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作家安徒生与科学家奥斯特的友谊 精选

已有 5812 次阅读 2007-4-26 12:36 |个人分类:科文交汇|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作家安徒生与科学家奥斯特的友谊
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 武夷山 (发表于《科学》2006年4期)
汉斯. 克里斯蒂安. 安徒生是世界著名的童话作家,2005年,全世界都在纪念他的200周年诞辰,赞颂他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汉斯. 克里斯蒂安. 奥斯特(1777-1851)是丹麦的另一位伟大人物,发现了电流磁效应的物理学家。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安徒生这位文学家是科学家奥斯特的密友。
安徒生16岁时,第一次在哥本哈根拜见了44岁的奥斯特。那时,奥斯特由于发现电流的磁效应已经誉满全球。6年后,安徒生在外地读完语法学校后回到哥本哈根。从这时起,他每周应邀到奥斯特家做一次客,即便在奥斯特去世后,他依旧是奥斯特家的座上宾。另一个习惯是,每个圣诞节的上午,安徒生都要去奥斯特家帮助装点圣诞树,写一些短诗贴在奥斯特给孩子们准备的圣诞礼物上。安徒生曾说过,“奥斯特大概是我最热爱的一个人”。1829年,安徒生考哥本哈根大学时,奥斯特是主考官。所以说,他们二人首先是师生关系。后来,师生关系发展成了朋友关系。于是,安徒生给奥斯特写信时,有时就不再规规矩矩地称呼对方了,而戏称自己是“小汉斯. 克里斯蒂安.”,称对方是“大汉斯. 克里斯蒂安.”。安徒生与奥斯特的子女的关系也很好,并曾暗恋过奥斯特的小女儿。安徒生对奥斯特一家太熟悉了,他1859年创作的童话《两兄弟》就是以奥斯特和他的哥哥安德斯. 桑多(长大后成为一名法学家)为原型的。《两兄弟》中描写了终身痛恨迷信的奥斯特小时候的情况;“哥哥还没起床;弟弟站在窗前,凝视着草地上升起的水汽。这不是小精灵在跳舞,如同诚实的老仆人所说的那样;他懂的可多了,才不信这一套呢。那是水蒸气,比空气要暖,所以往上升”。
两人的友谊对于他俩的事业发展都很重要,还丰富了对方的精神生活。安徒生的写作深受奥斯特的自然观的影响。奥斯特则尝试创作诗歌与散文,他有组诗《飞艇》等作品问世。 奥斯特的道义支持对于安徒生的写作和艺术创作具有重要的、甚至是决定性的意义。安徒生1833-1834年去意大利旅行期间画了一些素描,奥斯特是第一个看出这些美术作品的潜力的人。他还劝安徒生多旅行,多观察。1835年,安徒生发表了第一部小说《即兴诗人》,还发表了第一部包含有童话的作品集。奥斯特慧眼识珠,对安徒生说:“《即兴诗人》使你成名,童话将使你不朽”。
两人就信仰与知识的关系,就当时的技术发明,还有科学在艺术中的地位等等交流了很多看法,互相影响,互相启发。例如,奥斯特很早就树立了一种整体观,强调自然和人类精神之间的联系与类同。他认为,同样一个神圣而永恒的事物(或者叫“理性”)反映在自然现象中,反映在人这一造物的身上,也发映在人的创造物(例如艺术)之中。这样,他就化解了信仰(宗教)与知识(科学)之间的潜在不相容性。这一思想立刻在安徒生那里引起了共鸣。他给奥斯特写了一封长信,信中说;“我们的主并不反对我们通过思考去认识他,因为思考能力就是他赋予我们的;我不愿意懵懵懂懂地去见上帝;我要睁开双眼;我要看,要知晓,即使我除了成为一名信仰者之外达不到其他目标,至少我的思想丰富起来了。”安徒生1845年发表的童话《钟渊》、1848年发表的童话《水滴》和1851年发表的游记《在瑞典》都留下了这种整体观的痕迹。他们两人的交流探讨也对奥斯特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他将阐述整体观的《自然精神》一书中的一章题献给“科学与诗的关系”。
他俩对科学技术进步将给人类带来的福祉都持乐观态度。安徒生在1853年发表了一篇类似科幻小说的童话《千年之后》,其中居然预言了飞机的发明和英吉利海峡海底隧道的兴建。奥斯特认为,气球将在气象研究中大显身手,推动气象学的进展,以至人类最终将能对任何地方、任何时候的天气形势进行预报。
当然,二人并不是没有分歧的。奥斯特主张,诗的表现也绝对不能偏离科学事实,对于这个观点,安徒生不敢恭维。安徒生认为,诗歌要从自然和科学中汲取灵感,而不是机械地描摹现实。另一个分歧在于,奥斯特谴责任何迷信思想和行为,而在安徒生的童话中总难免出现女巫和巫术之类的东西。
总之,安徒生觉得奥斯特像一位慈祥的、具有鼓舞力的、见多识广的父执和朋友,奥斯特则视安徒生为一位对自己充满敬佩心的知己朋友,富有奇思妙想的谈话伙伴,也是用诗性语言宣传自己的整体论自然哲学的急先锋。他俩的友谊是科学与人文可以而且应当交融的活生生的见证。

参考文献
[1]Ane Grum-Schwensen, Little Hans Christian and great Hans Christian: the poet and the scientist,
Interdisciplinary Science Reviews, 2005, 30 (4): 349-355
[2]麦子的心,在很久很久以前,《大学生》,2005年第14期

作家安徒生与科学家奥斯特的友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670.html


下一篇:打破文理藩篱的意义与路径

3 杨正瓴 刘立 葛素红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6 04: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