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医学情报分析

已有 6587 次阅读 2009-9-8 07:50 |个人分类:图书情报学研究|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医学情报分析

武夷山

(发表于《新华书目报 科技新书目》,200995日,题目被改为“令人打开眼界的CIA医学情报分析”)

 

 

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美国情报部门就开始了对有关国家政治领袖与军事领袖的远程医学与心理学分析,因为,这些人的健康状况有可能对世界政局发生强烈影响。到了70年代前期,中央情报局(CIA)内成立了医学与心理学分析中心(MPAC),这个规模不大的跨学科机构拥有医生、精神病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流行病学家等各类专家。

在整个60年代和70年代,CIA一直密切关注苏联最高领袖(如勃列日涅夫和安德罗波夫)的健康状况。他们判断说,当时的几位领袖没有一位处于“很健康”的状况,因此,政治局常委们的健康状况下降会导致领导层的大换血。1982年勃列日涅夫去世后所发生的情况,与CIA的判断是完全一致的。

MPAC需要回答的问题是很复杂的。例如,一位领袖人物患有慢性高血压会发生什么影响?远程医学分析不仅要判断此人目前的身体状况,更要估计此人的健康水平、性格和用药会对其决策、谈判风格和治理能力发生何种影响。MPAC还得知道,文化因素在领袖人物的医疗方案中也许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印度尼西亚前总统苏哈托的肾结石颗粒很大,但他拒绝手术,因为曾有一位算命者说过他会“死于钢铁”――手术刀当然属于“钢铁”。

由于MPAC的医学专家不可能给监测对象看病,来自其他来源的情报就更显重要。悄悄搞来的病历、X射线透视片、化验数据等能够补充一些细节。外交场合捕捉到的只言片语也许都很有用。1998年,古巴总统卡斯特罗在会见教皇保罗二世时,抱怨自己的关节炎,被别人偷听到了,这就成了CIA的重要情报。外交官有机会接触驻在国的高级官员,MPAC会指示他们在有机会近距离观察领袖人物时要注意哪些迹象。例如,1959年,传说赫鲁晓夫中风了,但是,美国驻苏联大使W. Averill Harriman接触赫鲁晓夫后提供的信息使CIA确信,赫鲁晓夫并未中风。

MPAC的情报分析师要仔细“审读”监测对象的大量照片和电视录像,看看其风度、姿态、步态有无变化,以冀发现蛛丝马迹。比如,发现某位领袖短期内明显消瘦,则也许此人患有某种严重疾病,如癌症;某人出现了新的面部不对称情况,则也许发生过中风。现在,由于网络技术的发达,有大量超声图像、全息造影、红外扫描照片、热成像图片等在“图像归档与通讯系统”(PACS)上传递,CIA情报人员也许能在这个网上截获他们感兴趣的对象的医学数据。

如能获得第一手医学数据,那就要三呼万岁了。1978年,美国情报人员获得了阿尔及利亚总统Houari Boumediene的血液生化检验结果,从而得知他患有一种致命的血栓症。据说CIA至少搞到过两位国家元首的大便样本,一位是苏联的赫鲁晓夫,一位是埃及国王法鲁克。

MPAC公开发表的分析报告指出:在19651996年期间去世的261位领袖人物中,近三分之一属于“暴死”,其余三分之二为自然原因死亡,如死于心脏病、中风、癌症等。他们的分析得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结果:领袖们在任期间得了心肌梗死之类心脏病的,往往在治疗后能重返政坛,正常执政,但是,那些在任期间罹患中风的领袖(如以色列前总理沙龙)当中,约一半人在中风之后的一年内就下了台,另一半人即使在中风获得救治之后重返政坛,但其认知能力和神经心理能力都很成问题,情感不稳定性大大增加。

 

参考文献

Jonathan D. Clemente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Bulletin of the Atomic Scientists, March/April, 200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254169.html

上一篇: 《科学时报》记者对我的采访—国家图书馆成立100周年馆庆系列
下一篇:如果没有气功――怀念青水洋老师

14 赵星 刘耀 刘玉平 俞立平 王号 杨秀海 周春雷 毛克彪 化柏林 魏瑞斌 吕乃基 李学宽 李泳 pkuzeal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5 15: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