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科幻作家谈科幻

已有 3154 次阅读 2011-3-31 06:54 |个人分类:科普小兵|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科幻作家谈科幻

武夷山

(发表于《新华书目报 科技新书目》2011331日)

 

Cory Doctorow是著名的加拿大科幻作家,生于1971年,他已经发表了包括Makers(制造者)和Little Brother(小兄弟)在内的许多作品。他也是开放著作权的热情鼓吹者,提倡所有数字媒体的免费共享。201062728日两天,他先后来到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红色爱玛书店和首都华盛顿市的“著作权之夜”活动现场,与读者们讨论了他的作品及其他话题。下面是问答摘编。

问:你的科幻创作思路是哪儿来的?

答:挑一样很难、很复杂,做起来代价很高的事情,然后想象这件事情如何变得容易、简单、便宜,就此写下去。如今,正在发生这样的事。由于网络,过去需要不止一人且大量协调才能做成的事。现在都是小菜一碟。这一变化是深刻的,因为凡是一个人干不成的事,无论是造飞机还是造摩天大楼,都是名副其实“超人”型的任务。但是,超人型的业绩正变得很容易。那么,你就可以围绕摩天大楼的免费制造写一篇呱呱叫的科幻小说。

问:在你的小说《制造者》中,你谈到人们将电子垃圾重新制造成新产品。现实生活中有这样的事吗?

答:电子垃圾问题之所以产生,是因为我们设计的电子产品过一年就要淘汰,而其降解却需要数十万年。我纳闷,我们为什么不设计这样的电子器件,它们失效后就能够优雅地“粉身碎骨”,重新变成零部件,在下一代电子器件身上安家。

问:在你的小说For the Win(求胜)和《小兄弟》中,技术水平高的小型网络组织在技术水平远没有那么高的较大群体中煽起了革命之火。你真以为几千名网络关系紧密的个人就能掀起革命吗?

答:我这些小说的主题,并非一小部分人利用技术去解放一大批人,而是说:信息在小型群体中迅速扩散,而后,更大规模的群体利用这些信息来帮助自己。这是所有技术扩散的特征。

问:(“著作权之夜”活动现场)离这里几条街之外,就是美国电影协会所在的大楼。我们是不是该在那里拉一条纠察线,进行游行示威,直到国会和联邦政府听见我们的声音?

答:我今晚想谈的要点是:我们如何使个人维护自己网络权利的奋争比影视娱乐界维护其著作权的举动有更响亮的声音。我们需要维护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程序公正、教育权等等,所有这些都是因特网的核心问题。明年,后年,因特网将更彻底地席卷、渗透我们的日常生活。那时,我们拷贝复制的能力将更强。你要想使大家重视这个问题,就不要再谈文化自由――电影著作权、音乐著作权妨碍了我们的文化自由,而直接呼吁自由。

我正构思一篇小说,题目是《盗版影院》,这是具有新狄更斯色彩的故事,场景设在伦敦。说的是,由于几个孩子从网上“非法”下载混搭电影,结果有关方面把家长们的网络连接给掐断了。不仅如此,家长们为此赔得倾家荡产,靠乞讨度日。由于上不了网,这几家的母亲们就无法联网领取一直在领着的救济金。这几个孩子为了使家人免去与恶意下载者生活在一起的耻辱,结伴逃到伦敦,成立了一个帮伙,发誓要在娱乐产业毁灭社会之前,先把娱乐产业干掉。他们把自己下载下来的众多电影重新剪接成新的故事片,在公墓、城市下水道等场所放映。他们还到正排队买票拟观看首映电影的观众那里,免费发放这部首映电影的光碟,这个光碟里还插播一条广告:说当晚要在大街上免费放映这部新片。

 

参考文献

Patrick Tucker, Cory Doctorow Meets the Public, The Futurist, Nov-Dec, 201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428182.html

上一篇:未来学素养
下一篇:哪些事物需要“为之羽翼”?

17 钟炳 吉宗祥 李学宽 鲍得海 李泳 赵凤光 谢鑫 杨月琴 郭桅 黄秀清 刘洋 唐常杰 吴吉良 王中任 蒋永华 郑永军 俞立平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03: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