313日)。

新约“全书”并不全,只有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四部。所谓福音书(Gospels)起码三篇(汤姆斯、菲利普和玛丽)被埋1600BBC),没有收入今天的新约圣经,还有十几套只有名字,中世纪和近现代编的十几套“福音书”,有些因为内容与经典化的四大福音书冲突太厉害,有些被认为对耶稣神圣的形象有损,例如说耶稣有妻子等等,都被排除在新约之外。所以耶稣说了什么话,是否中听,还是后人决定的,还记得电影《绿野仙踪》The Wizard of Oz 的魔法师吗?

历史上不少骗局通过“信仰”、“权威”、“专家”得逞。信仰使人目盲,心盲,不容挑战。“信仰一致”是骗与被骗的媒人。一个个骗局被打破,又一个个不断上演。

今天有更多工具打假,科学治史只是一个开端,更多历史真相等待揭发。

不过文物打假,推翻历史还容易,推翻信仰又是另一个难题。

盲目信仰加上手握学术生杀之权,是文明的悲哀。

 

详情请看:

美国《大西洋杂志》Ariel Sabar, A Biblical Mystery at OxfordThe Atlantic, June 2020 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20/06/museum-of-the-bible-obbink-gospel-of-mark/610576/  

《观察网》https://www.guancha.cn/liubobin/2020_08_17_561761_2.shtml


李兆良

2020.8.1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74084-1246775.html

上一篇:荷马史诗奥德赛与道德经 - 中外历史文献传承
下一篇:国际郑和论坛2020 线上会议通告

10 王安良 刘山亮 刘钢 陈志飞 王启云 姬扬 徐磊 段含明 刘炜 刘全慧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2 00: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