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影响力的时间因素 精选

已有 4753 次阅读 2009-9-5 06:52 |个人分类:阅读笔记|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影响力的时间因素

武夷山

阿根廷学者Carlos A. Mallmann G.A.LemarchandTechnological Forecasting and Social Change杂志1998年第1期发表文章,题为:长时段社会过程之“波状”动力学的年代解释 (Generational Explanation of Long-Term “Billow-Like” Dynamics of Societal Processes)。文章说:

意大利人Farrari的研究表明,每一代人都有自己(所推崇)的政府,每一政府都有自己的鼓吹者(mouthpiece)。有些伟人活得比自己那一代人要长,他们最后就失去了影响,这是一种社会性死亡。同样,许多伟人生得早先于时代,他们对同代人没有发生影响。直到他们所属的那一代退出历史舞台后,他们才发生影响,终于立了起来。(博主:这可以作为“大器晚成”的又一种解释,不是自己早年不努力,是施展才华的时运未到。)例如,笛卡儿的社会活跃期有32年,但他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时期只有28年。

G. S. Stent在《科学发现的早熟与独特性》一文(Scientific American1972年第6期,8493)中指出:结构主义提示我们,如果科学发现不能与当代的主导 (canonical) 知识发生逻辑联系,则这一发现不被理解。

博主:以上两段话都告诉我们:时间因素是不可忽视的。中国古人把“天时”放在第一位,有深意在。遗憾的是,人们在讨论问题时,往往丢掉了时间因素,比如,将中国现状与发达国家现状横向比较后,发出范伟式的感慨:同在一个地球上,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而没有顾及,国与国的发展历程是多么不同。

经过正常的少儿期,人才会逐渐成熟起来。小时候没机会尽兴玩耍者,也许进了大学就补玩。国家发展也是如此,急不得。动不动就“加快建设”这个,“加快建设”那个,搞不好事与愿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253526.html

上一篇:跪坐椅(Kneeling Chair)的推广速度
下一篇:三种胡说(外二则)

25 赵星 杨学祥 王桂颖 毛飞跃 艾云灿 陈儒军 陈绥阳 王安邦 肖重发 俞立平 王永晖 吴飞鹏 钟炳 周春雷 陈国文 吉宗祥 刘玉仙 王力 蔣勁松 陈湘明 李学宽 马光文 李泳 侯振宇 LHY26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5 05: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