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xihb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xihb

博文

“帽子”问题的根源不在“帽子”本身 精选

已有 9028 次阅读 2018-6-14 08:07 |个人分类:人才政策|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人才帽子, 问题根源, 前景

 

给人才戴帽子不是中国独特的现象,却成为独特的问题。有人总结,目前的问题有三个方面。 其一是中青年骨干趋之若鹜,耗费过多精力,有跑偏之虞;其二是高校人才大战对“帽子”明码标价,引发人才流动失序,有异化之嫌;其三是上行下效、横向攀比,全国人才帽子如同战区布局,有泛滥之势。

于是,有人呼吁取消各类人才帽子,还科教界一个清静的环境。可是,仔细想想到底哪个帽子应该取消呢?是取消“院士”,“长江学者”,还是“杰青”呢?好像哪个都不应该取消。院士自不必说,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院士制度,没有什么道理中国不能有。“长江学者”呢?当年,中国科学院推出“百人计划”,延揽海内外科技人才,相应地教育部联合李嘉诚基金会推出“长江学者奖励计划”,成为高校引进关键人才的重要依托,经过多年的发展已成为国家重大人才工程的组成部分,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杰青”呢?当然更没道理取消,因为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是基金委的人才培养项目,根本就不是作为“帽子”工程设立的。基金委的这个说法经得起考证: 所有其他帽子都有证书,唯有“杰青”获得者只有基金项目通知书。

那么,各省市的人才帽子有没有哪个是应该取消的?请听听省市的说法。人才强省强市一靠引进,二靠培养。如何引进、培养呢?自然是一给经费,二给待遇,三给政策。具体来说,就是要设立人才专项,拨经费、设帽子、开绿灯。一个人才专项总得有个名字和识别度,后续待遇和政策才好落实,于是诞生了许多“学者”“英才”的帽子。

科教兴国,人才强国。这些计划和帽子的产生都没有问题。问题的产生在于其他因素的叠加,在于后续衍生出的副作用。何种因素的叠加引发了开篇所说的三个问题呢?我认为,评价体系就是直接因素之一。

中国科教界的评价体系是扯不断、理还乱,想要改变又是老虎咬天,无处下口。就评价指标而言,论文专利数量不行,期刊影响因子不行,领域排名不行,成果效益不行,那到底什么行呢?只好用综合程度较高的指标来衡量。譬如,院士、千人、长江、杰青,国家大奖、国际大奖,国际重要组织任职,这些是小同行、大同行、专家委员会反复比较、评审产生的,或者是国际同行检验认可的,不仅综合程度较高,而且原则上回避了某些人的个人影响,具有相对的公信力。于是,在高校评估、院所评估、重点实验室评估、重大项目评估中,“帽子”数量成为重要加分项。

有人说,评价人才要看水平不要看帽子。这话是绝对的真理。但是,操作起来,第一个要回答的问题就是“如何评价人才的水平?”。于是,就回到了论文专利、影响因子、期刊排名等等指标的无休止争论,把怪圈重走一遍,回到问题的原点。请注意,我们个人在内心对他人水平和贡献的评价可以抛开这些量化的指标,但是在中国一个机构做出的评价总是要依据一定的指标才得以服众。人才计划的评审,相对于其他指标来说尚包含了同行评审者对于学术水平和贡献的较多的掂量。政府、高校、院所在引进高端人才时自然要选择公认度较高的标签,人才帽子就是其中一类。与其自己组织专家评审,还不如用国家评审认定过的头衔作为门槛。最关键的是,高校、院所也被评价,能不能进入985211、双一流、四类机构,能不能在后续评价中避免吃黄牌、被停牌,靠的就是亮点成就和人才、奖励指标的打分排名拉开差距。

 自然界产出金、银、铜、镍、贝壳,被人类做成货币用作商品交换的“硬通货”,这是人类的需求所决定的。至于金钱诱惑了人类不高尚的一面,那并不是自然界的过错。同样,当今中国科技教育界的人才帽子,其设计初衷都是发现、培养人才或者引进人才,有的“帽子”甚至其生产者从来就不承认是一顶帽子,后来却被人才市场一并作为“硬通货”使用,因其相对稀有而引发出与真金白银的兑换关系。理智地看,需求导致的副作用并不能归咎于“帽子”本身。

博主有位院士朋友,每年向全国政协交提案建议取消各类帽子、各种评价。他不喜欢漫天的帽子,更不喜欢频繁的评估,又不得不要求手下干将尽快戴上国家级“帽子”,以免在各种评估竞争中败北,错失各类资源,其无奈之状实为当今科教界的缩影。平心静气地说,对于每个“帽子”计划,我们说不出哪个必须取消;分析评价体系,找不出禁止以“帽子”评人的理由;对于人才大战,也没有禁止高薪聘用“帽子”人才的法律依据。之所以觉得这是一个问题,是因为不符合我们心中的理想状态;之所以呼吁终止这种状态,是因为担心事态会日益走向坏的一面。但是,我们不妨把问题放到更大的背景下来看,或许这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国面临着发展中产生的许多问题。许多矛盾的存在是由于发展还不够平衡、不够充分。当我们在财力有限的情况下要选拔培养中青年拔尖人才,要撬动高端人才从西方向我国回流、从高水平机构向其他机构分流,各类人才工程应运而生。随着中国科研水平的整体提升,高端人才不断集聚,直至稀缺不在,帽子的价值将自然消失。另一方面,经济的发展也在带给我们每个人实惠,当大家的工资收入普遍达到较高的水平,一切不平衡也将自然抹平。二十年前,中国科学院引进“百人计划”人才的时候,“百人”的月工资比同事高出1000元,成为众矢之的。今天说出这个数字是不是让读者会心一笑?稍向前看十年,今天让我们不安的这些问题都将不成为问题。请相信自然界和社会拥有一种超越我们智慧的自洽的力量。既是在发展中产生的问题,就会在发展中自然消亡。

 



科研评价指标功与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636782-1118865.html

上一篇:汉语科学词汇读音谁做主?

24 苏德辰 孟佳 胡春香 黄仁勇 王从彦 周浙昆 郭战胜 杨正瓴 李东风 潘学峰 施树明 喻海良 王德华 许培扬 张骥 王庆浩 雷宏江 蒋永华 徐明昆 周春雷 刘浔江 朱晓刚 张晓良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3 14: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