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科普大咖Bill Hammack采访记(6) 精选

已有 2232 次阅读 2021-10-27 07:43 |个人分类:科普小兵|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科普大咖Bill Hammack采访记(6)

武夷山

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刊The Bridge(桥梁)季刊2021年第3期(9月出版)发表了国家工程院院士、材料学专家Ron Latanision对“卡尔.萨根公众欣赏科学奖”(Carl Sagan Award for the Public Appreciation of Science)得主Bill Hammack的采访记。下面是我编译的该采访记的第6部分。

 

问:我是一名腐蚀工程师。我妻子和我第一次去日本时访问了镰仓,那里有一尊建于13世纪的大佛。我妻子卡洛琳是画家,她仔细打量佛像,从100码之外拍照,想把佛像全收进去。我则走近前去,观察大佛基部的锈蚀情况,我对妻子说,“这东西的寿命不会很长了”(笑)。

    ......

我的意思是,看到什么,显然取决于观察者的视角。我妻子看的是大佛之美及涉及的艺术方面,我看的是大佛的结构。我俩都很欣赏这些古代史杰作,但我们是从不同视角去观察的。

对于我们所做的事,所见到的东西,我们如何观察事物,如何表达我们的观感,等等,我们都有不同的视角。我觉得,作为人都有这个“毛病”。

答:我同意。记得Henry Petroski的名言,“设计制造是人的本性”。

问:比尔,展望长远,考虑到你已经做的事——图书、视频、广播评论,等等——下一步你对推广和传播的兴趣会把你引向何方?

答:不好说。做直播是最近四五年才有的事。我可以去自己的工作室,我们有电脑和仪器设备,我们可以将高清晰度的直播视频节目给流媒体化。这些都在我的心里。但我不知道用这些东西做什么。我妻子是颇有智慧的人,她说我不应该做直播。但我迷上了直播。有可能弄一些实时互动吗?实时发生的某事能吸引观众或听众实时参与吗?我不知道。

我发现,无论哪一种媒体,我都需要玩一玩它才能理解它,否则的话,新媒体的诱惑就是把新媒体弄得跟旧媒体一样。我最喜欢的例子是早期的电影,里面有落幕的镜头,因为舞台表演总有落幕。

因此,我往往进入工作室玩一玩新媒体,看看有什么新用途能演化出来。我的长程视点是要搞清“直播”到底意味着什么,问一问直播能做出什么。

问:比尔,我感觉啊,你所做的事基本上是教学性的,无论从你选择的题材来看还是从你处理这些题材的方式来看都是如此。对于任何教学过程,人们往往都有问题要问。你如果用直播方式做,我觉得可进一步增进人们的理解,因为人们可以将不确定的东西表达出来,获得一种反应或回答。

答: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你还可以造就一个事件。例如,在Twitch(博主:一个实时流媒体视频平台)上有个家伙拥有迷人的个性,他直播时有10万观众一边看一边发评论。那里有很原始的想法。这对我很有吸引力。

问:真棒。我想到的另一点是,你有一期“工程小子”视频节目是关于假牙的工程学的,既然你妻子是做兽医牙科和畸牙矫正的。

答:我在镍钛化合物那期节目中根据我妻子的工作做了一点科普,解释为了做根管治疗,他们采用什么材料来制作牙钻。她做很多根管治疗手术。

最近我感兴趣的一件事,我买了真空低温烹饪器,一直在用。我们要看看能有什么名堂。

问:比尔,我们聊了快一个小时了,我想说,我非常享受这场访谈。

答:谢谢邀请我聊天。

 

相关阅读

科普大咖Bill Hammack采访记(5),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308000.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309607.html

上一篇:在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情报方法研究中心2011年终总结会上的讲话
下一篇:Henk Moed教授的发表物及引用次数

4 杨金波 黄永义 杨正瓴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9 01: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